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80章 十送红军

陈太忠是下午四点半,才坐上金龙大巴的,这次动用区政府的顶级豪车,主要是两个因素,一个是去的人比较多——别以为军分区的车就能把人全拉走。

像宣教部长陈文选、组织部洪部长、三轮镇党委书记林继龙,这些人都要去的,连民政局长都要去,必须指出的是,隋彪也跟着来了,这种大事,党政班子一同前往很正常。

其实就是,区里给省军区准备了不少慰问品,北崇穷,也没啥好东西,卷烟厂临时准备了一批特供烟,送上去给领导们尝个稀罕。

特供烟占不了多少地方,但是北崇还有特产苎麻布,自打陈太忠琢磨,这个苎麻制品能不能给部队供应,徐瑞麟就上心了。

要不说徐区长真的是做事的人,虽然嘴上不认可,但是有点希望他就要考虑去争取,所以特意吩咐人做了苎麻布帐篷,以及苎麻蚊帐——实在是降落伞那玩意儿要资质,不能随便做,要不他都有做那个的打算。

除此之外,徐区长改良了闪金镇的六格背包,这个格子有点少了,赶不上日新月异的需求,想一想瑞士军刀的多样化,导致了产品的蔓延,那么……改为八格的背包比较合适。

这些福利,都是北崇定做之后送给军区的,由于是白送的,肯定不需要走采购程序,但是同时,好用不好用,也会有相应的口碑。

说穿了,北崇是想借着这个小庆的机会,给省军区送福利的同时,打个应用广告。

车上除了人,还装了这些东西,不过金龙大巴开得挺稳挺快,到了阳州也才十点出头,军区的宾馆早住满人了,大家在离军区不远的地方找个宾馆住下。

第二天上午,在阳州军分区高政委的陪同下,北崇一干人来到了省军区,军区这边的接待的,是副司令员和后勤部长,还有专门的摄像师拍摄,规格倒是不低。

不过副司令员有点漫不经心,热情地寒暄了五分钟,摆了几个POSS之后就消失了,倒是剩下的后勤部杜部长态度不错,陪着高政委、陈区长和隋书记聊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

这时候,车上带着的货就卸下来了,也清点完毕,大家过来看一下,杜部长一眼就看到了八格背包,走上前摸一摸,轻喟一声,“这东西太亲切了,多少年没见了。”

“杜部长以前常见?”隋彪笑着问一句,“听你口音不像阳州的。”

“我是部队院子里长大的,这包包在当时可是好东西……改进了?”杜部长笑着回答,又扭头去看陈太忠,“陈区长,我这边还有点小忙,中午一起坐一坐吧。”

“不用了,我们来就是表示个心意,”陈区长笑着摇摇头,这两天省军区确实忙,他也无意跟对方把距离拉得太近。

“那可不行,”杜部长很坚决地表示,“要是让你这么走了,我就是失职了。”

“下午就再见了,还客气什么?”陈区长摇摇头,笑一笑转身就走,后勤部长甚至拿手去拽了几下,发现对方的态度很坚决,也只能悻悻地放手。

演出是在八一电影院举行的,不到三点,相关人员纷纷到场,北崇人没有穿军服,只能在二楼看台上,就在接近三点钟的时候,一大群人走了进来,头前两位,就是省党委书记马飞鸣,还有军区司令赵光达。

马书记面带微笑,赵司令更是笑容满面,场面非常地和谐,正是军民团结一家亲,然后领导们又纷纷致辞,接下来又是颁奖,闹哄哄一直折腾到四点钟,演出才算正式开始。

“明年咱们也可以争取个‘双拥模范区’,”冷不丁地,隋书记笑着对陈区长嘀咕一句。

“这得隋班长你多努力了,我全力配合,”陈太忠听得笑一笑,听几个铁定要走的人大谈本地日后的发展,这让他觉得喜感多多——台上台下,其实都是演员啊。

正像宗报国说的那样,这台晚会的歌儿还真多,独唱、对唱、三重唱、合唱,相声和小品就少见得多了,还有钢琴独奏,舞蹈也有几个,但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旧,新意不多。

相较之下,北崇选送的节目《十送红军》还真拿得出手,演出的十几个小姑娘相貌过关,动作也算新颖,关键是气质不错,就算穿上村姑之类的演出服,也挡不住时尚和青春的气息。

“这个舞不错,”马飞鸣微笑着颔首,侧头看一眼赵司令。

“北崇算是有心了,”赵光达也是微微一笑,“还给军区送了点慰问品,那场泥石流……其实北崇规避得就不错,是个有战斗力的班子。”

“嗯,挺大一场泥石流,我去现场了,”马书记不动声色地回答。

主持人看见两个领导面带微笑,低声交谈着,就即兴发挥一下,“很不错的舞蹈,老区人民现在的精神生活也很充实啊,小姑娘,我用阳州话问你一句……你们都是小贾村的吗?”

“我们都是北崇的,”叶晓慧笑着用北崇普通话答一句,又冲台下一鞠躬,“我代表父老乡亲说一句……感谢子弟兵。”

宣教部长陈文选看到这里,禁不住侧头看一眼身边年轻的区长——我勒个去的,还真有这么一问,幸亏领舞的是北崇人。

陈太忠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于是微微一笑,“主持人心里也有数……这种场合,没这个把握,他绝对不会问的。”

“这倒是,”陈部长笑着点点头,“不过陈区长这也是有备无患……”

演出结束的时候,领导们照例要上台,跟演员们握手合影之类的,到了《十送红军》舞蹈组的时候,赵光达还特意问叶晓慧一句,“跳得不错,展现出了老区人民的精气神儿……你们县里领导来了吗?”

“我们撤县改区了,”叶晓慧笑着回答,她的胆子是真大,居然还敢纠正军区一把手的说法,然后她一指二楼看台,“区长和书记都来了。”

有这么一指,不多时,陈区长、隋书记和洪部长三人就被叫了过来——陈文选资格就要差一点,赵司令同两个说相声的战士握手之后,扭头跟北崇三人握手,他一眼就认出了陈区长,“你就是陈太忠?比我想像的还年轻。”

“因为年轻,所以诚惶诚恐地做事,担子很重,”陈太忠笑着回答。

“你倒是会说话,”赵光达微微一笑,他心里也确实这么认为,小小年纪,话说得严丝合缝,细细一品,还有些其他的味道,真的是很难得啊,“以后送慰问品不要那么多,有个心意就行了,老区的经济发展任务很重。”

其实我想跟你说一说这个军需采购的问题,陈太忠很想抓住这个机会,阐明北崇的愿望,但是他也没想到,赵司令不见他则已,一见就是在这种众目睽睽的场合,不但说话大家都听到了,还有摄像机在拍。

“这次带的并不多,”陈区长顿得一顿,稍稍地暗示一下,“都是些傻大黑粗的东西。”

“还是财大气粗,”马飞鸣听他俩说得热闹,禁不住扭头看陈太忠一眼,“小陈你要早这么说,救灾款就该再扣你一点。”

围观的众人一看,今天来的一号和二号人物,都对这个年轻人有印象,禁不住交头接耳地嘀咕了起来——这区长怎么这么牛,司令看重不说,连省委的老大也看重?

现场是军人最多,但有些高层心里也清楚,马书记十有八九在年内要走,所以他的看重,对一个小区长来说,也未必是好事。

不过赵司令的看重,就很有点味道在里面了,尤其大家心里都有数,从广义上讲,司令和书记应该基本算一个阵营的。

反正台上的情况,大家都有点看不懂,陈太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甚至都不清楚赵司令到底偏向哪一块,可是马书记这么说,他就登时抓住机会,笑着发话。

“真不是财大气粗,其实我们送的苎麻产品,都特别合适部队上用,这不是想着,先打个广告,请子弟兵们试用一下吗?马书记您给帮着把一把关?”

“原来是善财难舍,”马书记又笑着点评一句,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跟其他人握手去了——他没接这话,态度似乎是比较明确了。

“那得先试用了再说,”赵司令微笑着说一句,也转身离开了。

这两位的话,就是典型的省级领导在公众场合说话的方式,陈太忠也没觉得被冷落了,事实上,他把愿望表达清楚了,这就足够了。

他走到《十送红军》舞蹈组面前,笑着摆一摆手,“好了,你们不负重托,顺利地完成了家乡人民交待的任务,晚上想吃什么,想怎么玩,尽管开口。”

接下来,就是晚宴了,省军级的领导们坐在一个小包间,略略地吃喝几口之后,大家就出来串场子敬酒,赵司令敬了几桌之后,侧头问一句杜部长,“北崇人在什么位置?”

“陈太忠没来吃饭,只有其他几个区领导,”后勤部长苦笑着回答,他知道司令的意图,“不光是他,《十送红军》舞蹈组的都走了。”

“这家伙,”赵光达轻声嘀咕一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