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17章、人魔卫伯兮

当天晚上,滨海海上明珠大酒店,周颂特意订了一个靠海的包间,为宋教授和风君子“洗尘”,在座的还有秦小雅。风君子和周颂相交已久,本来很随便,但是觉得今天晚上周颂请客的规格似乎有点高了。

开场白自然是由周颂来说,说了不少诸如感谢之类的客套话,风君子也没有仔细听,反正是冲宋教授说的。酒过三旬之后,宋教授终于将谈话切入了正题,直截了当的问秦小雅:

“秦小姐,我听风君子说了你最近遇到的事情,我觉得他和周颂的分析都非常有道理。但是这件事情还是有奇怪的地方,我觉得这不是单纯的商场欺诈,似乎是特别设计好了针对你这个人。”

“宋教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妨直接说。”秦小雅有点担心的问,风君子与周颂也随声附和。

“比如说你曾经得罪过什么特别的人?或者有什么人对你有特别的兴趣?在商场上有什么特别的竞争对手?还有就是最近有什么人一直在纠缠你?看得出来,秦小姐很有魅力,不要怪我多心说这些。”

听了宋教授的话,风君子也觉得老宋似乎有点多心了,正要替小雅解释两句,但是抬头看秦小雅神色有异,似乎碰到了什么比较为难的事情,欲言又止。看来宋教授说中了秦小雅的心事,风君子也不禁一惊,随即改口说道:“小雅,宋教授也是朋友,这里没有别人,如果你真遇到什么事情不妨说说,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

秦小雅叹了一口气,有点不太情愿的说:“确实有一个人一直缠着我,本来我不想说,现在想起来很可能就是他在设计我。”

“什么人?”风君子着急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

“这个人叫卫伯兮,也是本市人,你们可能听说过。”

“卫伯兮!”风君子和宋教授都吃了一惊,这个人他们都知道,不仅知道而且都见过,卫伯兮可是滨海的名人,卫达工程公司的老板。卫伯兮年纪不大,相貌堂堂,曾结过婚,现已离异,有一子,据说其资产规模也算得上是滨海首富之一,而且也是滨海市的政协委员,这些情况包括周颂在内大家都知道。

一听是这个人,风君子就感到头大,看了宋教授一眼,他和宋教授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赵东山,因为卫伯兮在滨海的地位就如同赵东山在光州,按照宋教授的说法,那也是属于人魔级别的。而且卫伯兮和赵东山也有生意上的合作关系,好像还都是某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没想到招惹了这样一个人,而且又牵涉到赵东山。

风君子现在对卫伯兮与赵东山的关系不感兴趣,他只关心卫伯兮与秦小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知道这种事情不能急着追问,只能让小雅自己慢慢说,只好尽量柔和的对小雅说:“卫伯兮到底是怎么缠着你的,如果方便的话就告诉我们。”

“其实我也是一年多以前参加商委组织的联谊会的时候认识他的,当时他就坐在我同一桌上,这个人看上去没有听说的那么讨厌,随便聊了几句。后来他约了我参加了几次活动和宴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有什么生意要谈就去了,后来发现他只不过是在献殷勤而已,但是我对他的想法实在不感兴趣,只是尽量敷衍敷衍,后来干脆就不和这个人见面了。”

风君子多少有点明白了,也知道秦小雅口中“他的想法”是什么意思,卫伯兮这个人对女人是很有想法的,秦小雅确实是符合他品味的那种女人,至于他和秦小雅开了什么条件而秦小雅怎么拒绝的,在这样的场合倒不好多问了。

风君子再转念一想,也不禁感叹,他本以为自己和秦小雅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但是这件事情自己却一点也不知情,看样子是小雅有意没有告诉他。女人毕竟是女人,女人的心思有时候确实很难猜透,被像卫伯兮这样一个人追求或者是纠缠对于某些女人来说有时候也未必不是一种荣耀,只是不知道小雅心里怎么想的,照说小雅不应该是这样的人,这件事情不知道周颂知不知道。想到这里风君子抬头看了看周颂,却感到十分意外。

风君子研究过相术,还给宋教授看过相,这些当然都是游戏而已,然而查相知人虽然不可信,但是对查言观色他还是很有体会的。他发现周颂的神色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诧异,反应并不强烈,看来周颂早就知道这件事情。风君子心下疑惑:难道小雅没有告诉我,却告诉了周颂?想到这里不禁情绪低落。

不知道是不是秦小雅看出了风君子的情绪,特意对风君子解释道:“这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和周颂,是因为我不想提这个人,他对我有什么想法我不感兴趣,我现在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也不想你们因为这种事为我操心。”

听秦小雅这么说,风君子心里的疑问就更多了,如果秦小雅没有告诉周颂,那么周颂是怎么知道的?要么是秦小雅撒谎,要么是自己猜错了,看来还是自己多心了吧,涉及到男女之间微妙的感情,自己置身其中看得也不是很清楚。想到这里他还是想试一试周颂。

风君子突然转头对周颂说:“周颂,你什么时候也得罪过卫伯兮?”

周颂被风君子突如其来的发问问的一呆,不加思索的回答:“没有啊,如果说得罪的话就是赵东山的那块地了,实际上我是从卫伯兮手里争过来的,现在看来也不算得罪,这显然是个圈套嘛,后来的事情你和宋教授都清楚了。”

听周颂这么说风君子心下稍感释然,觉得自己似乎想通了一些事情,这时候一直没有做声的宋教授又说话了:“赵东山和卫伯兮之间的关系不错,那么周颂在光州的事情有没有可能与卫伯兮有关呢?”

风君子思索道:“我是不是有点太大意了,有很多事情没有注意到,我在光州挖坟地的时候忽略了一个细节,那就是那些死人有骨无棺,而且墓葬上的浮土上紧下松,实际上我是壮着胆子看了几具尸骨判断墓葬有可能是民国时期的,但是在这方面我仍然是个外行,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动过手脚。”

宋教授接着说:“这种可能性也许有,当时找一个考古专家看一看就好了,风君子你胆子太小根本就没敢仔细看,不过现在已经没法确定了,现场已经破坏了。”

周颂:“如果真是赵东山做的手脚,对他有什么好处?这些死人又是从哪里来的?”

宋教授:“反正他的士林小区土建已经完成了,这么做对他也没什么坏处,至于尸骨,历史上在民国时期光州城郊曾经有过多次非常惨烈的战役,据说伏尸遍野,地下挖出来没有棺木的死人也是很正常的,说不定就是赵东山的士林小区挖出来的,或者根本就没有人做过手脚。”

秦小雅这时候说话了:“你们不要谈死人好不好,我听着好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