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16章、请把心魔给我

当天下午,在秦小雅的办公室里,风君子、周颂、秦小雅、宋教授等人正在听货仓守夜人讲述昨天晚上又发生的一件奇怪的事。这件事情的过程上午风君子在周颂的电话里已经大概知道了。

守夜人老张是个五十多岁的下岗工人,下岗后经人介绍在秦小雅这里找了一份看仓库的活,下面这段话就是老张的描述:

“昨天晚上,我已经快睡着了,突然听见仓库里有动静,我以为有小偷来了,就悄悄爬起来去看。仓库的门是锁上的,但是那种锁里外都可以锁,我以为小偷进去之后从里面把门锁上了,于是用钥匙轻轻把门打开,开了一条缝悄悄往里看。

一看不要紧,把我吓了一跳,我只看见两条人影,一条人影全身雪白,一条人影全身漆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像偷东西的样子,我本来跑回去想拿电话报警,后来又想是不是自己眼睛花了,再回去一看又什么都没有了。

今天天亮后我才敢进仓库,却发现什么都没丢,但是有一个箱子打开了,就是装皮鞋的箱子。秦总,你不要怪我胆小没有进去抓小偷,我当时确实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害怕。”

秦小雅的脸色越来越白,不由自主的紧紧抓住身边周颂的一条胳膊,周颂的脸色也很不好看。风君子看在眼里叹了一口气,对老张说:“老张你不要害怕,你仔细看看宋教授,昨天晚上你看见的那个黑影穿的就是宋教授现在这套衣服吗?”

老张闻言似乎一震,用一种不解的眼光看了看风君子,又转头盯着宋教授看了半天。风君子不等老张回答,径自站了起来,走到老张面前,非常平静的说:“老张你再仔细看看我,你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个白影穿的就是我穿的这套衣服吗?”

风君子今天穿了一套非常奇怪的衣服,白色的运动鞋,白色的休闲裤,白色的夹克,里面是白色的针织衫,身上还披了一件白色的长风衣。秦小雅也觉得很奇怪,她从来没看见风君子这么穿衣服,连忙问风君子:“风君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君子从兜里掏出了仓库钥匙放在桌面上,没有回答秦小雅的问话,而是接着对老张说:“老张你也太不负责了,仓库的灯坏了你也不修一修,我和宋教授昨天晚上去看的时候黑乎乎的什么也没看清,然后听见门口有响动,出门看却没人,把我们吓了一跳,原来是你在外面。”

在座的人只有宋教授知道风君子在睁眼说瞎话,因为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谁也没去过货仓,这正是风君子上午要让他穿黑衣服来的目的。但是周颂和秦小雅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听得又惊又疑,秦小雅又问风君子:“你和宋教授昨天晚上去货仓干什么?”

风君子:“不去货仓我干嘛着急问你要钥匙,是宋教授听说前几天货仓发生的怪事想去看看,我忘了告诉你宋教授也是一位阴阳大师呢。我们还打开了几个箱子摸黑研究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我看是老张老糊涂了。”风君子一边说话一边暗地里仔细观察老张的脸色。

老张的脸色似乎比他刚才紧张多了,开口问风君子:“风先生和宋教授昨天去货仓了,为什么不和我打声招呼,我还以为又闹小偷了呢。”

风君子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宋教授突然说话了:“怎么没和你打招呼,我们走过值班室的时候看见你正在听另外一个人说话,小风招呼你你就像听不见,所以我们就自己进去了。”

老张似乎脸色变了,结结巴巴的问:“谁在对我说话,风先生你看清楚了吗?”

风君子也奇怪,宋教授怎么突然编出来这么一段话,但他随即就想明白了,接着宋教授的话茬往下说:“我也看到你好像在听什么人说话,但我没看见那个人,大概是因为我没怎么注意吧,还是宋教授眼睛比较尖。”风君子说到“眼睛比较尖”这五个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

老张的额头上似乎有细汗冒了出来。紧接着又说:“秦总,没事儿了吧,没事我先回去了。”秦小雅见事情是一场虚惊,就让老张回去了。

老张走了之后周颂说话了:“我和小雅都是第一次与宋教授见面,非常感谢宋教授到光州帮我的忙,今天晚上我做东,大家一起聚一聚,算是给你们两位接风吧。”宋教授本来还想问秦小雅一些事情,听周颂这么说,也就没有着急。

风君子和宋教授从小雅那里出来,刚走到街边,风君子突然站住转身问宋教授:“你怎么那么肯定那个老张有问题?”

宋教授笑了:“你在光州告诉我的,心里有鬼的人才会看见鬼,你叫我和你一起冒充黑白鬼去安慰秦小雅,你就不怕秦小雅没事了,你自己却惹上麻烦,你难道不知道如果老张说的是真的,你是把鬼怪的事揽到自己身上了?”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对鬼神的惊惧只是一种心魔,我宁愿把这个心魔留给自己,也不愿意小雅夜里睡不好觉。”

宋教授似笑非笑的说:“你对小雅真是没有话说,不过可惜只是郎有情,妾却未必有意,你没看见秦小雅和周颂之间有点什么吗?如果你真对秦小雅有意思的话,恐怕要想想办法了。”

风君子不想和宋教授谈这个问题,转而问道:“你吓唬老张干什么,老张恐怕知道我们俩在撒谎,他也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

宋教授故作高深的说道:“你有讲鬼故事的经验吗,一群人聚在一起讲故事,讲到最后往往把自己吓得够呛,谁讲的故事最恐怖,谁自己心里最害怕,虽然明知道是假的。老张就是那个讲鬼故事的人,心里有鬼的人心也会虚,人是不可能看见鬼的,真正可怕的是那种又惊又疑的感觉。你既然能让秦小雅把心魔给你,我也想试试把心魔还给老张,这招心魔转移大法是跟你学的。”

风君子:“可惜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谁在秦小雅的背后搞鬼,否则可以试一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宋教授:“对方恐怕不像老张那么好对付,我真不应该跟你搅这趟混水,不过还是蛮有意思的,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问问秦小雅的情况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