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59章 神展开(下)

他俩聊了几句,旁边就有人拿眼角的余光瞟来,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尼玛,又上当了!

不管他自己是怎么想的,但是此情此景看在别人眼里,那就是紫家人跟黄家人在密切交谈——这样两个阵营的沟通,原本就是一种信息的释放。

“回头再说吧,”陈太忠往旁边走两步,至于别人可能认为,这是欲盖弥彰,那他也只能认了,没办法,他不能拿起大喇叭来撇清。

过总冲着他微笑着颔首,也不多说什么——至于对方是在撇清,还是谨小慎微,他完全不在意,上面协商好的事情……你能蹦跶几下?

玩上层的公子哥,基本上都习惯这么思考问题,看的是大势,讲的是上层关系的博弈,至于说下面人捣蛋,这实在太常见了,根本不是大家所考虑的因素——大势已定的话,战车轰隆隆地碾压过去,不信谁敢螳臂当车。

像当初邵国立都敢惦记这样的项目,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上面能把项目立起来,那大家就不愁赚钱的法子,哪怕换届都不怕……正经这还是赚钱的机会。

至于项目落地的地市是怎么考虑的,不怕说句难听的——谁会在乎?

两人短暂的接触,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不过确实有人注意到了,现场的人实在太多了。

首长视察的兴致实在不小——或者是真正注意农业,直到六点半,他才停下脚步,低声跟身旁不远处的魏天说句话。

陈太忠的耳朵刷地就竖了起来,只听到魏省长迟疑着回答,“这个推广难度比较大……目前不具备可操作性,基础设施的建设是一方面,化工产品的匮乏也是瓶颈。”

“嗯,竖个样板供领导视察,就不存在这样的困难,”首长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表示,正国级的首长在下面视察,说话真的百无禁忌。

“确实是有实际困难,章城目前想要上个合成氨项目,”魏天使个眼色,旁边就有人递上了一份文件,他笑着发话,“这个项目一上,能极大地缓解农民的需求……您看一下?”

“啧,”首长略带点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不过伸手还是接过了文件夹,他随意地扫一眼,就将文件夹递了回去,“八千万……是想抱团上市吧?”

“章城还没有上市企业,”魏天陪着笑脸回答,“希望能获得首长的支持。”

“我不支持,你们上市不上市的,去找相关部门,别跟我说,”首长说话就是直接,他直截了当地表示,“这个项目我不认可,重复建设了……就不该上。”

我就知道,顺风车不是那么好搭的,陈太忠在远处看得兴起,禁不住摸出一根雪茄来,叼在嘴上点燃——看看,玩脱了吧?

“您指示得对,是有这个嫌疑,不过目前合成氨是供不应求的,”魏天笑着点点头,他解释了苦衷,却也无意说太多,“我们也在尝试一些新的路子,但是很不容易,也不知道该不该争取,希望您能帮我们把一把关。”

“把关我未必在行,”首长微微一笑,“不过你出了题目,我总要接着,我不怕你小看我,我是怕恒北的群众小看他们的总、理。”

“总、理真幽默,您平易近人的精神,是我们应该认真学习的,”魏天干咳一声,“恒北有一个成为能源大省的梦想,如果有中央的精神,那我们的梦想就插上了翅膀……”

我操,佩服啊,陈太忠在远处听得禁不住摇摇头,从心底里发出了感慨,省部级领导的水平,就是不一样,这话说得……绝了。

绝在哪儿呢?说来话长,首先是简单一句话,能从农业基地的话题引到合成氨,这不容易,有些人说了,农业和合成氨不是相辅相成的吗?这真的是太扯淡了——换你上来,你有本事引着首长跟着你的话题走?

这是第一难,第二难就是项目的转换。

八千万的合成氨项目,想必也是章城所期盼的,这次也是递了条子想现场过的,但是首长终究是首长,一眼就看出,你不但想上这个项目,还想捆绑上市。

这时候,国企上市条条框框很多的,审核很严,不但要有盈利项目,对地方政府来说,还要体现社会责任——要收购两个资不抵债的国企,这叫捆绑上市。

当然,真正资不抵债的大型国企,也能剥离出来两个优秀资产上市,而把包袱丢下,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

又扯得远了,总而言之,章城是打了小算盘的,但是被首长的火眼金睛一眼识破,而毫不犹豫地打了回票,陈太忠注意到了,那递文件的应该是章城市的市长。

然而,大戏才刚刚开始,相对于五十亿的油页岩项目,八千万的合成氨真的无足轻重。

而魏天把合成氨摆在油页岩前面,用意也很明显——前面那个项目,过了固然好,但是一旦否了,下一个项目……首长你得给地方留点面子。

所以陈太忠就觉得,章城实在有点可怜,自愿为油页岩项目铺路——合成氨项目十有八九要被否的,这确实是涉及到重复建设了,而章城在原材料上没什么优势,只是一厢情愿。

而接下来魏省长的回答,那就是神展开了,硬生生地扯到了能源项目上,能过度得如此自然,殊为不易,但是更不容易的是,他有胆子当着首长的面这么扯。

陈太忠一直有点好奇,魏天会如何向首长塞私货,而且今天又把过总、陈正奎和自己都叫过来了,何来这么大的把握?

没准就是等在这里待命,陈区长不得不如此猜测,这种事儿他在京城遇得多了,倒也没觉得意外,正经是魏省长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如此神展开一把,令他相当地吃惊和佩服。

更令他吃惊的,是首长的反应,这位面无表情地哼一声,“哦,有新能源开发思路,这个很好,具体是些什么?”

首长你这也太好说话了吧?陈太忠愣了好半天之后,才蓦然地反应过来一个他早就知道的事实:其实真正的大领导,架子都不大——尤其是对上老百姓的时候,根本没有摆架子的必要。

“阳州一直在搞油页岩的开发规划,”魏省长简单地介绍,“从石头里面干馏出页岩油,可以做为石油的有效替代品,对国家的能源安全,具备深远而重要的意义。”

“这个我知道,二战的时候,德国就是这么搞的,”首长点点头,“开发成本比较高,比石油贵多了……最近议论这个的不少。”

“我们阳州愿意做一个试点,为国家开发这个资源,趟出一条路来,同志们信心也很足,”魏省长继续发话,马书记站在离他不远处,一脸恬适的微笑。

“阳州,”首长轻声嘟囔一句,似乎在想些什么。

“您的行程没有这一项,那里的同志在这里集结待命,”魏省长笑着解释一句。

“唔,恒北的整体一盘棋,搞得不错嘛,”首长淡淡地看一眼刚才递稿子的那位,这就是点明了,你们搞的这些小动作,在我眼里无处遁形,牺牲一个,加大另一个的筹码。

不过,对这样的小手段,他也没有计较的兴趣,“有概要介绍吗?”

“有,”魏天一伸手,旁边的同志就将厚厚的一叠资料递了过来,“前面两页是概要,请您过目。”

要不要出手呢?人群深处,一个高大的年轻人面无表情,心里却是在纠结着。

首长接过资料,却没有着急看,而是瞥一眼递资料的高大年轻人,“这是……”

“这是阳州市的市长,陈正奎,”马书记终于开口,微笑着回答,“团省委成长起来的,很有冲劲儿的年轻人。”

“哦,”首长点点头,低头翻看资料,嘴里还在发问,“投资大概有多少?”

“三十个亿左右,”陈市长笑容满面地回答,“规模太小的话,容易导致成本剧增,大工业生产方式,控制成本很有必要,我们阳州的油页岩,品质非常高。”

有一套,陈太忠听得嘴角抽动一下,敢冠冕堂皇地忽悠首长,三十个亿搞油页岩,追加投资是必然的了,这是要争取先立项啊。

再想一想,也是这个理,项目立起来了,这位也到点钟了,到时候再追加投资,那就方便多了——怪不得邵国立那么眼热。

首长用了差不多一分钟,看完了前两页,然后看一眼魏天,“恒北打算出资多少?”

“省里市里都凑一点,大概三个亿吧,”魏省长苦笑着回答,“恒北的财政确实紧张,但是这个项目立起来,对整个国家都有好处。”

他说完这话之后,现场一片寂静,空气沉重得令人窒息,这可是三十个亿的项目,恒北只出三个亿,希望不要激怒首长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