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第6章、民俗学家宋教授

风君子办完了秦小雅的事,天色还早,他也没有心情去工作,想找个地方呆会儿或者找人聊聊,忽然心念一动,想到了宋教授。宋教授大名宋召南,是财经大学的教授,但是不是教财经的,他是社科系的教授。

在经商大潮刚刚涌起的时候,最先受到冲击的高校可以说就是财经大学了。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大学精英们想的是学以致用,亲自去下海建功,可惜大多非常不成功,不过精英毕竟是精英,后来他们的策略变了。门道小一点的,纷纷开始在社会上举办各种各样的考证考级培训班,门道大一点的加入了政府或大型企业的智囊团,知识就是金钱的力量这才开始体现出来,大部分人已经提前进入小康。

但是宋召南刚开始的时候却是个例外,在市场经济中财经大学的社科系的地位显得有点尴尬,研究马列的宋召南并没有多少生财之道,为此没少挨夫人的白眼。宋召南感慨命运不济,开始关注玄学,因此而认识了风君子。

风君子曾经给宋召南看过相,连蒙带唬的安慰他:“你这个人四十之前多有沉浮,四十之后方可功成名就,现在不必担忧,早晚有春风得意的一天。”

没想到还真给风君子蒙对了,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社会风气似乎有了微妙的转变,各地领导一夜之间都有了经营城市的理念。各种各样以政府名义举行的国际文化活动突然多了起来,打着民俗文化的旗号开发所谓的旅游产业和招商引资成了一种时髦。宋召南的学术地位又显得重要起来,他的专业不再是革命理论,而是传统文化与民俗,不仅副教授扶正,而且还频繁的出入各地官方举行的各种节日与庆典活动当中,成为了重要的专家嘉宾。他现在不是当初受夫人气的那个宋召南,而是著名的民俗学家宋教授。

宋教授今天正好没课,也没参加什么活动,在家闲坐,也很乐意风君子找上门来聊天。风君子上门当然不是闲聊,是有问题来请教宋教授的,虽然他对宋召南那套跟中国人说外国、和外国人说中国的把戏看不惯,但是也知道宋教授确实有比自己有学问。

宋教授听完了风君子的诉说,对这两天来风君子遇到的事情也很感兴趣,用一种学者的口吻对风君子说:“首先谈谈那五千双左脚皮鞋的事情,那样的事情我印象中似乎听说过。”

风君子:“什么?你听说过同样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教授:“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讲。这好像是一个财经课堂上的案例分析,关于合理避税的,哪个国家发生的事情记不清楚了,总之情况是这样的:

某国的关税很高,特别是对于高档成衣的关税非常高。有人想进口一批高档的皮手套,但是却想避过关税,就想了一个办法。他首先通过海关进口了一批手套,但是包装里都是左手的。剩下的右手也分别做好包装从国外直接发到海关,但却没有去提货。”

风君子一听大感兴趣,他忙问:“后来呢?”

宋教授不紧不慢的说:“货物在海关仓库超过一定的时间,按照当地规定就按无主货物处理,处理的方式是公开拍卖。有谁会买只有右手的手套呢,所以处理的价格非常低,最后自然是这个进口商自己买回去,买的价格比原来应交的关税低多了,事情的前后过程大概就是这样。”

风君子感叹道:“看样子骗子都是有师承的,有可能就是受了这个案例的启发想到这一招,虽然做法不一样,却有异曲同工之处。”

宋教授淡淡的说:“这两件事情不一样,这五千双左脚皮鞋显然是一个有针对的圈套,你最好去问问你那个朋友秦小雅,是否有什么特别的人想对付她,碰上怪事总是有原因的。”

风君子:“你这么说到提醒我了,我会提醒小雅的。”

宋教授:“小雅?你叫的好亲热呀,你们俩什么关系,风流君子?”

风君子干咳一声,避开了这个话题,接着问宋教授:“周颂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宋教授还是不紧不慢的说:“虽然可能性有很多种,但是只有一种可能性最大。那就是曾经有人发现过这块地是坟地,所以当地政府很难处理,而那个赵东山正是利用了这个机会,同时买下这块坟地和另外一块地皮。这也是一个讨价还价的交换条件,虽然这两块地看上去是同时买的,实际上这块坟地是个人情,恐怕是买一送一。”

风君子接着说:“不是买一送一也差不多,这两块地加起来平均价格肯定不会太高,但是真正值钱的却是赵东山开发士林小区那块地。”

宋教授又接着补充:“赵东山还耍了个连环计,寻找不明底细的外地开发商合作,借机用这块坟地做交换,他的士林小区土建费用也省了,让周颂白白给他盖房子,真是个空手套白狼的高手。”

宋教授说到这里突然问风君子:“就算不是周颂上当,赵东山也会找别人上钩的,但是听你的意思,你好像劝周颂坚持把这个项目做下去,其实按照现在这种情况,周颂趁着手里还有几千万卷款走人好像更可行?”

风君子今天不知道已经是第几回叹气了:“如果周颂能把项目做完但最后销售失败,倒霉的只是他一个人,但是如果现在他跑了,倒霉的却是太多无辜的人。我劝他这么做不是出于狗朋狐友的角度,而是社会道义的角度。”

宋教授冷冷的说:“社会道义,现在的社会凭你一个风君子能维护道义吗?该倒霉的是赵东山,真是奇怪,周颂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风君子:“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周颂,但是周颂说赵东山这个人他绝对惹不起,而且从法律角度也拿他没办法。”

宋教授口气有所缓和,说道:“世界上的事情总有因果,赵东山设计骗人,但是似乎不应该拿死人做扣,惊动亡灵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也许你的建议是对的,先不谈鬼神作怪,只要尽了人事就好。”

风君子:“唉!我现在想的也不过是尽人事,你能不能帮我借一把洛阳铲,口径小一点的,我明天就要。”

宋教授此时才露出奇怪的神色:“你要洛阳铲干什么,是要去考古还是盗墓?”

风君子:“二者有区别吗?总之你帮我借就行了,这东西这里买不到,只有你能帮我弄到了。”宋教授似乎明白了,点头答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