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 神欺鬼骗
引言

1997年春,5月,杭州灵隐寺,游人如织、香烟缭绕。这里原本是西湖湖畔一个幽静的山谷,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是出家人修行的好地方,可是当旅游业成为此地重要经济支柱以后,山间路上熙熙攘攘的不是高僧大德,而是慕名而来的俗人,或游山玩水、或求名求利。风君子正是这些俗人中的一个。

时间是下午两、三点钟,正是游人最多的时候。风君子在拥挤的人群中刚走到山门口,就被一群拿着香烛的小贩围住了。“老板,请一柱香吧,灵隐寺的菩萨很灵的,求保佑是不能空手的。”

风君子喜欢研究玄学,却不是佛教徒,本来并没有打算拜佛,只是对传说中济公修行的地方有点好奇。也许是受了周围气氛的感染,也许是为了尽快摆脱这些小贩的纠缠,风君子还是花二十块了一份香烛,缓步走进灵隐寺。

像灵隐寺这样的古迹是不允许普通的香客在殿内点香烛的,殿外的庭院中左右各摆了几个大香炉供游人烧香用。香和烛是在不同的香炉中供奉的,烧香的香炉有点像电视剧中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点燃的香就插在了香炉肚子里的香灰上,而插蜡烛的香炉像一个小亭子,亭子里有一排铁架子做的烛台,上面有四角飞檐的顶盖。

风君子虽然供奉了香烛,却并不诚心拜佛。一路走来只是草草的将香烛点燃插好了事,很多信徒在供奉完香烛后都很自然的挤在各个大殿门口排队等待磕头,风君子也挤在里面排队凑热闹。当轮到风君子的时候风君子只是走到团蒲前面抬着头看着佛像鞠个躬,脸上甚至还带着满不在乎的微笑。

当时风君子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错,后来他的朋友宋教授教训他:“哪有你这样贼头贼脑去拜佛的,要么你就彻底做一个游客,要么你就按照佛教的仪轨好好的烧香拜佛,这不是信仰不信仰的问题,而是尊重不尊重的问题。”

可惜当时风君子并不明白这个道理,从最后的药师佛大殿走出来,风君子随手将最后的香烛点燃供上,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候他心里在想:“这些趴在地方磕头的信徒们有点可笑,如果磕头解决问题的话,世上岂不是没有烦恼了,反正我就没有……”

风君子的心念刚及此,耳轮中只听见“当”的一声,就像寺庙里的大钟在自己的脑门正中敲响,回音响彻整个脑海,眼前一花,刹那间什么都看不见,只觉得金光乱闪,过了许久才清醒过来。

如果当时有人正站在旁边会看见一件很离奇情:有一个人供完香烛转身向山门外的方向走,好端端的突然就停下了,整个身体就像被空气中的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当然这不是因为什么神迹,而是这个人的前额正中正好撞在香炉飞檐的一个角上,而且撞的相当沉重,整个金属香炉都发出了“当”的一声鸣响,与此同时,这个人的身形突然停住,有一件东西却从他的面前“嗖”的飞了出去,落在五米远之外的青石板上。

飞出去的东西是风君子戴的眼镜。风君子似乎被撞懵了,许久才缓过神来。他这才知道自己的脑门撞上了香炉飞檐,不过心里却更迷惑了,刚才自己走的位置应该不会撞上的,但是这个香炉角檐似乎突然长出来一节正好迎在他的脑门上。他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刚刚自己正要想到的两个字“磕头”,不禁一惊。

风君子本来也怀疑这只是巧合而已,但是后来又有两件事情让他的怀疑不得不动摇了。一是他的脑门撞在金属上非常重,按照常理不长出一个小脑袋才怪,但奇怪的是没有丝毫伤痕,连淤青都没有,就像没事儿一样;二是他的眼镜飞出了五米远落在坚硬的石板地上,却没有碎,不仅没有碎连一点轻微的划痕都没有。这些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偏偏事实如此。

风君子回头看看佛殿,这才反应过来,转身再去补磕几个头是不必了,刚才这一下已经够重的了,不知道这是佛的告诫还是菩萨的幽默。风君子从此以后记住了一个道理:有些事情你可以不信,但不可不敬,佛魔鬼神你可以不必在意,但绝不可欺,更不要轻易招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