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3章、走不完的胡同

弯弯曲曲的胡同里,什么也没有,只有被风卷进来的落叶铺了厚厚的一层,从来也没有人打扫过。走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听上去总像是身后的脚步声,风君子几次想回头,都忍住了。他不知道听谁说的,人的双肩和头顶有三把火是辟邪的,猛一回头会把火熄灭。

走着走着,恐惧的感觉慢慢浮上心头,风君子此时真想转身向回走,但是又不想让小高看笑话,索性把心一横,摆出一副昂首挺胸的样子,大踏步的向前迈去,希望早点走完这段胡同。风君子以为自己走的很快,其实此时如果有人在旁边看,会发现他其实走的很慢,步子迈的很大却落的很轻,就象怕踩死蚂蚁一样,胸是挺的,腰却是微微弯的。

但是风君子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姿势有什么可笑的地方,就这样一步步的向前走着,不知过了多久,风君子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这条胡同虽然不短,但是也只是一里多长,一刻钟时间走出去也足够了。但是风君子现在至少走了大半个小时,怎么还在胡同里?

风君子现在真的想转身往回走了,但是心里同时又有另外一个想法:“也许就快到出口了,再走几步就到了,现在转身往回走还要走一个小时,还是快点往前走吧。”风君子继续向前走,又走了不知多久,前面仍然是弯弯曲曲看不到出口的胡同。

“难道是碰到鬼打墙了?”风君子又仔细想了想书本上解释的鬼打墙的道理:在旷野或黑夜中由于看不到四周的参照物,人的步幅一只腿如果比另外一只腿迈的更大,很可能会转圈走回原地。但这种现象在胡同里是不可能发生的,风君子又想:“难道我走到一个圆圈路当中去了,胡同入口到这里是9字型的?”可是又想起走过来的路上从来没有看到三岔路口,那么理论上就不可能走到一个环路当中。

风君子此时觉得一种莫名的恐怖笼罩了全身,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条胡同叫鬼胡同了。风君子此时没有别的选择,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阳光一点一点暗淡,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胡同还没有尽头。此时忽然有一阵冷风吹了过来,风君子打了个寒战,突然非常想小便。

风君子现在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吓的尿裤子了,他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了。若赶上平时,在这个没人的胡同里,风君子随便在哪个墙根下就可以方便了,但是现在他不敢。因为风君子突然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在海尔山庄听过的一个故事:有个走夜路的人,途中突然感到内急,就在路边没人的荒林里找了个地方出恭,回家后发现身上背的包袱不见了。第二天他正在家中坐着,有一个人直接从门外走了进来,将他昨天丢的包袱扔给他,并且骂道:“你这个老混蛋,昨天我们围一圈在那里聊天,你却闯到中间去拉了一泡屎!”

走鬼胡同想起了鬼故事,风君子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暗骂自己:“就不能想一点正气磅礴的东西,给自己壮壮胆。”于是他想唱歌,想来想去只想起了一首“咱们工人有力量”,于是开口唱歌。

天边的太阳抹去了最后一丝余辉,隐在了风君子看不见的地平线下,这也正是风君子准备开口唱歌的时候。风君子刚刚开口唱了半个字,咱们工人有力量的“咱”字还没唱完,突然间声音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按了回去。

风君子张大了嘴,发不出一点声音,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不远处——鬼胡同里怎么还会有别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