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13章、红颜薄命

那个疯狂的夜晚过去之后,风君子和胡式微保持了一种奇特的情人关系。他们的感情只飘浮在空中,依靠性和精神的交流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却落不到俩人世界之外的任何一种真实的土地上。风君子不谈自己其它的任何事,而胡式微也避免谈论自己其它的一切,甚至俩人见面的地方也仅仅限于胡式微的家中。

有很多文学家认为男女的爱情包括肉体和精神的吸引,其实这是错的,不论是肉体和精神,风君子和胡式微之间都有足够的吸引。但是世俗的爱情却是靠物质世界来支撑的,如果你不相信,我建议你去看一本小说,鲁迅先生的《伤逝》。

快到七月的某一天,胡式微突然兴冲冲的告诉风君子她找到工作了,这是这段时间她第一次谈自己的私事。风君子听了自然很高兴,问她是哪家公司。

“没想到我的运气这么好,第一次去面试就被录用了,而且还是上市公司,就是滨海有名的卫达股份,我被分在证券部做助理,专业也对口。”

风君子听到卫达股份这几个字心里就一动,紧接着问:“薪水怎么样?谁录用的你?”

胡式微仍然很兴奋的回答:“我将简历递了过去,一个星期后公司就来电话通知我面试,面试的时候没问几句就告诉我被录用了,薪水很好呀,虽然比我以前的收入少一点点,但也足够了。”

“至少不会收到假钞”,风君子虽然在开玩笑,但是心里也很疑惑,只比在夜总会做小姐收入少一点点,那么这个薪水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已经是相当高了。风君子是一个非常清醒而敏锐的人,他立刻觉得其中的原因不是这么简单,同时也突然想到第一次到子夜夜总会的那天晚上,卫达的老板卫伯兮就似乎对叫露露的胡式微特别感兴趣,甚至叫了马仔陈小三回头来找她。于是开口提醒胡式微:“你知道卫达股份的老板是谁吗?就是那天在子夜拿钱要考你是不是真的大学生的那个客人,他就是卫伯兮。”

胡式微也微感意外,但还是在兴头上,说道:“就算是这样又怎么样,他那样的大老板和我这样的小职员还隔着好几层呢,就算见了面也不见得能认出来,难道这么好的工作我还要放弃吗?你不知道同学们都羡慕我呢!”

风君子还想再说什么,却突然感到一时语塞,他有什么资格阻止胡式微去接受这样一份看来充满诱惑的工作?也许是自己想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吧,真有什么事情再做计较。

……

毕业参加工作之后,胡式微显然比以前要忙多了,她很兴奋,也很珍惜这份工作,所以也格外努力。此时的胡式微已经不再是夜总会小姐,而成了一名白领丽人,从内到外的变化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风君子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自然也能感受到她的变化,但是却觉得胡式微有什么东西隐隐约约想跟自己说。

其实胡式微的变化也不完全是因为身份的改变,她确实有很多事情想告诉风君子,然而风君子却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变化而忽略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和以前一样,至少从胡式微的角度,对风君子绝对比以前更加温婉。

风君子是个聪明人,他能猜到胡式微想跟他说什么,胡式微的身份变了之后,心态也应该有变化,她会想与风君子的关系落到实处,风君子有时也感慨:“如果不是在子夜与她相识,一切就会美好许多。”但是后来风君子才知道,当时至少他猜的并不完全正确。

风君子与胡式微之间的鱼水之欢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这一切在一个夜晚被突然终结。似乎所有的美丽都是短暂的,在胡式微刚刚参加工作两个月的一天晚上,她却突然出了意外。这个意外的过程很简单:卫达股份公司证券部员工胡式微某一天晚上加班,也许是工作敢到疲倦,便走到楼道尽头的小阳台上透透气,不慎从四楼坠下,身受重伤,送医院后至今昏迷不醒。警方的调查结果就是这样的,卫达公司的老板卫伯兮还特意表态:“既然员工是在工作时间受伤,虽然是自己不小心发生的意外,但是卫达公司仍会负责,医院抢救的费用一切由公司支付,要尽力挽救伤者。”

风君子去了胡式微出事的阳台,栏杆确实很矮,只及自己的胯部,倚在这样的栏杆确实有可能不小心摔下去。风君子也去了医院,医生告诉他:“病人仍然昏迷醒,而且醒过来的可能性十分渺茫。”风君子听懂了,他知道医生的意思:在病床上躺着的胡式微已经是一个植物人。

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晚上,风君子的心情十分糟糕,他想到了与胡式微交往的一幕一幕,有太多事情让他后悔。就在这胡思乱想之间,他模模糊糊的睡着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有一群人在长街上裸奔。带头的一个凯子手中高举着蛋筒冰淇淋,做火炬接力状,一边跑一边喊:“井喷啦!暴发啦!大浪啦!海啸啊!”后面跟着一个戴眼镜的男子,一只手挥舞着一条红裤衩,一边挥舞一边大喊:“特大利好!特大利好!”随后又走来几名年纪已经不小的男子,每人戴着一顶高高的红帽子,一边走一边到处找人握手,口中念道:“大家请放心,我们来了。”当这群人走到风君子面前刚要和他握手时,风君子突然觉得他们很面熟,正在想在哪里见过时突然惊醒了。他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卧室的床上,但是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动也动不了。

风君子眼能视耳能听四肢却动弹不了,他集中全身的力量和所有的精神用力动了动手指头,发现手指头能动了,然后身体渐渐像融化的冰雪般开始复苏,他又恢复了行动能力,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站起来去厅里倒水喝。

走到厅里的时候隐隐约约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开灯,看清楚之后长舒一口气,沙发上坐的人居然是胡式微。

“小微,你出院啦,难为你找到我家来了,我怎么睡觉连门都忘了锁了。对了,你住院之后我想了很多事情,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

胡式微的脸似乎很朦胧看不清楚,她用一种幽幽的声音对风君子说:“我也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可惜现在已经迟了。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会有今天。”

风君子:“小微,今天怎么了?你的病好了一切都会好的。”

胡式微:“我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今天的我,接受了不该接受的邀请,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拒绝了不该拒绝的诱惑。现在想想,也许我出生以来最高兴的时间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可是太短了。”

风君子刚想说话,耳边却传来一串急促的铃声,铃声使他又一次惊醒了。他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中梦,是电话铃声将他再次从梦中唤醒,电话是常武打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