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63章 以一当百(上)

“真是扫兴,”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重重地叹口气。

“闹事的人多吗?”白凤鸣出声发问,最近关于娃娃鱼的事,他多少有点耳闻,现在再听那么一两句,大致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五百号人吧,”陈太忠站起了身,“你俩吃吧,我得走一趟浊水。”

“我跟你一起去吧,”白凤鸣放下筷子,也站了起来,“好有个照应。”

“吃你的饭吧……小廖你也坐着,”陈区长淡淡地吩咐一句,转身向门外走去,“下午都有工作,把自己分管的事情抓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待他离开之后,刘海芳狐疑地看一眼廖大宝,“养娃娃鱼的名单,公示了?”

“在养殖中心公示的,”廖主任沉声回答,“区政府门口就是个数量,详细名单是公示在养殖中心了……鱼苗还是要在那边领的,我也是昨天中午才知道。”

昨天中午,还是在这个包间,陈区长和徐区长在鱼苗发放的公示上达成了共识,区政府门口只把大致情况公示出来,其他细节去养殖中心了解。

也是在昨天下午一上班,养殖中心那边贴出了大名单,并且要求在十日内,名单上的人来中心签订合同,徐瑞麟这是想到,万一有没上名单的养殖户想讨要说法,也是会来养殖中心,不会影响区政府的正常办公秩序。

这两个公示一贴,徐区长的电话登时就被打炸了,不过他也不在意,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对方,这就是最后结果,区里前期给你们做过工作了。

有人很愤怒地表示,你连一点前兆都没有,就截止了报名,对你这种可能涉及暗箱操作的行为,我们要向陈区长反应!

陈区长知道此事,徐瑞麟淡定地表示,心里隐隐也有些快感:前一阵,我发动人使劲给你们做工作,你们是何等地左推右推?机会一旦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

不成想从今天早晨开始,养殖中心门口就开始有养殖户抗议,到了中午,已经聚集了五六百号人,徐瑞麟闻讯,十一点多的时候赶了过来。

不过他磨破了嘴皮,群众们也不听他,纷纷表示说,希望区里能再给大家一个机会——北崇人一向是悍勇而抱团的,而徐瑞麟的威慑力,远远赶不上陈区长。

而且,徐区长这人有个特质,就是太儒雅了,一般不愿意让别人太难堪,同时他手上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有人私下串联,想搞同退同进的联盟,所以不好明说此事。

于是他不得不打电话给陈太忠请示,这个事件该如何处理。

陈太忠也不想让这帮人来区政府折腾,那就只能放下饭碗,匆匆赶来,一路上,他的心里也不平静:你们自己放弃了机会,还好意思为难养殖中心?

因为心里有气,他的车开得飞快,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到了浊水。

娃娃鱼养殖中心已经今非昔比了,这个建在小山包上的养殖场,铺设了八百米的水泥路跟外面公路相连,又砌起了高达三米的院墙,院墙上还架着铁丝网,四角还有岗楼,搁给不明就里的人看,十有八九会猜测这里新建了一所监狱。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院墙建得这么高,并不单纯是为了防盗,前文说了,娃娃鱼对各种污染都很敏感,噪音和灯光污染,是不能通过铁栅栏来阻隔的,必须建院墙。

而养殖中心虽然养了几只狗,却又不敢多养,那么只能把院墙建得高一点,再搞几个岗亭,简而言之一句话,都是逼出来的,没办法。

眼下养殖中心的大铁门口,就黑压压地围满了人,众人在那里大呼小叫着,几个工作人员待理不理地维持着秩序——反正现在中心里也没苗种,不怕群众冲击。

陈太忠在大门口停下车,铁青着脸走了下来,这时群众们已经发现了来车,更有人认出了是区长的车牌,于是有几个人一脸欢喜地跑过来,“陈区长您可算来了,要给我们做主啊。”

“你们能耐大了啊,”面对欣喜的子民,陈区长却是没什么好脸色,他沉着脸发话,“吃个饭都不让人安生,有本事你们堵我家门去。”

欣喜的众人登时就是一愣,陈太忠却是不搭理他们,冲一个工作人员招一下手,“来,就是你,把我的车看住,省得别人扎了我轮胎。”

那位闻言,马上小跑着过来,欣喜地为区长服务,待他看到车里的空调还开着,于是请示一句,“区长,不熄火行吗?”

“随便你吧,在车里凉快一下,这大中午的,不容易,”陈太忠随便交待一句,转身穿过人群,走到大门口,双手向身后一背,虎视眈眈地扫一眼在场的群众。

陈区长的淫威,那真不是盖的,就这么一眼扫过来,整体的噪音最少降低了九成,不少人是携家带口一起来的,这时候,男人纷纷约束女人的嘴巴,女人更是抬手捂住孩子的嘴。

一个人站在那里,一个字儿不说,就能威慑住六七百号人,目睹了这一瞬间,在场的工作人员才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威严,若干年后,还有不少人提起这一震撼场面——尼玛,现在领导的威严,纯粹是警察维护出来,话说陈区长当年,我可是亲眼目睹了……

陈太忠扫视大家一眼,又停顿了大约十来秒钟,才皱着眉头发话,“这是都闲得蛋疼?有问题可以通过正当渠道,向区里反应……都围在这儿,要干什么?”

“我们就是觉得这个苗种发放有问题,”“这才放出一千尾苗儿来,怎么就不接受报名了?”“徐瑞麟做事有私心……”

大家七嘴八舌地辩解,陈区长一抬手,止住众人的发言,“有问题可以谈……谁是组织者?代表大家站出来。”

这抗议是真的有人组织,但是面对异常强势的年轻区长,没谁有胆子站出来承认,最后还是一个老汉站了出来,“我们都是气不过才来的,没谁组织。”

“那行,你们选五个代表出来,”陈太忠点点头,“我就在厂门口这个大院里,跟你们把事情摆清楚……除了代表,谁敢随便插嘴,小心我揍你。”

陈区长的态度真的很蛮横,按说以北崇人的彪悍作风,是断断不肯吃这一套的,但是这天底下一物降一物,偏偏大家还就认陈区长的脾气。

当然,也有些小伙子心里很是不忿,但是能在娃娃鱼苗种上被人忽悠了的,都是些“深谋远虑”的主儿,就有人拽住他们,说陈区长着了急能给人当爹,丫的脾气实在不好——反正咱们是来讨说法的,何必急在一时?

于是六七百号人聚在一起,开始选代表,大家都听明白了,对话是公开的,那么一般人和代表的差别,就是代表可以说话,其他人只能听着,所以这代表需要德高望重能说会道。

但是这个说话的权力,也有很多人争取,毕竟这来讨说法的娃娃鱼养殖户,是来自于北崇各个乡镇——你在你的乡里牛逼,我外乡人不认你。

所以这个选举,也是吵吵嚷嚷了十来分钟,大家才选出五个人来,最开始说话的老汉落选了,他还挺恼火的,“一帮混球,连我都信不过,你们等着吃亏吧。”

“那行,加上你老汉,六个好了,”陈太忠抬手一指,通过刚才选举的那一番嚷嚷,他已经听出来点名堂,在场的这六七百号人里,有养殖大户,但更多的是散户。

而且他也听出来,大户们一开始似乎是想私下跟徐瑞麟协商,孰料事机不密,被散户听到了风声,他们也起了疑心,认为自己可能是被忽悠了。

所以选上来的五个人里,有三个明显是散户的代表,这三位的口碑都不错,属于报个名字,外乡人都能知道的那种,北崇的民间,乡老治政的味道很浓,大家都很注重名声——连混混都很注重这个,名声能传到外乡,人品就确实值得信赖。

“陈区长很忙,你们六个人,一人提个问题,”徐瑞麟刚才在屋里吃方便面,听到动静早就出来了,他先为区长保驾护航,“从你开始。”

最开始的这位,却不是散户代表,他的问题很尖锐,“徐区长,我记得当初说了,钱是借的婆娘家的,要再考虑一下,并没有确定说我不养……陈区长,他这一声招呼不打,就直接把我的根儿掐了,合适吗?”

“我操,”不等陈区长回答,围观群众里就有人叨叨,“我们选你当民意代表,你就只知道嚼谷自家那点破事,这尼玛什么玩意儿嘛。”

“刘二嘎子你闭嘴,”旁边有相熟的明白事,伸手就把他的嘴捂住了,低声地劝诫,“你管他说的是谁的事儿呢?区里能放人一马,就能放人十马……他可以说钱是他老婆的,你不会说你的钱是老爹的棺材本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