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34章、庄周化蝶

“为什么不,至少很多事情你可以选择的,哦!我终于明白了,今天我喝多了,原来是我自己搞错了,你怎么会喜欢我这种卖服装的老板娘呢,从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你就告诉我远离你的生活圈子,继续去卖我的服装,我喝多了,是我自做多情你不要介意。”

风君子刚想说话,秦小雅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接着对风君子说:“天晚了,我不能再打扰你了,我要走了。”

看见秦小雅站立不稳,风君子伸手去扶,秦小雅突然软软的倒在了风君子的怀里,吐着酒气的嘴唇贴在风君子的耳边,用一种接近于呻吟的声音喃喃的说:“风君子你不要赶我走,我今天晚上不想走。”

秦小雅看上去醉成这样,风君子就是想赶她走也是赶不走了。风君子抱起秦小雅走进卧室,秦小雅蜷缩着柔软的身体像一只温顺的绵羊。风君子将秦小雅放到床上,用尽量轻柔的动作帮她脱去鞋和外衣,秦小雅闭着眼睛脸上红扑扑的一动不动。风君子站在床边凝视了秦小雅很久,然后帮秦小雅盖好被,又伸手整理了她凌乱的头发,转身走回了客厅。

风君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继续一杯一杯的喝着酒,他也想像小雅一样喝到沉醉为止,也许酒醉以后对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必去多想。可是风君子这一次发现自己的酒量远比自己所认为的要好的多,在他有心想醉的时候,却根本没有办法真正的喝醉。

红色的液体一杯一杯的饮入风君子的喉咙,就像流入血管中的血液。风君子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一个人的形象渐渐模糊远去,而另一个人的意识却越来越清醒,清醒的像黑暗中猫的眼睛。

风君子在沙发上躺下的时候,他的意识仍然是这种接近于透明的清醒状态,他就是在这种奇特的清醒状态中睡去的。沉睡中,他做了一个梦,梦境是那么的真实而清晰。

他梦到了晚上所看的那张光碟中的录相,但是录相的男主角却成了他自己,而女主角成了秦小雅,真实的欲望如潮水般一次次呼啸着拍击而来,又像潮水般一次次带着旋涡淋漓的涌去。风君子觉得梦境中一直在欢愉的高峰飘浮,而这样的欢愉有着一种无比真实的质感。

第二天早上,风君子醒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宿醉的感觉,意识非常清醒,也没有酒醉后第二天习惯性的头疼,他甚至怀疑昨天晚上自己是否真的喝过酒。他仍然躺在沙发上,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或什么人给他换上了睡衣,茶几上的酒杯与酒瓶已经不见了。

他走进卧室,秦小雅已经走了,床铺整理的整整齐齐,似乎根本就没有人睡过,他又走到每一个房间中去查看,想寻找昨夜的一点影子,他发现秦小雅在临走前将他家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整理了一遍,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他再看一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居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他在厨房的一只杯子底下发现了秦小雅留的一张字条:“风君子,你如果仍然喜欢骗局之后真实的世界,还能来找我吗?”风君子将纸条翻过来,背面写着四个潦草的小字——“求求你了!”

(股事志异——神欺鬼骗篇全文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