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7章、胡式微风尘怀闺秀

进入新世纪前后,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在滨海市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在这些娱乐场所的经营项目中,自助式卡拉OK包间的形式占了大多数。自助式卡拉OK其实在稍微高档一点的饭店包间里几乎都有,人们似乎不满足只在吃饭的时候唱歌,通常去娱乐的人都是在酒足饭饱之后的,似乎人们对艺术与歌唱事业的爱好一夜之间达到了一个高潮。

这种娱乐场所,规模大一点、高档一些的地方通常叫做夜总会,除了包厢之外往往还有舞池和大厅,再普通一点就叫做KTV娱乐城,再低档一点的就干脆叫做练歌房了。子夜夜总会就是滨城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中的一座。

2003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一行四人来到了子夜夜总会的门前。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叫史丹,是天路证券公司滨海营业部的总经理,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就是风君子,走在后面聊天的两个人,左边那个是远东基金管理公司的副总老董,右边一位40岁左右的男子是滨海卫达工程公司的老板卫伯兮。

卫伯兮不仅是卫达工程公司的老板,而且是滨城的商界名流,是滨海政协委员,同时也是省里的人大代表。卫伯兮这个人很有投资眼光,一年多以前当远东基金管理公司组建的时候,他也投了一部分钱成了其中的一个小股东,算是发起人之一。史丹是老董在南方工作时的朋友,当时是史丹在卫伯兮和老董之间牵的线。

现在,远东基金管理公司正在发行一支新的基金,基金经理就是老董。新基金发行通常都要找一些机构捧场做大首发规模,这次又是史丹极力煽动,劝说卫伯兮拿五千万资金认购。老董已经在私下里承诺不会让卫伯兮吃亏,史丹也有自己的好处,那就是新基金将在他的营业部设一个席位,每年保证一定的成交量。风君子是老史的朋友,也和卫伯兮打过交道,今天只是一个陪客。一行人酒足饭饱,正事已经谈毕,出来放松一下,由老史将大家领到了子夜夜总会。

一行人在大包间里坐下之后,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妈妈桑(管理小姐的头头,胸口挂个牌子叫领班)赶紧迎了上来,带着热情而熟练的娇笑说道:“原来是卫总带着朋友来捧场,我们子夜真是太荣幸了,各位老板在这里有没有熟悉的小姐,我马上去把她们叫进来。”看来卫伯兮在滨城各大高档娱乐场所的名头不小。

卫伯兮摆了摆手,指着老董等人说道:“今天是陪外地来的朋友坐坐,还是选台吧。”

所谓选台,就是由领班将夜总会里的小姐们依次领进来一排一排的站着,供客人们仔细挑选。不大一会儿,一群穿着性感艳丽的年轻女子鱼贯走入包间,在大屏幕背投前站成一排,一起鞠躬齐声道:“各位老板晚上好,祝各位老板晚上玩的开心!”看来这个子夜夜总会员工培训搞的不错,小姐也比别的地方有规矩。

风君子大概是想活跃一下气氛,或者觉得几个人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有点别扭,也站起身来,学着小姐们的样子鞠了一躬,说道:“诸位妹妹们大家晚上好,也祝你们每天晚上都开心!”众人哄的一下都笑了。

换过两拨小姐之后,卫伯兮和史丹都已经挑好了中意的小姐,但是风君子和老董还没选。这时候领班有点着急了,问:“这两位老板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这么多漂亮的小姐也看不上眼。”

这时候坐在卫伯兮身边穿黑色开襟长裙的小姐也说道:“就是嘛,出来玩就是乐一乐,又不是挑媳妇左挑右选的。”

风君子笑着说:“非也非也,既然是出来高兴,当然要先过自己这一关,我自己看着高兴心里才能高兴啊,要不然怎么找乐?”

领班也笑了,对风君子说:“这位帅哥,喜欢什么样的?要不然你自己出去到小姐的休息间里挑一个吧。”

风君子笑咪咪的说:“我看陈经理你就不错,要不今天晚上你陪我吧。”

这时候卫伯兮说话了:“没想到小风你好这口,那和老板说一声,今天晚上就让陈领班陪你吧。”

领班吃了一惊,然后笑的更甜了:“这位帅哥抬举我了,我们以前认识吗?你怎么知道我姓陈?”

风君子:“你问谁呢?自己胸口上写着呢!”言毕起身向屋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陈经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看你肯不肯给面子,我还是到外面自己去挑一个吧。”

不大一会儿,风君子领着一位红衣小姐回来了,老董看了一眼说道:“小风好眼光,这位小妹身材真不错,要什么有什么。”

风君子:“老董中意的话让她陪你吧,我再出去划拉一个。”

老董连忙摇头,说道:“我和你的兴趣不一样,你挑的还是自己留着吧。原来小风你喜欢胸大的?”

风君子:“非也非也,主要原因不在于胸,在于衣服。这一身红色长裙比较吉利,让我想起了股市的一根长阳线。你们看看老史,我看想法是和我一样的。”

众人一看老史,果不其然,身边的小姐也穿着一件红色短套裙,众人笑道:“简直是职业病!”

老史看老董还是一个人坐着,问他:“老董不要一个人干坐着了,要不然我也领你出去找?”

卫伯兮也问:“老董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叫经理一定给你找个满意的。”

老董这时说话了:“我听说滨海的夜总会里有很多大学生坐台,能不能帮我找个学生妹?”

卫伯兮:“这个好办,领班,你去帮我大哥找个大学生。”

领班领命而去,不一会儿领来一位穿白色齐膝吊带裙的少女,对老董说:“大哥,这位是理工大学的学生,今天是第一天出来坐台,大哥你好好照顾。”

没等她说完,卫伯兮插口道:“你不要在这里胡勒,是不是每次领小姐都说是第一天出来做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这里是良家妇女训练营呢!”

众人又是一阵笑,还没等领班说话,老董看新来的少女明眸皓齿,清纯可人,站在众人面前露出一副怯生生的样子,赶紧说:“就是她了。”

风君子拍了拍老董身边的座位,对少女说:“小妹妹,快坐这儿。”

众人都选了合意的小姐相陪,开始推杯换盏、高谈阔论、搂搂抱抱、肆意调笑起来。谈的大多都是风月话题目,偶尔夹两句与公务有关的事情。坐在最左边陪老史的红衣小姐叫梦晨,梦晨旁边是陪风君子的红衣小姐名叫阳阳,刚进来的白衣少女叫露露,坐在风君子和老董中间,最右边卫伯兮身边的小姐名字叫文文,当然这些只是在夜总会的艺名。

众人又喝了一会儿酒,有调无调的唱了几首歌,卫伯兮似乎对露露的大学生身份感兴趣,开口问露露:“你真的是大学生?我不相信,你能不能证明一下,要不拿学生证出来吧,如果真的有赏,如果是冒充的可就要罚你了。”

风君子也凑热闹:“你是理工大学的?那我们可是校友了,我读书的时候学校里可没有你这么漂亮的美眉,你们听过那首顺口溜吗?——工大女生一回头,阎王领着鬼跳楼;工大女生二回头,长江黄河水倒流;工大女生三回头,哈雷彗星撞地球……”

风君子还没说完,众人已经笑的不行了,露露也扑哧一声笑了,嗔道:“师兄也不带这么损人的,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这边卫伯兮还是不依不挠,甚至从怀里拿出了一叠钞票,对露露说:“我今天还真想知道个究竟,如果你能证明自己真是工大学生,这些就是小费,如果不是,你就把这一大扎啤酒都喝了。”

老史插口:“那看学生证啊。”

老董说:“现在什么假证买不到,看学生证有什么用。”

风君子本来是想打岔的,现在看卫伯兮揪着这茬不放,心里也好奇起来,也想知道这个露露到底是不是校友。同时他在心底里也一直看不惯卫伯兮这种人,心想如果是真的话,就让卫老板出出学费也好,反正这钱不挣白挣,就帮帮这个小姑娘吧。

于是对众人说:“既然卫总肯出奖金,我就有办法识出真假来,小妹妹,如果你能回答我提的几个问题,你恐怕就是真的大学生。卫总,我当裁判你可别不认账啊。”

卫伯兮一听兴致更高了,说道:“我是说话不算的人吗?小风你问吧。”

风君子于是转身对露露说:“听好了,第一个问题,arcsin二分之一等于多少?”

露露:“30度。”

风君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看样子至少读过中学。卫总,打赏。”

文文早从卫伯兮手里抽了一张钞票递给了露露,风君子接着问:“X的四次方求导数等于多少?”

露露想都没想就回答:“四X的三次方”。

风君子又点了点头,说道:“恭喜你,答对了!看样子念过大学。”这一次卫伯兮主动抽了两张钞票让文文递过去。

风君子再想接着问,突然想不起来问什么问题了,他也是不学无术好多年,眨着眼睛想了半天,目光正好落在倚在身边的阳阳敞开的领口中间,于是问道:“下一个问题是关于女人的胸围的。”

阳阳抱着风君子的胳膊往他的怀里拱,一边拱一边撒娇的说:“帅哥你好坏呀!”

风君子此时也坏坏的笑了起来,一面伸禄山爪袭太真乳,一面接着问:“假如成年女人的胸围是随机变量,服从什么规律?”

露露似乎被问的有点不好意思,细声的说:“正态分布。”

风君子立刻接着问:“标准正态分布的两个参数……”

还没等风君子问完露露就已经回答:“零和一”。

风君子叹息道:“答对了,你已经学会抢答了!”接着转身对卫伯兮说:“我现在可以肯定她是一个大学生,很可能是理工科的。”

卫伯兮这次又抽了三张钞票,然后举杯道:“露露小姐,我敬你一杯。”

老董也顺势搂住了露露的腰,另一只手举杯道:“来,我提议大家一起干了。”

一晚无话,众人玩的都很高兴不必详述,但是到最后老史结完账大家要走的时候却出了变故。老史要带梦晨出台,谈好了价钱也没什么事,但是老董要带露露回酒店,露露却坚决不答应。并且对老董说:“大哥,我在这里只坐平台,从来不出台的,我再给你找更好的小姐吧。”

可是老董似乎就是看好露露,千方百计劝说露露跟他出台,到后来卫伯兮生气了,对露露说:“出来做的哪有不出台的,你开个价就是了,要不然叫你们老板来开个价。”

风君子本来不想管闲事,但是看卫伯兮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卫伯兮这个人在滨城脚踩黑白两道,可不是一个坐台的小姐能惹得起的,他心里已经认定露露是校友,也有了回护之心。他趁机走了出去找领班,不大一会儿又领了一个小姐来。

风君子这回领来的小姐果然是明艳照人,妩媚不可方物,但是性感中却有几分清纯气质,与露露多少有点类似。单从对男人眼球的杀伤力来说绝对是第一流的。风君子拉着这位小姐推到老董怀里,对老董说:“老董,这位是双双小姐,可是子夜的台柱子,你看她怎么样?”说着又凑到老董的耳边,神神秘秘的小声说了几句。

老董眼睛一亮,说道:“是吗?那今天晚上我就带她走了,露露也跟我走,你们一起玩双飞吧。”

旁边的老史看老董还不放弃,也劝道:“你今天晚上喝了不少了,明天回去还要开会,还是省着点身体吧,小风找来的这个妹妹多好啊,领一个回去就行了。”

老董听了老史的劝这才罢手,领着双双走了出去,众人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风君子对老史说:“你陪卫总、董总先走吧,我再呆一会儿。”

老史笑了:“是不是刚才和那位小姐没玩够啊?现在想关起门来玩两人世界。那我们就先走了。”

老史他们走了之后,风君子又要了一个小包间自己坐下,陈领班这时过来问道:“帅哥,舍不得走啦?我再叫阳阳过来陪你坐一台?”

风君子:“上个果盘,要两瓶酒,就别叫阳阳过来了,你把刚才那个露露给我叫过来,让她陪我再坐一台。”

不大一会儿,露露走了进来,看见居然是风君子一个人在小包间里坐着,也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没和他们一起走?换个房间接着喝酒,你还没喝够啊!”

风君子拍着身边的沙发:“来来来,陪师兄坐会儿,我特地留下来找你聊天的,不会不愿意吧。”

露露走过来坐下,对风君子说:“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再说我们做小姐的什么样的客人不得陪,能陪帅哥你坐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不是找我有事吧,我可告诉你,我真的不出台。”

风君子:“你出不出台跟我没关系,没事最好,我是不希望有事才留下来的。”

露露倒了一杯酒,递到风君子嘴边,软语道:“我敬你一杯。”风君子接过酒一饮而尽,说道:“我们慢慢喝吧,这里的酒可太贵了,现在可没有别人结账了。”

风君子和露露边喝酒、边聊天、边唱歌,风君子一边聊着一边总向门外看,露露问他:“你在等人吗?”

正在这个时候,领班在外面敲门,喊道:“露露,有人找你。”

露露正要起身却被风君子一把位住又按回沙发上,风君子对门外喊道:“陈经理,如果外面是卫总的人,你直接叫他进来好了,我请他喝杯酒。”

外面来找露露的人果然是卫伯兮公司的职员陈小三,陈小三本来是个鱼贩子,以前和另外三个人拜了把子,据说号称四大金钢,在海鲜市场称霸一方,陈小三在其中排行第三。后来四大金钢中的老大因为事情送了命,老四也因为有事进了监狱,老二不知去向,这个陈小三不知道怎么到卫伯兮的公司里干了个闲差,其实也就是个马仔兼司机。

陈小三一看坐在露露旁边的是风君子,也有些吃惊,对风君子说:“我说刚才这位小妹怎么不跟别人出台呢,原来是老风你的相好,你刚才怎么不说呢,差点闹了一场误会。”

风君子:“陈哥,是卫总叫你来警告警告她的吧?”

陈小三:“风哥,我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误会而已!”

“就别谈什么误会了,来!陈哥,天天跟着老板跑也不容易,坐下来喝一杯,找个小姐聊聊。”

就这样,风君子在子夜夜总会一个晚上喝了两场,直到凌晨的时候才回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