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23章、借尸还魂

风君子告诉周颂的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情是宋教授的“研究成果”,那就是翰林小区附近真出过一个翰林——明代的翰林院编修韩孙隆,第二件事情是他自己在翰林小区的发现,那就是翰林小区的某个地方确实埋藏着古物,这也说明工地里并非不可以挖出金元宝。

风君子说完之后看着周颂道:“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理解我的意思,地下可能埋着死人,也可能埋着元宝,是凶是吉只有一线之差,我告诉你这些事的目的倒不是希望你去工地里挖财宝,而是想你可以在这方面动动脑筋,你的翰林小区打的招牌好像就是文化社区的概念吧?”

周颂坐在那里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似乎想通了很多事情,口中喃喃道:“翰林小区——翰林先生——地下的宝藏——风水迷信。”然后抬头对风君子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实和我先前想的差不多,要不然我也不会找宋教授去请香港的大师了,只不过我没有想好具体怎么办,现在你提醒我了。”

然后两人又坐在那里商量了很久,似乎谈了很多具体的细节。最后风君子说:“宋教授认识香港的黄忌教授,这个黄忌不仅是个建筑师,而且是香港很有名的风水师,你可以请他去光州,宋教授最好也去。”

周颂:“怎么样把影响扩大出去?”

风君子:“这个好办,媒体很重要,首先要确定两个媒体,一个是当地的党报《光州日报》,另外一个是当地发行量最大的《光州都市报》,新闻标题我都给你想好了,一篇就是采访宋教授的《谈光州的居住民俗与文化名人》,另外一篇是采访黄大师的《现代人的居住环境选择》,这两篇采访重点都不要谈翰林小区发生的事情,但是采访的原因都要与翰林小区发生的事情有关。”

周颂问道:“这看起来像不像软广告?”

风君子:“有一点要非常注意,就是新闻报道千万不要直接提到翰林小区四个字,只说‘日前,我市某住宅小区工地内发掘出明代光州文化名人韩孙隆的功德碑,经专家考证,如何如何’,然后反其道行之,让宋教授去谈风水,让黄大师去谈居住环境。至于到底是哪个小区,小道消息传的比报纸快。”

周颂:“这一招到底行不行?如果有人指出这是个骗局怎么办?”

风君子笑了:“这是连环计,做一个局最高的境界是要想到你的对手会怎么办,而对手的反应正好在你的希望之中。就拿这件事情来说,如果有人想跟你捣乱,证明你做了个骗局,那么他只能再找专家去考证那块功德碑是假的,如果要考证那块功德碑是假的,他又必须先考证出来关于明代翰林的事情是真的。”

周颂:“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如果翰林小区真是以前翰林的居住地,这一点是真的话,我挖出来的功德碑是不是假的倒无所谓了,你的连环计确实让对手也没有办法,我还巴不得有人去调查历史帮我宣传。”

风君子又接着说:“其实你不必担心赵东山跟你作对,赵东山自己心里也有鬼,他卖给你一块埋着死人的地皮,只不过要你吃个哑巴亏,至于你挖出来什么别的东西他也不会声张其它的,你实际用的是和他一样的手段,但是是为了保护自己。”

周颂:“那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去找宋教授跟他商量我们的‘借尸还魂’计划,你陪我去好不好?”

风君子:“我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其实主意想出来了,具体办这些事你比我要高明多了,用不着我再跟着你掺和,宋教授还是你自己去找吧,还牵涉到邀请香港学者,最好把费用跟他直接算清楚,你们之间的交易我还是不在场的好。”

周颂确实是一个做事非常果断的人,当下决定去找宋教授商量,宋教授答应帮忙但是有一个条件——不考证“翰林功德碑”的真假,只谈历史记载以及文化习惯。他也邀请了香港的黄忌教授,并且约定了一个方便的时间去一起去光州,周颂要做的就是在黄、宋两位教授到达光州的时候必须恰好让一切发生。

三天之后,也就是周颂准备去光州的前一天,风君子又到周颂的办公室去找他,他到的时候秦小雅已经在了,说了很多到了那边要小心办事的话,其实秦小雅心里最担心的是光州正在流行的传染病,据说这种病已经确诊为非典型性肺炎,非常可怕,秦小雅不希望周颂这个时候去光州。

但是周颂去意已决,秦小雅也没有办法再劝他,最后说:“我听说光州那边人们都在抢购板兰根和白醋,市场上已经买不到了。白醋在飞机上没法带,我给你准备好了一箱板兰根,这次你一起带过去。”

周颂:“我带那么多板兰根干什么,难道你要我当倒爷赚笔小钱吗,我周颂可不是做这种生意的人。”

风君子:“谁叫你拿去卖了,周大老板当然不是干这个的,小雅的意思是既然板兰根据说能够预防传染病,你就多带些过去给工地上的工人,不是说现在买不到了吗。”

秦小雅:“是啊,如果工地上有工人得病的话对你也不是好事。”

周颂这才明白秦小雅的意思,虽然觉得秦小雅有点多余,但是看风君子也赞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风君子见没什么别的事情就告辞出门,谁知道刚走出门口,脚下就突然一软,几乎一下子单膝跪在地上,周颂和秦小雅都吓了一跳,连忙过去将他扶起来,问他这是怎么了。

风君子似乎出了一身冷汗,用手握着左脚背对周颂说:“我前几天总觉得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想起来,刚才我出门的时候左脚背突然一阵剧疼,一下子想起来是什么事了。”

周颂和秦小雅都不知道风君子在光州左脚受伤的经过,连忙问到底是什么事情。风君子脸色沉重的对周颂说:“周颂你这次去光州,我还要求你做一件事情,你必须答应我。”

周颂:“什么事情你说。”

风君子:“上次你工地挖出来的十八具尸骨后来怎么处理了?”

周颂:“这段时间太忙,还没有顾得上处理,现在还放在工地的一个不用的工棚里面,准备这几天就送去火化,然后把骨灰找个地方埋了或撒了。”

风君子:“还好,还来得及,周颂你千万不要随便处理,惊动亡灵是赵东山的事情,但是对亡灵尊不尊敬就是你的事情了。找个公墓,把他们葬了,我知道光州那边公墓的价格,普通一点的地方,十八个墓穴一起买,每个墓穴价格也就是三千块钱左右,地方你可以让宋教授帮你选一下,你如果不愿意出钱的话,我出。”

秦小雅:“这钱怎么可以你出?当然是周颂出,周颂不出我出。”

周颂:“好了好了,伪君子你就不要拿话挤兑我了,我还不至于这么小气,照你的意思办就是了。”

风君子:“周颂别当我是开玩笑,这件事你一定要认真办。我不管开发商怎么对待动迁户,也不管这些动迁户是死人是活人,但是这一次关系很大,既然你要搞借尸还魂计划,就不能只给有地位的死人立碑,而把那些没有地位的死人都弃之荒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