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33章、酒醉的小雅

风君子本来不想开门,但是门铃声始终不断,风君子不得不站起来走到门口,通过猫眼向外看,门外的人是秦小雅。

风君子最想见到又不愿意见到的人来了,秦小雅进门的时候脚步虚浮,有点摇摇晃晃,头发凌乱,眼睛也是红的,似乎刚刚哭过,脸色很红,风君子闻到了一股酒气。

秦小雅目光有点呆滞,似乎没有意识到风君子的存在,自己走到沙发旁坐下,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风君子你能想到吗,设圈套骗我的人是谁?”

见此情形,风君子知道秦小雅已经知道这件事的始末了,他反而冷静了许多,把录音机拿来,打开了放音键。周颂的声音又飘荡在空气中,秦小雅的表情似乎在听很遥远的声音,对风君子说:“你把它关了,我不想听见这个人的声音,这盒录音带是卫伯兮给你的吧。”

风君子:“这件事情也是卫伯兮告诉你的?”

秦小雅:“卫伯兮也给我送来了一盒录音带,但是比给你的还多一样,你看看这张碟。”说着将一张光盘放在桌上。

风君子起光盘走进书房,将碟放进电脑,打开其中的文件。这是一段录相,录相的主角是两个人,男的是周颂,女的风君子也认识,就是上次见过面的“狐狸精”秦无衣。秦无衣在录相中人如其名,风君子确实没看见衣服。凭心而论,这段录相的镜头角度和画面光线对比都非常好,场面的视觉效果也确实非常真实和具有冲击力,好像是在宾馆房间的某个角落里预先放好的针孔摄像机里拍的。

如果不是针孔摄像机的分辨率有点低,而且镜头角度也没有移动和切换,风君子甚至认为这段录相可以参加国外的色情电影展评,弄不好还能拿回个大奖。看来这个卫伯兮不愧对风君子送给他的人魔称号,连这种东西都能搞到手,风君子对录音带的来历也就不意外了。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卫伯兮是怎么弄的,他心里想的全是秦小雅。

他回到客厅的时候,秦小雅还坐在沙发上,但是茶几上却多了一堆红酒,看样是刚才去厨房拿出来的,风君子喜欢收藏各种各样的干红,因为这是秦小雅喜欢喝的酒。秦小雅举着杯子,定定的看着眼前红色的液体,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风君子说话:

“风君子你心里一定很奇怪,周颂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本来也怎么样也想不通,可是喝的越多想的越明白,酒真是个好东西,风君子你真是个好人,给我准备了这么多我爱喝的酒。”

风君子想劝秦小雅不要再喝了,谁知道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反倒一言不发的又拿了个酒杯,在秦小雅身边坐了下来,和她一起对饮。秦小雅还在继续诉说:“周颂和我讲过他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家里很穷,很多人看不起他,他一直都不服气,他认为他比别人强。到后来他确实比别人强了,但是又开始担心别人真的看不起他。”

风君子没说什么,他知道秦小雅说的都是实话,也许是他太熟悉周颂了,反而没有注意到周颂的变化,不知道是什么让周颂变成了今天这样。秦小雅突然抬起头,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风君子,问道:“在这件事情之前,你心里恨过周颂吗?是他夺走了你心爱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我。”

酒精确实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喝了几杯之后,风君子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的埋藏显得那么可笑,秦小雅这样直接的说了出来,他反倒无言以对。秦小雅似乎并没有要听风君子的回答,接着说:“在今天之前,我一直认为我很幸运,也很幸福,虽然有那么一点点遗憾,这个遗憾就是你,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可是突然间世界一切都变了,我现在最感激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风君子,但是我也恨你!”

风君子喃喃的说:“你是应该恨我,确实一切都是我的错。”

秦小雅:“你没有错,你从来都自以为聪明过人,不会犯错误,实际上你也没有做错过什么。可是你再聪明,也不可能看透人心,你为什么要为别人设计好心中所想的一切,你只不过是个凡人,你做不到的。”

风君子:“我没有,我只是——”

秦小雅打断他的话,接着说:“也许你平时所看见的一切不真实的东西太多,让你自己也对这个世界感到虚无,你甚至对自己的感情的态度都是虚伪的。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你一直都不说,如果我对你有什么反感的话,就是你对人的付出虽然无私却接近于虚伪,没有面对真实的勇气,所以我恨你,周颂说的不错,你是个伪君子。如果不是你,我和周颂之间也不会是今天这样。”

风君子不想问又不得不问:“你和周颂之间到底怎么样了?”

秦小雅:“其实在你去光州的时候,我们已经同居了,周颂故意不告诉你,我也不想告诉你。当时的情况很特别,我的感觉很混乱,现在想起来,觉得那么不真实,也许在那种情况下周颂给了我一种坚实依靠的感觉吧,可是现在这一切居然都是假的。”

风君子:“其实这一切都没有必要,周颂不必这么做。”

秦小雅:“这又是你自以为聪明的地方,自以为看的很透,可是周颂不会这么想。周颂害怕你,怕的要命,他也害怕卫伯兮,却一心想要超过他。”

风君子:“周颂为什么怕我?”

秦小雅:“人心是最奇怪的,你以为周颂比你更适合我,你不要不承认,我喝了这些酒才明白,你就是这么想的。你不喜欢争什么东西,尤其是不喜欢和周颂这样的朋友争,你确实是个伪君子。可是周颂有什么呢?如果说财势,他哪里比得上卫伯兮,如果说财势以外的东西,你认为他能比得过你这种人吗?”

风君子黯然无语,秦小雅接着说:“可是周颂很聪明,看上去他的圈套毫无必要,却让我没有保留的去依靠他,如果一切都如他所愿,我的什么都将属于他,到时候,他会认为他比你和卫伯兮都强。”

秦小雅一句一句的说,风君子一杯一杯的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现在这种情况静静的听秦小雅诉说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秦小雅却并不想让他这样保持沉默,又抬头看着他,说道:“今天你也许才知道周颂已经变了,可是现在我也觉得你也变了,你不再是当初我刚认识你时候的那个风君子。”

风君子:“那我是谁?”

秦小雅:“我不知道,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不要炒股。可是现在的你,也许在充满欺骗的环境中呆的时间太长了,对真相已经失去了兴趣,就剩下了应对骗局的手段,你的世界越来越虚无,看看现在你做的这些事情。”

风君子:“有些事情不能由我们自己选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