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54章 人才回流(上)

听到陈太忠的发问,叶晓慧下意识地撇一撇嘴,悻悻地回答,“没有多少投资,不过我爸是搞技术的,修理电器很拿手。”

“我想起来了,”陈太忠点点头,绕过她俩,走向房檐下的座椅,廖大宝正在那里摆放碗筷,“他好像在阳州开了门市,对吧?”

“原来你也知道,”叶晓慧脸上泛起欣喜的笑容,看得出来,对陈区长了解自己父亲的职业,她是真心的高兴。

“我这人记性一向不错,”陈区长随口答一句,也不理会她的感受,侧头看一眼忙碌的廖大宝,“点菜了吗?”

“点了,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廖主任拿起手机,又不着痕迹地看一眼叶家姐妹。

“你们俩没吃的话,就一块来吃吧,”陈太忠的邀请不够真诚,不过这也难怪了,他跟这姐妹俩就没什么交情,若是廖大宝不在的话,他连这句话都不会有。

然而,陈区长的小院号称对全体北崇人开放,这个传言也不假。

叶晓慧是见过点世面的,大大方方走过来坐下,倒是那做姐姐的,跟过来的时候,有几分扭捏,两人才一落座,做妹妹的就发问,“我父亲回来的话,应该算是技术人才返乡吧?”

“算,但也没有多少优惠,除非他愿意带徒弟,”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慢悠悠地点上,然后才看向这姐妹俩,“他怎么想起回来了?”

“我父亲很看好北崇的发展,他说阳州的市场就那么大,北崇在未来几年,必然会超越市区,”做姐姐的轻声回答,看起来比妹妹文静很多,“陈区长你领导有方。”

“哪里,是大家的共同努力,”陈太忠心里得意,嘴上却是在谦虚,想到北崇的发展,居然能引得外流的人才回流,一种成就感自心头油然而生。

有了这种感觉,他看这姐妹俩就顺眼多了,想到做姐姐的今年毕业,他就和蔼地问一句,“我记得你是师范的,分到哪儿了?”

“阳州化肥厂子弟小学,”做姐姐的轻声回答,并且强调一点,“是我自己找过去的,不是分配,是聘用制的。”

“怎么去了那儿?”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阳州化肥厂的效益很一般,设备老化工艺陈旧,堪堪地没有破产罢了,“今天还在跟他们说,咱北崇的老师太少了,要高薪返聘离退教师……你完全可以回北崇来。”

“要是能留在城区里,我就回来,”做姐姐的回答道。

“唉,谁都想留在城区,”陈太忠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北崇确实是缺老师,尤其是好老师,但是与此同时,北崇教育口上的师资力量,分布得极其不合理。

超过八成的好教师,都集中在城关镇,搞得一般老师想留在区里,不但教学水平得高,也得有硬关系——只看刘骅被借调出去之后,再也没回来,就可见一斑。

那面前这女孩儿的选择,他就能理解了,化肥厂再差,也是市区的小学,总好过来北崇钻山沟,而且人家不是体制里的人,他又凭什么要求人家奉献?

总之,生活就是这么矛盾,到处都在喊精简,事业编制的指标也在压缩,可是没有编制,哪个正规院校毕业的老师肯下村镇?

“下一步,区里可能会考虑,加大对民办教师这一块的投入,”陈太忠犹豫一下,终究还是透露一点口风,一个师范毕业的北崇人,去化肥厂子弟小学打工,实在有点可惜了,“你还年轻,咬牙坚持几年,会有好的回报。”

若是搁给那些老于世故的官场油子,听到这话,马上就知道取舍了,而且陈区长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们甚至可以通过这个消息牟利。

但是叶家姐妹显然没有这样的敏感性,叶晓慧闻言就笑,“陈区长,女孩儿最宝贵的就是青春,我姐要是真去了乡镇教书,吃苦倒是小事,关键是她没时间逛街了,没时间买好衣服,化了妆也没人懂得欣赏,她又到哪里去找她的白马王子?”

“所以,我支持她在子弟小学教书,起码不会让她跟社会脱节,也可能遇到一些机会,”叶妹妹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一套一套的,“女孩儿的青春,是很短暂的。”

“嘿,”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他刚才说话的时候,确实是忽略了对方的身份。

而叶晓慧的说法,也符合时下年轻人的主流观点——对年轻貌美的女性而言,钻到山沟里脚踏实地地工作,确实是虚度生命浪费青春。

就是他陈某人,也极为向往大都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这是人之天性。

但是世界上,又哪里有那么多的不劳而获?迷恋繁华没有错,但是迷失了双眼,被动地等待命运的青睐,就有点不可取了,机会终究是要靠自己创造的。

然而,这些话虽是至理,可有太多的时候,是吃了亏之后才会真正领悟的,尤其在这个浮华的时代,在这个人心躁动、信仰缺失的时代——享受生命才是主旋律。

陈太忠也没办法说什么,人各有志而已,所以他微微一笑,“你说得也对,不管怎么说,是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将来不会遗憾和后悔,这就足够了。”

“其实我也愿意脚踏实地地做事,穷乡僻壤也行,”叶晓慧再出惊人话语,她微笑着发话,“但是总得先让我进了官场,就像陈区长你,呆在北崇肯定也很不开心,这地方太穷太偏僻,别说比巴黎了,比首都和香港也差很多……你肯定也有失落感。”

“没有……我一点失落感都没有,”陈区长很郑重地摇摇头,“我特别喜欢北崇,喜欢这里清新的空气,自然的山水,淳朴的民众,以及睿智的上级领导和热情的同事。”

“你口不对心,”叶晓慧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一点,却也没有深究的意思,“在巴黎都呆过,你会受得了北崇这小地方?”

“巴黎的空气还没有北崇好,”陈太忠淡淡地哼一声,“你如果不信……那就不信吧。”

“我只是想说,你也知道北崇不好,但还是要来,因为你有未来,”叶晓慧微微一笑,笑容里似乎有点讥讽,“但是对我们老百姓来说,无法规划未来。”

“晓慧,”做姐姐的看不下去了,轻声呵斥她。

“陈区长是一步一步走到这个位置的,你不要光看到他的成功,你是否看到了他成功背后的汗水和心血?”廖大宝打完订餐电话,走回来正好听到这话,他有点不能忍受。

事实上,只有官场中人,才能了解官场中人,他冷冷地发问,“第一次区长办公会,就有歹徒开枪打陈区长,区长没害怕;区里的孩子被拐卖了,区长亲自去地北营救回来,还天天去看那孩子;区里为移动大棚投资一千多万,数遍整个恒北,哪个区长县长做得到?”

“行了,都是我该做的,你说那么多干什么?”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发话,顺便摆一下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也喜欢说领导的怪话,但是陈区长这样的领导,我说不出怪话,”廖大宝看一看这双胞胎姐妹,淡淡地笑一笑,“我是九四年复旦毕业的,现在不是跟你们摆资格,说实话……有些思想境界,你们目前无法理会。”

“九四年的复旦大学生,”做姐姐的惊呼一声,不可思议地发问,“怎么回阳州了?”

“这儿是我的家乡,有我牵挂的人,”廖大宝不动声色地回答。

叶晓慧的心思可不在廖大宝身上,她看一眼陈太忠,重提旧事,“我父亲这样的技术人才回来,真的没有什么优惠吗?”

“他就是回来开个小店,你让我怎么优惠?”陈太忠没好气地看她一眼,“资金大倒也好说,没啥资金……我劝他还是在北崇多带几个徒弟。”

叶晓慧听到这话,还真是有点语塞,她老爹不是绝对没钱,事实上,在浊水乡,她家都算很有名,她老爹在四兄弟里排老二,出名的能赚钱,支援大伯、三叔和四叔家的钱,加起来也有十几万,别人都猜她家有五六十万。

她心里清楚,老爹手里也就有个二三十万活钱,在阳州也算富足,但是回北崇投资的话,那真不是个钱,陈区长哪可能看得上这点小钱?

“规规矩矩开店就行了,保证没人刁难,”廖大宝出声插话,“北崇人才回流创业,谁敢刁难?吓死他们!”

就在这时有人叫门,是北崇宾馆送饭来了,就在廖大宝张罗的时候,叶晓慧走到陈太忠身边,低声发问,“我父亲想代理一家发电机,陈区长你看可以吗?”

这话就是在他耳边说的,她的呵气甚至喷到了他的鬓角,直吹得耳朵根儿发痒,美人如玉,吐气如兰,最难得的,是那挡也挡不住的青春气息。

我们发电机采购,都是对厂家的啊,陈区长有点讨厌这美人计,但同时又有点享受,总之是很纠结了,他不动声色地发话,“那是他的选择,我不好说什么,不过区里这次采购发电机,原则上只对厂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