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55章 人才回流(下)

叶晓慧听到这话,就有一点淡淡的失望,她是真的想帮父亲拿下这个单子的,两百台发电机,一台机子提一千,那也是二十万,而且做好了,一台机子不止提一千。

不过这也无所谓,她知道父亲重返北崇是必然的,有没有这个单子都要回来,只不过是少挣一笔罢了,北崇体现出的活力,着实让人心动——虽然她不同意自己的姐姐回乡下教书。

“那我们能不能为厂家做售后呢?”她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为厂家做售后?”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区里已经决定了,要买谁的发电机,谁就得在北崇建服务中心,否则的话,区里绝对不予考虑。

但是这个中心筹建,也是要花钱的,厂家在当地委托人负责售后,这个选择很正常,当然,被委托的人少不了好处,“嘿,没想到你家抓上大买卖了……你爸不是修无线的吗?”

“无线都修得了,有线算什么?”叶晓慧傲然回答,下一刻她语气一转,“不过,这个买卖很大吗,我怎么不觉得?”

“这个买卖当然不小,厂家起码要给你们准备备品备件,”陈太忠随口回答。

对发电机厂家来说,搞一个服务中心,除了要租赁门面、安排人员之外,最大的投资就是备品备件了,发电机的损毁有各种情况,能现场维修的固然好,但是修不了就只能换了。

“厂家要给我们准备吗?”叶晓慧登时愕然,“根本没听说啊,厂家要我父亲买二十万的货,才肯让他做代理。”

“二十万的货……才让代理?”陈太忠惊讶地重复一遍,然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了解的信息不全面,二十万的货,做梦吧……我要是你老爹,不给备品备件都不做。”

“不带这么占人家便宜的,”叶晓慧宜喜宜嗔地白他一眼,顺势就用胳膊肘子轻杵一下年轻的区长,很亲昵的行为,她却做得十分自然,“会不会错过什么呢?”

“那随你吧,”陈太忠觉得她有点不够自重,一时也没了兴致,“好了,菜上来了。”

其实这顿饭,陈区长吃得也不是很有滋味,北崇要求发电机厂家在区里搞服务中心,好服务大众,不成想那些厂家随便一划拉,找两个小业主出来,还要让小业主先期采购部分货物,才把代理和售后委托过来。

最可气的是,代理人还觉得是难得的机会,这会买的真是不如会卖的,每每想到这个,陈区长心里的无力感,是一股一股地往上涌……就欺负我们北崇信息落后吧。

所以,就在饭局临近结束的时候,他忍不住要问一句,“这个小叶……找你家合作的是哪个发电机厂家?”

“你真的要知道吗?”叶晓慧怪怪地看他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你脑子里都装的什么?陈太忠一看到这样的眼神,就有一点无语,好像我惦记你什么似的,“告诉你,卖发电机的比你着急,我就是想了解一下,谁拿这不对称的信息,哄骗咱北崇人。”

“惠灵顿发电机,还有日昇机电,”叶晓慧讶然回答,“什么样的信息不对称?”

“告诉惠灵顿,就说我说的,想中标就建服务中心,委托你家代理的话,起码铺二十万的备品备件,要不然想也别想,”陈太忠虽然很少关注,但是他对厂家和行情并不陌生,“日昇的话,先铺五十万的货。”

“为什么日昇就多呢?”叶晓慧轻声地问一句,这是纯进口的日、本品牌。

“日昇电机贵嘛,而且质量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好,”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有可以替代的产品,区里为什么要用日本货?”

“我懂了,”叶晓慧笑着点点头,“陈区长,我最近筹划着拍两个片子,都是特铁血的,弘扬民族正气,能给点赞助吗?”

“不给,”陈太忠果断地摇摇头,“正经弘扬民族正气的片子,你们就没胆子拍,拍了也过不了……我拍的也过不了,你要是拍三级片,我不但给钱,能赞助个演员。”

“我怎么可能拍这个?”叶晓慧终是年轻,又是搞艺术的,听到这话,禁不住脸涨得通红,“陈区长,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

“我也觉得不合适,廖大宝浓眉大眼的,合适正面角色,”陈区长见她脸红,反倒是来劲儿了,于是假巴意思地轻叹一声,“拍三级片……他可惜了。”

“头儿,”廖大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合着领导拿自己开涮呢,说不得哭笑不得地插话,“我家云娟怀孕了,不能生气……这话传到她耳朵里,对孩子不好。”

玩笑话开过,陈太忠轻叹一声,“所以说这世界上,最好赚的钱就是信息费,信息不对等、不透明,是最大的不公平。”

“其实一开始公示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廖大宝插句嘴。

“这怎么可能公示?”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这发电机本来就是区里买来给大家应急的,一旦公示,谁家多了谁家少了,大家一吵吵,那难免又要生出事端,但是购买发电机一事,已经是拖不得了。

事实上,陈区长心里认为,涉及民生的政策和条款,区里公示是无妨的,至于政府内部资源划拨,公示与否意思不大,尤其是在赶时间的时候,民主的同时也要强调集中。

第二天,陈太忠忙碌依旧,到了傍晚巨中华打来电话,“陈区长,从现在起请你车辆随身,并且保证通信的畅通,二十四小时待机。”

真是折腾人,陈区长轻喟一声,“我区里最好的车,是个大巴,是否符合标准?”

“大巴不行,越野车都不行,只能是普通小车,”巨中华苦笑一声,“你明白的。”

我光着身子去最好!陈太忠悻悻地暗自嘀咕一句,“是否需要我赶到朝田待命?”

“这个我也不清楚,上级没有这么安排……应该是先在北崇吧,”巨秘书也没想到,陈区长的问题这么多,他又不敢多猜测,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默默地撇一撇嘴,应付完这次视察,区里又能静下心来发展一段时间。

想是这么想的,可是因为心里有事,陈区长在北崇也忙不到心上,当天晚上跟自己女人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得开着手机。

悲催的是,还真的有人打电话过来,夜里十二点半,陈区长激战正酣,猛地电话响起,是个朝田的手机号,接起来一听才知道,是老汉打来的电话,他说儿子和儿媳妇把自己打了,要请陈区长给做主。

“先报警吧,”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真是不尽的恼火,搁在往日,这个时候他未必肯接这陌生电话,然后他很悲催地发现,小太忠已经失去了状态,看着满床的莺莺燕燕,他无奈地咬咬牙,这首长一来,不能连X生活都被影响吧……

总算还好,这煎熬的日子没过多久,在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陈区长又接到了巨中华的电话,“陈区长,你现在可以动身了,去章城市政府等待通知。”

“不是去朝田?”陈太忠听得一愣。

“我接到的通知是这样的,经过了确认,”巨秘书也不跟他多说。

这是唱的哪一出?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先招呼廖大宝起身走人,然后就琢磨着,是否给李强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这时候要是被人阴一下,那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不成想,他往外走,迎面正撞上敬德的县党委书记奚玉,奚书记一见他,就笑眯眯地打招呼,“太忠,有点事情跟你说一说,这也到点了,正好蹭饭。”

“顾不上,马上要走,”陈太忠哪里管得了那许多?抬腿就从奚书记身边迈了过去,走了两步,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有点不够礼貌——那好歹是县党委书记。

扭头一看,果不其然,奚书记的手悬在半空,正愕然地扭头回望,见他回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却是要多勉强有多勉强。

要不说,这官场里一点注意不到,就惹人了,陈区长遭遇这种大事,不但任务重,他心里也烦躁——若不是扭了一下头,保不齐就结了梁子。

“奚书记,抱歉啊,”他不得不走回去,低声在奚玉耳边嘀咕一句,“得去赶着站马路,给首长疏导交通,心里烦,你体谅一下。”

“哦?”奚玉那勉强的笑容,登时化作了满脸的惊愕,瞬间又转变为一脸的艳羡,接着他哈哈一笑,“哈,佩服,恭喜……我说嘛,看你今天心不在焉的。”

“没啥可恭喜的,”陈太忠闷闷地叹口气,“反正到处乱窜吧,折磨人啊。”

“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奚书记笑着低声回答,他也知道是哪个首长来,羡慕之情是怎么都掩饰不住,“我是不是也得回去准备?”

“这我真不知道,”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我正要往外地跑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