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5章、鬼妹上门

风君子刚走出胡同口,老毕几乎是一阵风一样扑过来把他扯住,大声叫道:“风老弟,你可出来了,我们都以为你被鬼叼去了呢!”风君子环顾四周,发现还有公司的两个同事也站在身边,于是问:“小高呢?”

“小高等到天黑也不见你出来,吓坏了,赶紧给我打电话,我带了几个人赶过来,小高和另外两个人在那边等你呢。”

过了一会儿,小高接到老毕的电话,带着另外两个人赶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大声喊:“风老师,你可是我们公司的宝贝,不能在鬼胡同里弄丢了。我都等到天黑了也看不见你出来,打手机又不通,想报警又不知道跟警察说什么,只好把毕总他们都叫来了。”

老毕说:“赶紧上车,飞机快赶不上了,有什么话路上说。”

风君子:“先别急,让我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

风君子果然误了班机,飞回滨海的航班要等到第二天上午才有,只好又返回即墨住了一夜,老毕他们都回家了,小高因为第二天要送风君子也在宾馆里另开一间房间住下。

风君子洗过澡,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他点了一根烟在床头斜躺着,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意识模糊中好像听见敲门的声音,站起身去开门,吃了一惊——门外站的居然是今天在鬼胡同碰到的女鬼飘飘。

飘飘进门后笑着对风君子说:“我说过,我会再来找你的,没想到这么快我就来了吧?”言毕,也不客气,自己走到圈椅前抱着双膝坐了下来。

俗话说此一时彼一时,在宾馆的房间里看见飘飘,风君子不但不害怕,反倒有几分惊喜。深夜独坐、美女来访,也是一种雅趣。

风君子笑着说:“原来是鬼妹妹,欢迎之至,我还正想着以后要找机会好好谢谢你呢。”说着话,一双眼睛也开始不老实起来,目光从飘飘纤巧的足踝顺着裙裾有意无意的向上偷瞄。

飘飘:“你先别着急谢我,把你一双贼眼放老实点。”

风君子厚着脸皮笑了:“鬼妹妹的坐姿不太雅,我不是故意的。”

飘飘将腿从椅子上放了下来,对风君子说:“你是不是有意的我一看就知道,别忘了我是个鬼魂。”

风君子现在更加不相信她是个鬼魂了,说道:“既然你说别人都看不见你,我不就看见你了,你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我就相信你。”

飘飘:“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个鬼魂又不是神仙,如果鬼都知道怎么现形的话,人们不都天天能看见鬼了。我想也许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和你有了特定的感应吧,也许和鬼胡同那个地方的阴气有关。”

风君子:“别泡了,这里是宾馆又不是鬼胡同。”

飘飘:“这就是通灵奇怪的地方,一旦你和我建立了这种感应,它就是始终存在的。”

看风君子听的一脸不屑,飘飘又补充说道:“有很多人玩请碟仙、请笔仙之类的游戏,其实也是建立这种感应的一种方式,但是情况不像我们这样特殊,他们只能借助笔或者碟子传递信息。”

风君子见飘飘越说越像真的,腆着脸凑了过去,笑嘻嘻的说:“看样子我们是心有灵犀,这一次出门还结识了一个阴间的红颜知己。”一边说一边顺势握住了飘飘的一只手,接着故做惊讶道:“我听说鬼的手都是冰凉的,你的手怎么一点都不冷?和我差不多嘛。”

飘飘没有抽回手,任由风君子握着,一本正经的对他说:“你错了,鬼的手不是冰凉的,因为鬼根本就没有体温,屋里的温度是多少你摸到的温度就是多少。”

风君子正想再胡绞蛮缠,小高敲了敲门自己推门走了进来,对风君子说:“我差点忘了,有一份报告希望风老师回滨海后帮我加工一下,这是材料。”

风君子见小高进来,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坐回床边,对小高说:“放这儿吧,我回去之后就帮你弄,老毕怎么没跟我说?”

小高:“这是老毕布置给我的任务,可是我觉得有点困难,希望风老师帮忙指点一下。”

风君子:“知道了,我帮你,你放心我不会告诉老毕的,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我新认识的朋友飘飘。”

小高:“你的朋友?在哪儿?”

风君子这才意识到,小高有点让他感到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他从进来后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飘飘。他开始有点相信飘飘的话了,他决定试一试小高,指着椅子上坐的飘飘对小高说:“是个美女,坐在这儿。”

小高暧昧的一笑:“风老师在宾馆找的小姐吧,现在哪儿去了?”然后将眼光向关着门的洗手间瞄了瞄,接着对风君子说:“我就不打扰了,您自己慢慢认识去吧。”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坐在椅子上的飘飘一眼。

小高关门离去,这下轮到风君子坐在床边看着飘飘不说话了。飘飘看着风君子呆呆的表情,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对风君子说:“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你也不要害怕,鬼其实是害不了人的,我就是想伤害你也没有办法做到,何况我对你这个人还蛮有好感的。”

风君子这回老实了,规规矩矩的问飘飘:“你既然是鬼魂,找我一个凡人有什么事?”

飘飘收起了笑容,叹了一口气:“不是我要缠着你,而是我遇到的人当中只有你一个人能让我现形,我的事情只能找你帮忙了。”

风君子不解的问:“鬼不是很厉害的吗?我还听说很多鬼都有法力,做起事情来比我这样的人方便多了。”

飘飘:“你又说错了,鬼只是没有形体的束缚而已,通常情况下既没有办法让人看到或听到自己,也没有办法对世界上的人造成任何影响。”

风君子:“那么多鬼害人的故事都是假的了?比如说你现在想害我都没有办法?”

飘飘:“我现在在你面前现了形就不一样了,其实现在我们之间的力量是平等的,你一个大男人总不至于怕我一个小女子吧。”

风君子:“那么不能现形的情况下,人和鬼都不能互相伤害了?”

飘飘:“也不是这样,鬼惑人的故事也是有的,鬼比人有一样优势,就是人看不见鬼但是鬼能看见人,因此趁人不备的时候可以影响人的某些行为。”

风君子一听飘飘这么说,有点感兴趣了:“怎么影响?”

飘飘:“打个比喻吧,鬼不可能在桌子上拿起一个杯子再将它摔碎,因为它的力量是空虚的,但是它可以影响一个心神不定手握杯子的人,轻轻的在他的意识里加一点推动的力量,让他失手将杯子打碎。”

风君子:“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能不能说一个让我感受更具体的例子?”

飘飘:“既然你一定要问个明白,我就不管你害不害怕了,你知道你为什么在今天下午走了那么长时间都走不出鬼胡同?”

风君子:“碰到鬼挡路了?”

飘飘:“一点不错。”

风君子:“可是我一直在向前走,没什么东西挡我的路。”

飘飘:“你以为你一直在向前走,其实你是在一段路中来回往返的走,走到一个地方你回头走,走到另一个地方你又回头走,这样怎么走得完!”

风君子:“我回头走了吗?我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飘飘:“其实就是在你心神恍惚、气虚胆怯、心里害怕想着要转身回去的时候,有鬼魂悄悄的通过你的意识扳了你的身体一下,你无意识的就转身向回走了。”

风君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暗回忆,今天下午在鬼胡同中的时候,确实有不少次犹犹豫豫想转身向回走,而大多数是在吓的失魂落魄的时候,没想到一不小心让鬼魂做了手脚。想到这里不禁追问飘飘:“太可怕了,怎么才能避免这些事情呢?”

飘飘:“你也不用怕,这样的事情很容易避免,绝大多数的地方都不像鬼胡同那里阴气那么重的,阴气不重的地方鬼魂也是没有力量的。就算在鬼胡同里,如果你气定神闲或者内心安宁,谁也没有办法影响你。如果自己心神不定就算没有鬼魂使绊,也可能会摔跤的。”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我现在知道什么叫疑心生暗鬼了,我的鬼妹妹现在有什么事情求我帮忙呢?我一定会尽力的,不然我喝水的时候还真怕你摔我的杯子。”

飘飘:“其实我只想求你一件事情,你回到滨海后,能不能调查一下两年前的发生的事情,我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