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10章、意外收获

风君子打电话给常武,不料常武到外地执行公务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风君子的好奇心就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的按不住,怎么也不能老老实实在家里坐着,他决定去子夜夜总会去见见这个韩双。出门的时候想到那里的酒水之贵,不禁心疼自己的钱包,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像一个便衣查案的侦探,又多了几分刺激和新奇的感觉。

子夜夜总会的陈领班果然是一个风月场所的老油条,虽然只见过一面,风君子一进大门她就认出来了,快步迎上来道:“原来是风哥,欢迎欢迎,今天晚上是一个人来的还是等朋友一起?”

风君子:“就我一个人,给我找个小包间。”

陈领班:“原来风哥喜欢玩情调,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一个无人打扰的好房间。”

陈领班领着风君子走过曲曲折折的走廊,果然在一个十分幽暗的拐角给风君子找了一间气氛暧昧的小包间。接着问道:“风哥要找哪位小姐,用不用选台?”

风君子:“不用选台了,你把双双叫来,我就找她。”

陈领班:“哎呀,不好意思,双双今天没来上班。”

风君子一听有点着急,说道:“那你打个电话给她,说有客人在这里等她。让她过来就是了。”

陈领班:“她回家了,她家在外地,这几天都不能来上班,风哥还是再找一个小姐吧,要不我给你领几个你看看?”

风君子想当侦探的热情被浇了一盆冷水,他事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但是既然来了又不好意思马上转身就走,转念间突然想到了露露,于是对领班说:“那你就叫露露来吧。”

陈领班答应着走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又回来了,面带歉意的对风君子说:“风哥真不好意思,露露坐台了,一时半会儿下不来,要不您再挑一个小姐吧。”

风君子又一次失望了,心想今天晚上点怎么这么背,他本来就不是找小姐的,想了想又说:“没关系,我等她,露露什么时候下台什么时候过来就是了。”

陈领班笑了:“风哥是痴情啊还是多情?一会儿要找双双,一会儿又要等露露,我们这儿漂亮的小姐还多着呢。”

风君子:“痴情就不能多情吗?你听说过贾宝玉没有?没听说过贾宝玉总应该听说过段誉吧?”

陈领班:“风哥你坐着,我叫服务生上酒水,再叫露露过来先陪你喝一杯再回去。”

过了一会儿,露露推门走了进来。俗话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通常成功男人身边总是有美女添色彩的,而女人的一半却是衣妆,露露在课堂上一身学生装束,显得清纯秀美,但是在夜总会里穿上了紧身吊带裙,幽暗的灯光里立刻多了七分妖娆的气质。

露露看见风君子似乎很吃惊,神色中似乎有点欢喜又有点伤心,对风君子说:“原来是风老师,您还没有忘记我……”接着似乎欲言又止。

露露的神色风君子看在眼里也感觉有点怪怪的,既然对方叫了他风老师,就表示那天已经在课堂上认出他来了,这似乎不应该是夜总会小姐的作风,如果客人不说自己的工作,夜总会的小姐通常是不会在这种场合这么称呼客人的。

既然对方已经这么叫了,风君子只好回答:“我是来道歉的,那天在课堂上我说了几句无心的话,看上去你非常不开心。”

露露突然笑了:“风哥你多心了,我们做这一行的难道还怕别人说吗?其实我还应该好好谢谢你,上次你特意留下来陪我,后来才知道你是替我挡人的,后来我一直想找机会谢你呢,可是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现在好了,今天晚上一定好好陪陪你。”

露露陪风君子喝了一杯酒,风君子不想太为难她,主动说:“行了,我知道你还在坐台,别让客人等着急了,赶紧过去吧。”

露露:“风哥你先坐着,我一下台就过来陪你,要不我先找一个小姐陪你坐着?”

风君子:“不必了,一个人喝酒感觉挺好。”

等待的时间比风君子预料的要短的多,过了不到一个小时,露露急急忙忙又赶了过来。对风君子说:“风哥,我下台了,现在我们俩好好喝几杯。”

露露陪风君子喝酒,但是风君子似乎也不太好动手动脚,露露似乎也不想主动招惹风君子,俩个人虽然在一张沙发上坐着,感觉有点别扭,不像是夜总会的客人和小姐,因此话也不多。

为了活跃一下气氛,风君子主动问露露:“你原来是轻工学院的学生,为什么上次骗我说是理工大学的?我还真把你当师妹了。”

露露:“是这里的妈妈桑教我这么说的,理工大学是全国重点,又是滨海最好的学校,客人更感兴趣一点。”

风君子哭笑不得,骂道:“大学之间的排名居然影响到夜总会了,真是了不得。”

风君子还是没有忘了此行的目的,于是试探性的问露露:“我猜这里不只一个大学生,据我观察还有好几个。”

露露好奇的问:“风哥会看相吗?你是不是经常来?”

风君子:“我今天是第二次来,但是我上次来碰见的几个小姐其中肯定还有大学生。”

露露:“上次坐台的一共四个小姐,她们三个都不是,你看错了。”

风君子:“我说的不是她们三个,你忘了最后谁替你出的台?那个双双我看就是个大学生,不过我看不像是在校的,像是毕业后在社会上混了两年。”

露露:“风哥真是好眼力,双双是我的师姐,也是轻工学院的,毕业不多不少正好是两年。”

风君子一听有戏,接着在言语中下套:“原来你们是一个学校的,那让我猜一猜,你们差两届,有可能在学校的时候就认识,那么你到这家夜总会来工作,十有八九是双双介绍的吧?”

露露吃了一惊:“风哥果然是专家,你猜的一点都不错,我到子夜做小姐确实是双双介绍的,而且我们在这关系可好了,要不然那天她怎么肯愿意帮我的忙。我们还住在一起呢。”

风君子心中暗叹道:“侥幸!真的让我蒙对了,看样子这个露露虽然是个三陪小姐,居然没有一点机心,也太好套话了。”接着故做惊讶的问露露:“你们住在一起?你怎么不住校?”

露露瞪了风君子一眼,答道:“天天晚上这么晚,我怎么回学校,只好在校外租房子,再说同寝室的也不愿意我回去呀。”

风君子:“是你们两个人合租的吗?什么样的房子?”

露露:“七十多平吧,两室一厅,简单装修过,有热水器和电视,我和双双一人住一间。”

风君子:“租金一个月多少钱啊?”

露露:“七百。”

风君子接着往下套话:“这样的房子在滨海算很便宜的了,市中心肯定没有,一定是在市郊,我猜是在你们学校附近吧?”

露露:“是的,离我们学校很近,就在华山小区,这样上课也方便。”

风君子心中暗笑,露露连老窝都快交待出来了,他接着说:“要不哪天你有空,请我到你家做客吧。”

露露有点脸红了,因为“到家里做客”这句话在这种场合有另一种含义,但是她想风君子也许不是有意的,回答道:“风老师愿意来我当然欢迎。”

风君子突然听露露又改称自己风老师,随即想到了自己刚才的话有明显的调戏成份,又想到了露露声明过不出台,于是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只是去看看而已,没什么别的想法。”

一晚无话,等到风君子结完账付小费的时候,露露坚决不收,对风君子说:“上次的事情一直没有机会谢你,今天晚上怎么还能收你的小费呢。”

风君子可不想这样,虽然他对露露没有什么反感,但是却不想在这种场合有什么瓜葛,对露露说:“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在什么地方守什么规矩,既然今天晚上你陪我喝酒了,就应该给小费,上次的事情你要谢我不用在这儿谢。”

露露似乎有点失望,收了钱,对风君子说:“风老师一定要分的这么清楚我就收了吧,改天我请你吃饭,就算是学生请老师,你可一定要答应。”

风君子敷衍道:“一定一定。”随即又想到韩双和她住在一起,说不定在她那里也能有什么发现,又改口道:“过两天我约你,你给我留个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