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10章、魅影心魔

风君子在光州的时候虽然碰上了人魔,但并没有真正的碰见什么鬼怪,但是远在滨海的秦小雅却不是这样,确切的说秦小雅那边闹鬼了。

也就是风君子去了光州后的第二天,秦小雅鞋店里的售货员有意无意的听到买鞋的顾客说的最近滨海市街头巷尾的一个传闻,因为传闻很离奇,所以大家也互相转述开来,秦小雅也听见了。

本来这件事也不能完全算传闻,讲的是最近发生的一起凶杀案,而这起凶杀案报纸上也报道过,大致的情况是有一名男子半夜从桑拿中心走出后不久,在一条僻静的横巷被人劫杀。在如今的治安环境下,类似的事情时有发生,并没有太多离奇之处。

但是传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说是这名男子从桑拿中心走出去的时候,另一个穿黑衣的顾客紧跟着也结账走了出去,紧贴在他的背后,但是被害者似乎根本看不到后面有人跟着。

后来据桑拿中心一位搓澡工回忆,印象中那天晚上在午夜时分似乎真来过一位很奇怪的顾客,具体哪里奇怪他也说不清,他从下午两点开始到半夜搓了十几个小时的澡,已经睡眼朦胧、又困又累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是当天他的最后一名顾客。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之后,他突然想起来这个人哪里不对劲,不对劲的地方是两只脚,人都有两只脚,一左一右,但是他朦朦胧胧的记得,这个人的两只脚似乎都是左脚!

这种街头巷尾的传闻不知道出自何处,人们大多也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但听在秦小雅的耳朵里无异于平地惊雷,击在她的心病上,她最大的心病当然就是那五千双都是左脚的皮鞋。她几乎想立即拿起电话找风君子,但是随即又想起风君子不在滨海,而且用这种无聊的传闻去打扰人家显得自己似乎也过于荒诞了。于是自己安慰自己不必多心。

但是接下来的事秦小雅想不多心也不行了,她接到了货仓打更人的电话。小雅服装城在商业街,但是秦小雅更重要的生意是向北方做批发,批发货仓在市郊,那五千双皮鞋也在那里。打更人在电话里告诉她昨天晚上货仓似乎有小偷进去过,但是却没丢什么东西。

秦小雅很奇怪的问:“那你怎么知道有人进去过?”

打更人:“我早上起来发现了一串脚印,是从货仓里走出来的,但货仓的门是锁上的,昨天晚上也没有人来过。”

秦小雅:“什么样的脚印?”

打更人:“真奇怪,好像都是一只脚的,这个人好像把鞋穿错了,脚印都是左脚的。”

秦小雅放下电话,心脏一阵狂跳。她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向鬼怪的地方想,但是实在忍不住有一种害怕的感觉,于是决定去找周颂,这时候她心里只想找一个可靠的人来帮她面对这件事情。

在周颂的办公室里,周颂好不容易听完秦小雅前言不搭后语的说完这两件怪事之后,他尽量没有表现出诧异的神色,而是以一种很平静的语气安慰秦小雅:“小雅,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世界上哪有那些怪事。我看这不是什么怪事,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你要找的五千双右脚皮鞋很快就会有下落了。”

秦小雅:“我也觉得这两件事有联系,但是我现在心里很乱。”

周颂:“很显然是有人做了手脚,想弄一串脚印出来还不容易,而且那个故事显然是编的,如果我猜的没错是不是有人特意跑到你的鞋店里去说的?我怎么没有听说?”

秦小雅:“确实是这样。”

周颂:“编故事的人和做手脚的人显然是知道你有五千双左脚皮鞋,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你店里的几个员工恐怕就只有卖你皮鞋的人了,对方已经找上门来了。”

秦小雅听完周颂的解释,觉得很有道理,当即心下稍安,但是仍然很不放心,对周颂说:“我现在都不敢一个人回家了,晚上一个人实在有点害怕。”

周颂闻言心里一阵冲动,傻子才听不懂秦小雅的言外之意,心想女人毕竟是女人,就算想通了事情是怎么回事,不害怕也是不可能的。秦小雅显然是想求周颂陪她,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女人毕竟脸皮薄。

周颂温柔的对秦小雅说:“小雅你不要害怕,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之后就去找你,如果你一个人不安心的话,我可以陪你。”周颂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风君子。

小雅遇上了这种事,风君子不在,对他周颂不知道是好事是坏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