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4章、你能看见我吗?

风君子确实看见了一个人,这个人就站在前方不远处,侧面对着风君子,没有动也没有说话。风君子当时就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几乎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上,这种感觉已经不能叫做害怕了,大概人害怕到极点,整个感官已经接近于麻木。风君子还没晕过去,已让他自己感到很意外了。

风君子没晕过去的原因多少是因为他看到的这个人并不像传说中的鬼怪那样可怕,相反,如果不是在这里出现,这个人还显得有点惹人怜爱。前面这个人是一位少女,看上去还很漂亮。

前面这个少女似乎是在风君子没注意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五月的黄昏还有几丝寒意,而这位少女却穿着一件月白色的长裙,因此给人感觉苗条的身材略显单薄。从侧面看上去她五官的轮廓很美,就像艺术家所琢的大理石雕,一方面因为她的皮肤很细嫩,另一方面也因为她的脸色比较苍白。

风君子看见她就停下了脚步,但是少女却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风君子,只是站在那里一个人静静的发呆。大概过了几秒钟,或者是几分钟,风君子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开口打招呼:“小妹妹,你好!”

没想到这位少女反倒被风君子的声音吓了一跳,一闪身向后退了好远,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风君子,怯生生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大胆子,一个人闯到这里来了,吓我一大跳。”

少女这一开口说话,风君子的感觉就像一下子卸下了千斤重担,人的情绪变化有时候确实很快,风君子刚才还吓的半死,现在见这位少女被自己吓了一跳,心里的恐惧感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不仅不怕了,而且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风君子甚至还觉得少女的声音很甜润,在这个空巷子里很好听,他没有回答少女的话,而是反问道:“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敢跑到这里面来?你是什么人?”

少女依然怯生生的回答:“我就是住在这里的,你闯进来吓了我一跳,你是怎么看见我的?”

风君子:“我一抬头看见你在前面发呆,也吓了我一跳,真是不好意思。”

少女也没有回答风君子的话,而是接着问:“你是怎么看见我的?”

风君子觉得有点奇怪,回答道:“就这么看见你了,你又不是见不得人。”

少女似乎有点惊讶,又似乎有点高兴,对风君子说道:“你不要害怕,我告诉你我不是人,是个鬼魂,人是看不见我的,你居然看见了,还能听见我说话,太好了!”

风君子吃了一惊,觉得头皮又开始发紧,但是现在的感觉虽然害怕,但是却没有刚才那么恐怖了。风君子刚才确实想过:“妈的,这鬼胡同,阴森森空荡荡的太渗人,哪怕真碰到一个鬼也好啊。”没想到想法成真了。大概鬼之所以让人害怕,是因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情况下会碰到,真正面对面碰到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女鬼,反倒显得不是那么可怕了。

但是风君子并不太相信少女的话,这个女孩怎么看也不像一个鬼魂。风君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别和我开玩笑了,你可真幽默,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风叫风君子,今天是来鬼胡同探险的,小姐您贵姓,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少女也笑着说:“我姓乔,叫乔方思,你叫我小名飘飘就可以了,我真的是个鬼魂,要不然我证明给你看?”

风君子赶紧摆手:“不用证明,我相信!”风君子虽然不相信少女所说的话,但是想到如果万一是真的,别变出来什么可怕的东西把自己吓死,管她是人是鬼,想办法出去才是正经事。于是用一种讨好的语气说:“飘飘鬼妹妹,既然你是鬼,又是住在这里的,能不能帮我走出这个鬼胡同,不好意思,我好像迷路了,走了一下午。”

飘飘:“既然你能看见我,又陪我说话,我就帮你吧,你跟着我,我带你从来的路回去。”

风君子一听她认得路,赶紧接着说:“你能不能帮我走过去,我想从另一个出口出去。”

飘飘:“鬼胡同根本没有另一个出口,只能从来的地方出去。”

风君子奇怪的问:“不可能,从外面看明明是两个出口。”

飘飘:“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两个出口之间根本就不相通,无论你从哪一头进去都是死胡同,这就是从来没有人走穿过鬼胡同的原因。”

风君子这才恍然大悟,但是又将信将疑:“难道就没有办法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吗?”

飘飘又笑了:“办法倒是有一个,拆房掀瓦,把这里老百姓的家给推平了,你肯定能走到另一头。”

飘飘的话说的风君子也笑了,不由的自言自语道:“费这么大劲走鬼胡同,没想到还是从原路退了回去,真是太丢人了!”

此时飘飘已经开始向风君子的身后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可走了。”

风君子:“别,别,等等我,我一个人在这鬼地方好害怕。”

飘飘:“你怕什么?”

风君子:“当然是怕鬼了。”

飘飘:“我不就是鬼吗?怎么我走了你反倒怕呢?”

“对呀,这可真有意思。”飘飘的话又把风君子逗笑了,他也觉得这种场面确实很有意思。

飘飘在前面带路,风君子发现她居然光着脚没有穿鞋,但是一双玲珑白玉似的足踝走在落叶上却一尘不染。风君子想问她为什么不穿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终究忍住了没问。她走的似乎不是很快,但是风君子几乎要小跑才能跟得上,回去的路似乎比来的路短多了,不大一会儿就远远看见了胡同的出口。

飘飘停下了脚步,对风君子说:“你自己出去吧,外面有人等你,我就不出去了。难得碰到了一个能让我现形的人,也许是什么不知道的原因让你我之间产生了感应,我会再去找你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