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20章、有毒的草席

地点还是滨海明珠大酒店,连包间也是昨天那个包间,连风君子都奇怪周颂为什么变的这么大方起来,就是为了请一个不相关的女人吃顿饭?风君子坐在那里心生感慨,似乎这个社会上有大部分事情都是在酒桌上发生的,白天的工作时间只是一种铺垫和掩护,自己能够记起来的大部分重要事情似乎都与某个饭局有关。他不由的又想起了宋教授有一篇《酒席与中国古代官场文化》的所谓论文。

秦无衣说她最怕喝醉了,风君子确实也有这个想法,想让她多喝几杯。风君子酒量尚可,而且他知道周颂的酒量比他好的多,他们两个人联手想让一个小女子多喝几杯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可是三杯下肚之后,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发现如果论酒量,他和周颂加起来恐怕也不是秦无衣的对手。

虽然秦无衣做出一副娇滴滴不胜酒力的样子,半推半就的喝了几杯就开始说自己有点多了,但是风君子注意观察她端杯、送杯的姿势,酒入口、入喉时细微的表情,却发现这个女人在酒场上绝对不是一般的战士。除非是从来没有喝过酒的人,否则对酒都有自己的感受,对自己的酒量恐怕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久而久之通过一个人在喝酒时流露出来的动作与表情细节也能大概知道一二,风君子甚至能看出来什么样的人可以在多长时间内醉倒。可是现在风君子知道自己今天恐怕看不到秦无衣醉倒的样子。

风君子放弃了让秦无衣多喝几杯再说正事的想法,问道:“秦小姐真是神通广大,你怎么知道宋教授住在我家?”

“想知道吗?可惜这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们。”秦无衣的回答使用了女人最擅长的一招——耍赖,对这一招风君子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时候周颂也感到好奇,也问秦无衣:“秦小姐找宋教授有什么事,公事还是私事?”在提到“私事”这两个字的时候,周颂明显加重了语气。

风君子不禁有点担心,虽然他听宋教授说过“狐狸精”的事,但那毕竟是宋教授的隐私,也没有告诉周颂。他怕这个女人不知轻重的将她和宋教授之间的风流韵事讲出来,搞得日后尴尬。但是秦无衣的回答却让他放心多了。

秦无衣一本正经的说:“是公事,我是受建江招商办和建江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来请宋教授的。一是请宋教授担任建江文化公司的独立董事,二是希望他能够修改一下上次他来建江考察时,对建江一个市政项目的专家调研意见。”

这下子轮到风君子感到意外了,他可不知道这么多内情,连忙问:“建江对宋教授就那么看重,建江文化是上市公司我知道,这个独立董事为什么非要请宋教授来当?还有你们市搞什么项目,宋教授的意见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无衣叹气道:“也许宋教授自己认为没什么关系,可是省里面的主管领导可不这么认为,认为这么大的项目投资需要专家论证,而且点名要听宋教授的意见,而且也暗示希望宋教授能够参与。现在这个项目就是由招商办和市属企业建江文化公司牵头搞的,能把宋教授直接拉进来不就一切都好办了。”

“为什么省里的主管领导要点宋教授的名字?”周颂也觉得奇怪了。

“宋教授很重要嘛,他不仅是民俗文化权威专家,而且他的大舅子就是省里分管领导再上面的领导。”秦无衣的解释很干脆。

周颂用一种责怪的眼光看了风君子一眼,似乎在问风君子为什么没有把宋教授的这个背景跟他介绍。风君子苦笑,他知道宋教授的这个背景,但是这也是宋教授的一个心病。早年宋教授和夫人闹矛盾的时候,两口子伴嘴宋夫人总要提到“你看我哥如何如何,而你现在又如何如何”之类的话茬,这恐怕是宋教授最不愿意听的了。夫人说他当然没有办法,可是在外面的场合宋教授其实最不愿意别人提到他那位有权有势的大舅子。这是宋教授的家事,风君子也不想当着秦无衣的面对周颂说,所以对周颂的眼光就装作没看见。

周颂显然又接着在问他更感兴趣的问题:“请问秦小姐你说的这个项目是什么项目,不知道像我这样的小本生意有没有机会凑凑热闹?”

秦无衣:“主体项目是要在我市的世界文化遗址的旁边,建设一个亚洲最大的世界文化公园,发挥自然风光、人文景观、历史遗迹的优势,带动旅游、商贸、投资的发展。”秦无衣这段话大概是平时说熟了,讲起来跟念书一样。

“亚洲最大,好大的口气,同样的项目别的地方也在搞,到底谁才是最大的?”周颂问道。

风君子替秦无衣回答:“我们的口号是不要最佳、只要最大!”秦无衣瞪了风君子一眼。

周颂接着问:“那么配套项目呢?”

秦无衣:“配套项目还包括商务中心、五星级酒店、高尔夫球场。”

周颂:“现在的项目进行到哪一步?”

秦无衣:“刚刚开始,现在进行到土地规划阶段。”

风君子又说话了:“什么土地规划,是不是把庄稼地用红笔划圈变成了城建用地。周土豪你赶紧和秦小姐套套近乎,说不定你发财的机会又来了。这个项目最后我不知道怎么样,这片土地现在肯定是要升值的。”

秦无衣:“风老师你叫他周土豪?”

周颂:“这是开玩笑,我也叫他伪君子,你们这个项目计划投资多少?”

秦无衣:“初步概算三十亿左右,市财政出一部分做配套设施,建江文化用上市募集资金投入一部分,银行贷款解决一部分,现在我们正在做招商引资工作,希望解决剩下的一部分。”

风君子又问:“市财政的钱哪里出,建江市好像很有钱嘛?”

秦无衣:“市财政可以通过出让土地先筹集一部分资金,我们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在引入投资人。而且我们市经济还可以,市财政还是有钱的。”

风君子:“我知道你们市是一个出口创汇大市,主要是对日本,我现在夏天睡的草席好像也是你们市生产的。”

秦无衣有点得意的说:“你说的是蔺草席,那可是我们市的主要经济支柱之一,这几年才发展起来的,说起来这也是我们招商办的重要工作成果。你知道吗,我们建江的蔺草席在东南亚特别是在日本市场上占有率是第一的。”

周颂也有点感兴趣了,插口问:“不就是草席吗?有多大的市场。”

秦无衣:“周先生不了解情况,席子是日本、韩国一带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他们很多榻榻米、坐垫都是用的蔺草席,市场不小啊。”

风君子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招来的这些投资商大多也是日本人吧?”

秦无衣:“是啊我们在土地、税收、用工等方面都有很多优惠政策,所以才把他们引来了。”

风君子冷笑说:“就算你们不优惠,这些鬼子也不会在国内生产,我不知道你们是招商引资还是引狼入室。”

周颂不解的问:“伪君子此话怎讲?”

风君子:“席子在日本传统风俗中很重要,如果宋教授身在日本,弄不好也会搞出个席文化专题来。可惜的是,席子虽然好,却是有毒的。”

周颂:“有毒的席子你还睡?”

风君子:“人用的席子当然没有毒,可是蔺草席在加工过程中却有毒害,有非常多有毒的粉尘,对于工人来说从事这个工作简直就等于慢性自杀,所以生产环节的环境控制成本以及雇工成本、赔偿成本非常高。在日本的法律环境下恐怕生产不起。当地工人有得矽肺这种病的,秦小姐不会不知道吧?”

秦无衣似乎被风君子说的有点尴尬:“确实有这么回事,我们市政府也非常重视,定期组织工人体检,确实也发现了一些工人有肺部病变,也及时采取了治疗措施,以前我们市组织了一次蔺草加工企业安全生产大检查,发现有百分之八的工人不再适合从事这个工作,我们也及时做了相应的安排。”

周颂:“百分之八?这个数字可不小啊!”

风君子:“百分之八?可是有人告诉我,工人在建江那些生产企业的环境下有肺部病变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而且这个人还到当地的企业去实地考察过,他说有些人即使现在检查没有问题,将来肺部功能也必然会受影响。不过这些都是外地招来的农民工,将来的事情恐怕不归你们建江市管了。”

秦无衣:“什么人告诉你的?你干嘛要相信这种人的话。”

风君子:“不是别的什么人,就是宋教授,好像秦小姐是不是也陪过宋教授去参观建江当地的经济支柱产业,宋教授可考察的很仔细。不知道你现在明不明白为什么宋教授不太愿意参加你们建江的项目,这叫恨鸟及乌。”

秦无衣没想到风君子会提到宋教授,一时之间没有话说,周颂见谈话的气氛有点紧张,赶紧打圆场:“这些事情也不能怪秦小姐,她也不过是个跑腿的,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风君子提到宋教授,这才想到要赶紧想办法通知宋教授“狐狸精”找上门来了,借口要上洗手间,出门联系宋教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