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章、宝镜蒙尘

中国人喝黄酒已经很有历史了,黄酒在南方比较流行,著名的产地是绍兴一带,在北方喝黄酒的人不多,因此产地也不多。但是在山东即墨,却出产一种黄酒,叫即墨老酒。即墨现属青岛辖区,距离流亭机场只有二十公里。

鬼胡同就在即墨,这不是传说中子虚乌有之地,而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一条胡同,如果你的好奇心实在太强的话,可以亲自到当地去看一看。风君子也是因为好奇心太强,听了众人的介绍也忍不住想去实地看一看。

鬼胡同就是一条胡同,所谓胡同就是两排民房之间供人走路的一条通道,鬼胡同也是这样一种结构。但是鬼胡同很特别,它的特别之处有两点:一是非常长,中间没有岔道,足足有一里多路,你要是走进去,要么原路退回来,要么直接走到另一端的出口,没有拐弯的地方。二是两边的民居既没有窗户也没有门,大家不知道为什么都将门窗朝着胡同的另一个方向开,因此这是一条彻底封闭的路,除了头尾两个出口。你走在这条胡同里可能听见很多声音——两侧民居中发出的声音,但是你绝对看不见一个人,就这一点已经足够让胆小的人害怕了。

住在鬼胡同两侧的居民似乎也相安无事,这是一个平民区,当然了真正的有钱人也不会住在这种地方。这条胡同大白天就显得阴森森的,就算是盛夏的时候站在胡同口也会觉得从胡同里吹出的串堂风有凉飕飕的感觉,其中隐隐约约似乎还夹杂着似鬼哭的声音。

鬼胡同里面究竟是怎么样的?这谁也说不清楚,很多年已经没人进去过了。偶尔也会有顽皮的小孩们放学后站在胡同口互相比试胆量,几个人战战兢兢的走进胡同后,没有走出几步远,总是有人大叫一声,然后大家一起疯了般的往回跑,似乎跑的慢的就要被什么东西抓进去一样。小高和小唐他们小的时候也曾经有过这种经历。

风君子是一个非常喜欢猎奇的人,没事还要找点事,听说了这样的地方当然要去看看。他是第二天晚上九点的飞机离开,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就缠着小高带他去鬼胡同看看,小高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

次日,风君子又睡了个懒觉,直到中午才从海尔山庄出发,小高开车送他去机场,中间绕道顺便去一趟即墨,看看传说中的鬼胡同。山间的空气很清新,夜里看起来面目狰狞的山石岩峰在阳光下却成了秀丽的风景。

风君子看到不远处的山峰上有一处泉水如细练般从石隙间流下,他指着泉水问小高:“这就是崂山矿泉水吧?”

“是的,这个地方山泉很多,我以前没注意这里也有,看来是前几天下过雨。”

“和下雨有关系,但是这种泉水是地下水,倒不是雨水”

“地下水?地下水位哪有这么高,从山上冒出来了?”小高奇怪的问道。

“平地上的地下水位当然没有这么高,地下水位升高是因为山体的压力,因为大山的压力作用地下水会从山石的缝隙中冒出来,这就是山泉,当然雨水越充足地下水就越充足,山泉就越多。”

风君子对地质力学其实也是一知半解,只是和小高闲扯而已,两人说着话车已经离开了崂山风景区,驶向了即墨。

在快进入即墨市区的时候,小高看见路边上的一处工地大门外围了一大群人,吵吵嚷嚷不知道在干什么。小高自言自语的:“这些民工聚在那里干什么,这是即墨市政府的工程,已经完工了。”

“他们在要工钱,眼看大楼快交付使用了,拖欠的工程款还没给呢,包工头欠这些民工半年的工资,他们今天是来讨债来了。”风君子想也没想的回答。

“怎么可以这样?难道没人管吗?”小高气愤的问。

“现在是没人管,不过别着急,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人重视了,不重视不行。”

“为什么?谁会重视?”小高奇怪的问。

风君子若有所思的回答:“你看见那些山泉水了吗?压力太大就会冒出来,压力再大就会喷出来,有时候很危险的。像这一群打工仔,在现在的城市中数量越来越庞大,如果拿不到钱回家就会在当地形成滞留,这种带着不满情绪的人群越聚越多的话,随时有可能生出事端,就像一个火药筒。等到出了几回事之后,会有领导重视的。”

“为什么会这样?”小高接着问。

“确切的说是拆除炸弹的导火线,让自己的位子坐的安稳。这就像股市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出点利好,发动一轮行情一样,你等着看吧。”

“风老师说的有道理,”说到这里小高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接着问风君子:“风老师你从来没来过这里,怎么这么肯定的说这群人也是来讨债的,而且还知道的那么清楚,政府没付工程款,包工头欠了民工半年工资?”

“对呀!我是怎么知道的?”风君子也吃了一惊,刚才的想法就是在他脑袋当中自然冒出来的,似乎早就知道会看到这件事一般。风君子吃惊的看着窗外,他以前来过青岛,但是从来没到过即墨,但是他现在看到的景物却似乎是熟悉的地方一样。

风君子不再说话,定定的看着窗外,汽车驶进了即墨市区,然后又穿过闹市区向另一侧的市郊驶去。

风君子看着街道,心里默默的想:“下一个路口该拐弯了,向右转。”

果然到了下一个路口小高一打方向盘向右转,风君子更加确定这个地方似乎在什么时间来过,但是他也清清楚楚的知道,从出生到现在自己从来没有到过山东即墨。风君子在心中默默预想着车下一步该行走的路线,结果小高的车越开令他越心惊,路线跟他预想的完全一致。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鬼胡同口,风君子下车看着这条胡同,和传说中没什么区别。两排民房的背面形成了一条窄窄的胡同,弯弯曲曲的一眼看不到头,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但是却有一种阴森的感觉。风君子那种莫明其妙的记忆却越来越清晰了,他“记得”在胡同口一侧不远处应该有一棵老槐树。他转头看了一眼,果然不远处有一棵老槐树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风君子莫明的印象似乎只到胡同口为止,他也不知道胡同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在这种情况下风君子有一种复杂的感觉。一方面他莫明其妙的感到了害怕,另一方面好奇心却更加强烈起来。无论如何,他决定进去看一看,毕竟现在是大白天,太阳很热烈,总不至于太恐怖。

他对小高说:“你到胡同口的另一端等我,我走一趟。”

“风老师你真的要进去?你别怪我不陪你,我看我还是在这边等你吧,弄不好你走一段路就会回来。”

“那好吧,如果你在这边等一段时间我没回来,你就到那头去接我吧。”言毕,风君子竖了竖衣领,举步走进了似曾相识的未知世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