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71章 临阵磨枪

宗报国听女孩儿们说这大巴车好,他的好奇心就上来了,正好他又少少地喝了点酒,就走过去探头探脑,“这车……嗯,改装得不错。”

一边说,他就要抬脚往上走,陈太忠一把拽住他,“老宗,都是些女娃娃,你上去干啥?我跟你一起走着过去吧。”

马小雅走过来含笑不语,宗参谋眨巴一下眼睛,无奈地转身走了,他看了那两眼之后,颇为感慨车中的奢华,但是他更想看一看,后面被玄关挡住的部分还有什么设施。

不过陈区长说得也对,车上都是些女孩子,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是当兵的,上去有什么意思?

区一中和区政府的直线距离不远,也就一公里出头,关键是要绕铁路,那就有三公里多,陈区长一行人也不绕路,直接穿行铁路过去了,到了一中的时候,那些小女孩儿们还在车上,正看着车载电视,电视里是《十送红军》的舞蹈样板,时彩在一边讲解。

一中的几个职工正在食堂里搬电视,还有人拿着VCD机,做一些准备工作,陈太忠走进去四下看一眼,发现食堂打扫得还算干净,柜式空调也装上了,正呼呼地吹着冷风。

不多时,电视连接好之后,时彩带人下车,当即就开始安排彩排,先是一个个的分解动作,不过到叶晓慧的时候,她的动作多少有点僵硬,也不够标准——毕竟在此之前,她就没有看过节目,走形是难免的。

“你们还是不要旁观了,回去吧,”时彩调整她两下之后,走过来笑着对陈太忠等人发话,“小孩儿有点紧张,明天再过来看。”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了几秒钟,也只能转身走人,陈太忠倒是可以不鸟那时老师,但人家是专业的,在自己的领域发话,他也只能听从。

“过两天来看也行,”宗报国倒是看得开,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冲陈太忠嘿嘿一笑,“还说晚上跟你一起喝酒看跳舞呢,看来得回了。”

“边喝酒边看跳舞,一看就是KTV去多了,”陈区长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就摸出了手机,假巴意思地发话,“还说晚上好好喝一喝呢,我给你叫车。”

“不用,来了,”宗报国下巴微微一扬,前方缓缓地驶来一辆车,正是那辆挂着军牌的三菱,合着他带来的兵,早就把车开过来了……

陈区长是着急会佳人,不成想直等到凌晨十二点半,大巴车还没开回来,第二天早上他才知道,这帮人夜里三点才回来。

合着是时彩觉得晚上清凉,就要女孩儿们多排练一会儿,女孩儿在京城讨生活,早就习惯了,叶晓慧是动作有点不过关,也拼着不睡,要多练一练。

至于说马小雅和刘望男,也都是夜生活丰富的主儿,尤其这俩一个也是艺术系出来的,一个是曾经的文艺兵,看到女孩儿们跳舞,禁不住见猎心喜,也上前指点、模仿一番,不知不觉间,就熬得那么晚了。

没女人的时候干挺着,有女人的时候还是支愣着,陈区长心里真的是很不爽,第二天上班之后,又听到了一个令他恼火的消息。

昨天夜里,北崇自备电厂工地上,有人被高空堕物砸住了,伤者是一个北崇的工人。

因为天气热,不少人都睡在修建到一半的楼里,这里水汽大,凉爽,这工人半夜起来,走到楼外小解,不成想上面掉下一块硕大的木板,正正砸在肩膀上,登时一声惨叫就晕了过去,工友们赶紧把他往医院送,目前看起来,高位截瘫的可能性很大。

现在警方已经介入了调查,暂时没有什么头绪,不能断定是木板自然掉落,还是有人行凶,于是就跟其他人了解,发现伤者人缘不错,起码没有什么仇家。

事实上,工友们纷纷表示,这家伙太照顾其他人的感受了,非要走出去撒尿——真要在墙角尿,就不会有这样的无妄之灾了。

陈区长一听,对方有这样的口碑,就去区医院看望一下,面对哭得两眼通红的伤者家属,他很和蔼地指出,“你们心情我能理解,但越是这个时候,你们越不能哭,要笑,你们要给他康复的信心,而不是打击他的求生欲望。”

“脊柱都断了,”伤者的老爹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口音中带着浓浓的北崇味儿,吧嗒着卷烟,蹲在地上叹气,“中医西医都说了……救不过来。”

“就算救不过来,不能让他在剩下的时间里快快乐乐吗?”陈太忠有点恼了,这农民工是讲究人,他就不吝出一次手,不过为了不让这个恢复太惊世骇俗,他有必要对家属强调一下,亲情的关怀,对伤患的恢复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你的脊梁要断了,可能快快乐乐吗?老农心里暗叹,陈区长是好人,但是这话说得太不靠谱了,他闷声闷气地回答,“该赔多少,厂里也没个说法,怎么快乐得起来。”

“先治着,只要你能让孩子心情舒畅,他的费用,我给你协调,”陈区长继续大包大揽,心里却是有点无奈,哥们儿救人还救出错来了?“这电厂有咱北崇的股份,我这个区长说话,你总该信得过吧?”

“都是命啊,”老汉叹口气,又点点头,“陈区长说话,我信得过,不过万一他走了,这个电厂起来,能不能让我家小三儿进去当个工人?”

这话听得有点无情,但却是北崇的常态,这里的人对生老病死看得比较淡漠,也正是因为如此,阳州才会走出这么多将军。

“你要是能让他保持一个好的心情,一个工人指标不算什么,否则免谈,”陈太忠一摆手,心里无奈地叹口气,哥们儿哪里是父母官……简直都有点像保姆了。

他费了好半天口舌,才安抚住了这家人,然后又要接待市教委来人——谭胜利已经联系过了,市教委原则上同意,代为通知退休教师返聘的消息,但是总得跟他这北崇一把手碰个面,谈一谈。

然后就又是一系列鸡毛蒜皮的事情,直忙到中午十二点,才得一点空闲,他给马小雅打个电话,看能不能共进午餐,才知道马总又跟着小姑娘们排舞去了。

所幸的是下午不太忙,大约是日头过于毒辣了一点,大家都懒得动,空气又潮又热,哪怕是在有空调的房间里,人要有点大动作,不多时也是一身汗。

陈太忠难得有点空闲,索性开了桑塔纳去区一中,看小姑娘们排练。

区一中的食堂不小,有一百多平米,不过昨天安的是柜式空调,强劲的冷气吹出来,倒也不觉得如何炎热。

排练其实是很乏味的,排练的人乏味,看的人也没意思,陈区长细细地看一阵,发现叶晓慧的表现,明显比昨天强多了。

见他来了,刘望男和马小雅也走了过来,她俩当然知道,昨天玩得有点开心,让某人空等了一场,不过在女人们的生活中,房中生活并不是全部,看到小姑娘们载歌载舞,两人一时技痒卖弄一下,真的再正常不过。

“小叶不错,”马总先笑眯眯地赞扬一下小姑娘,算是婉转讨好某人,“科班出身,理论基础还是很扎实的,只是经验稍逊一点,现在已经进入状态了。”

“嗯,”陈区长见她喜眉笑眼,那神采飞扬的样子很是罕见,一时也懒得叫真,于是点点头,“以你看,三天时间,她能胜任了这个领舞吗?”

“问题不大,起码应付省军区的表演没有问题,”刘望男笑吟吟地回答,她原本是文艺兵出身,说起部队上的事儿,还是很有资格的。

“那就好,”陈太忠点点头,又四下看一看,微笑着点点头,“不错,没什么围观的人。”

“通知门卫了,一般人不许进,”刘望男笑着回答,“这么热的天……也没人愿意乱走。”

时彩也注意到陈太忠来了,也有心卖弄一下自己的水平,等下一个环节完毕,她喊一声停,“好了,分解动作练了一段,咱们组合起来试一下,预备……开始。”

多人舞蹈的组合,自然是不容易的,时老师手攥遥控器,隔个十来八秒就要喊声停,停下电视画面,然后矫正各种动作。

她的指导很专业,也很威严,但是看得久了,陈太忠有点烦,终于在时老师再次喊停的时候,他禁不住低声嘀咕一句,“这还停个没完了。”

“啪嗒”——似乎有一个声音响起,然后电视瞬间黑屏,空调的嗡嗡声也不消失了,某人一语成谶的能力实在太强大了:停电了。

天气实在太热了,空调才停转了几分钟,外面的热气就蔓延了进来,这时候,大家已经通过电话了解到:临时停电,来电时间不确定——连区政府都停电了。

“这怎么搞的,时间已经很紧了,”时彩禁不住要跟陈太忠抱怨一句。

“我家卖发电机的,马上让我爸弄一台过来,”叶晓慧不等陈区长发话,积极主动地表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