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30章、一个崭新的亿万富翁

2003年元旦过后的一段时间,在风君子眼里这个世界突然变的美好起来,记忆中这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

首先股市终于从长达半年的阴跌走势中扭转过来,从1311点这个新低点开始启动了新一轮的上涨行情。行情看上去似乎也与以往时候不太一样,中国石化、宝钢股份这些长期以来压的股市抬不起头的超级大盘股终于向上发力,一时之间被人们曾经责骂的对象成了市场追捧的宝贝。许多人在欢呼中国股市的机构时代到来了,理性价值投资开始回归,市场将建立一种新的强者秩序。市场是否在回归理性风君子不敢确定,但是他知道这确实是一种新的强者秩序。

去年初冬从光州开始流行的传染病一度让很多人谈之色变,但是现在似乎也得到了控制。各大媒体上纷纷发表了各类安民告示,表示该传染病并不可怕,而且已经在很好的控制之下,告诉广大市民不用过度惊慌,我们的环境是安全的。风君子虽然不敢肯定情况是不是真的如此,但是一切看上去、听上去确实是这样,人们已经不再担心疫病的流行。

秦小雅五千双皮鞋的事情解决的非常完美,风君子甚至觉得有点飘飘然了。秦小雅已经将钱都还给了周颂,而周颂的翰林小区项目非常成功,曾经一度被不少人回避的凶地现在成了购房者纷纷预定的风水宝地。周颂从建江回到滨海后,无疑带着一种踌躇满志的心情。

离春节不远了,风君子打算这次过年回家看看父母,尽量多呆一段时间。难得有这样雨过天晴的好心情,就在风君子要回家过年前不久,秦小雅做东请大家一起聚一聚,一方面给周颂接风,一方面也谢谢风君子等人。

酒桌上的气氛很好,在座的有秦小雅、周颂、风君子、宋教授、常武,大家在一起谈论前一段时间碰到的种种危机以及如何巧妙的化解,兴致很高。在谈到风君子将那两千五百双皮鞋调包的事情时,周颂只对一个问题感兴趣,那就是风君子是怎么在皮鞋从车上搬下来到运往三楼仓库这段时间调的包,周颂一定要风君子告诉他每个具体的细节。

风君子不愿意说,但又不想让周颂太难堪,只好变了个小戏法。他拿出一枚一元硬币,放在手心,对大家说:“注意看好了,这有个钢蹦。”然后将手握上,再张开手的时候硬币不见了。

众人都笑,秦小雅说:“一定是藏到袖子里去了。”

风君子:“不在我袖子里,它跑到周颂兜里去了。”说着另一只手伸进了周颂的衣兜,果然将硬币摸了出来。

秦小雅惊奇的说:“风君子你是怎么把钱变到周颂兜里的?”

风君子笑着说:“人们总相信眼见为实,实际上先入为主的判断最容易误导自己,你怎么知道我从周颂兜里拿出来的硬币就是我刚才变没的那一个?”

众人笑骂风君子狡诈,风君子借机转移话题,对周颂说:“周土豪真是有赚钱的好命,好端端我的钢蹦都跑到你兜里了。告诉我,这一回翰林小区的情况怎么样,你是不是又发了一笔横财?”

周颂瞪了风君子一眼,说道:“现在的预售情况非常好,要不是因为当地有传染病的影响恐怕会更好。我本来预计平均售价四千二,现在看来开盘后四千五没有问题,我现在打算第一期封顶的楼盘售价不变,把第二期和第三期楼盘先后要涨价的消息发布出去,这一次的项目是我所有开发项目中利润率最高的一个。”

风君子端杯道:“我们在这里庆祝周土豪同志正式加入亿万富翁俱乐部,从现在开始周土豪转正了,以后就正式成为周扒皮同志了。”

周颂:“你怎么说的这么难听?”

风君子没有说话,但是常武开口了:“你们把房价抬的这么高,这不是在扒老百姓的皮吗?”

周颂似乎想辩解,说道:“我的房子在光州不算高价,你没有看这段时间报纸上的评论吗?经济学家和建设部的官员都认为目前中国房地产正处于发展周期,房价还不算高,未来恐怕有继续升值的空间,其实你们不能怪开发商,土地价格也不是由我们决定的。这一点宋教授最清楚了。”

宋教授没有回答,风君子接着说:“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豆腐好不好啃只有牙知道,房价高不高只有买房子的老百姓清楚,商人和官人说的都不算。我是前年买的房子,现在想想都后怕,要不是当时见机的早,现在恐怕我也承受不起。我虽然没你那么有钱,但也不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如果连我都承受不起,我想恐怕有大部分人更受不了了。”

常武也说道:“风君子受不了,我这个派出所长更受不了,就我那点工资,连供房都不够,就别提买房了。还好我有单位分的旧房子,我是不敢有换新房的打算了。”

风君子:“常武你那点工资是不够,我可不相信常所长是靠工资过活的人,你看看你抽的都是什么档次的烟。”

一直没有说话的宋教授插口:“风君子你嘴不要那么损,常所长为人已经很不错了,你的打击面不要太宽。我们刚才不是庆祝周颂正式跨入亿万富翁的行列吗,赶紧把酒喝了。”

众人举杯一饮而尽,这时候风君子终于找到机会问宋教授:“老宋在光州帮周颂选的那十八个墓穴怎么样?是不是风水不错的地方?”

宋教授似乎有点惊讶的问:“什么十八个墓穴?墓穴是选了,只选了一个。”

这回轮到风君子吃了一惊,问周颂和宋教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教授:“这不是你告诉周颂的吗,亡灵要入土为安,周颂把那十八具尸骨火化了,托我找了个公墓选了个墓穴合葬,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不关你老宋的事。”风君子转头对周颂正色道:“周扒皮你可真是周扒皮,这种事情也要偷工减料,我听说现在的动迁户拿了钱根本买不到原来的面积,现在我终于相信了,让你买十八墓穴,你就买了一个合葬。早知道这件事情不交待给你,我自己去办就好了,难道你就是想省这么几万块钱吗?”说着说着情绪有点激动,站了起来。

常武赶紧起身按住了风君子的肩膀,劝解他说:“风君子你不要这么激动,其实周颂做的已经不错了,要换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生意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几万块钱也是钱,你就不要怪他了。”

秦小雅责怪的看了周颂一眼,对风君子说:“这件事情确实是周颂不对,但是事已至此,风君子你就不要生气了。”

这时周颂也见机的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对风君子说:“风君子是我不对,我认错,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自罚三杯吧,你消消气。”

风君子虽然不痛快,但是也没有办法,众人面前也不好发作,只好酸酸的说:“亿万富翁之所以成为亿万富翁,做事情确实有自己的特色,我这样的人是永远比不上的,我不是生气,说实话我是有点担心。”

常武:“风君子你就不要搞那疑神疑鬼的一套了,来来来,大家喝酒。”

在众人的劝解中,气氛又缓和下来,风君子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周颂自然有周颂的道理,于是又心情平静下来。酒桌上又渐渐热闹起来,到最后大家喝的都很开心,尽欢而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