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53章 渐近(下)

“我有没有可能,在会上狮子大张嘴?”年轻的区长沉吟一下,虚心地向通讯员请教。

陈区长对这个确实不熟,但是从省农委的人紧急下来的趋势来,他们应该很在意这些,这简直是送肉下乡,不宰白不宰,想到这好歹也是省里的部门,他禁不住食指大动,“他要是不给我贷款,就要考虑我告状……后果很严重。”

“这个我真的不熟,不过林主席应该熟,”廖大宝很直接地回答。

“给林桓打个电话,就说中午我请他吃饭,”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这倒不是他摆谱,不肯亲自邀请,实在是廖大宝打这个电话,林桓就能先准备一下相关内容。

“这个农委啊,你没必要太在意,”果不其然,林桓对此还真的知道不少,中午的酒桌上,林主席很干脆地表示,“农业贷款……嘿,他们能决定多少贷款?大头都有数了。”

“那下午这个会,我可以不去?”陈太忠夹一筷子茼蒿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发问。

“去是肯定要去,不过狮子大张嘴,你就可以省了,哈哈,”林桓听得就笑了起来,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笑得非常地大声,非常地张扬。

笑了好一阵,他才慢慢地停了下来,然后感触颇深地叹口气,“只要你敢张嘴,他们就敢答应,但是只是答应,实施需要个过程,而首长终究是要走的……你说是吧?”

“老书记你是说,他们会许空头支票?”廖大宝若有所思地发问。

“他们根本就没那能力,你狮子大张嘴,他们还不敢反驳,除了空头支票,还能怎么办?”林桓重重地叹一口气,“将来说起来,也是你们不知道轻重好歹,逼得他们那么做的……跟人家没什么关系。”

“这还赖到我头上了?”陈太忠听到这话,真是老大不满意了,“他们既然无所不能……我为什么不能狮子大张嘴?”

“他们只是号称无所不能,其实不能的地方多了去了,”林桓冷笑着回答,“是你不熟悉这个圈子,不是他们不熟悉……业务都是分圈子的,所以错的是你,不是别人。”

“那我下午还是不去了,”陈太忠听明白了,下午的会议只是走个过场,他哪里有这么多美国时间陪人玩?

“你还是得去啊,陈正奎的秘书专程给你打电话了,”林桓伸出双手,缓缓地揉一揉面颊,慢条斯理地发话,“你去了,不代表支持,不去的话,绝对代表反对……将来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十有八九能推到你头上。”

这个话在理,但是陈太忠想到要去市政府开会,他心里就下意识地排斥,“那老林你建议一下……去了那儿我能干啥?”

“去了那儿你能睡觉,”林桓很干脆地回答,事实上,老林说风凉话,也很有一套,“你也可以认真地为咱北崇争取权益,只要你不在意大家心里笑话你——这本来就是个形式。”

“那我还是去睡觉好了,”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当官这么久,各种迎来送往他见得多了,对于形式主义也很能理解,有些东西不是他抗拒就能回避的,终究是要面对。

那么接下来,陈区长还真的是去了市政府,各县区的来人不少,还有阳州市行局的,省农委带下来的人也有四五个,大家济济一堂,挤满了市政府的小会议室。

陈太忠不管那么多,到场就趴在桌子上,直接呼呼地睡了,由于他睡得比较放松,甚至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旁边有人羡慕地看着他:这小伙子……心态很好啊。

陈正奎坐在主席台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也看到陈太忠睡觉了,不过对他来说,这是个好事,于是心里微微一松。

这次对陈太忠的邀请,是他坚持的,陈市长是真的怕了本家的折腾劲儿,心说我请你,你可以不来,来了就不要给我乱折腾——事实上他最怕的,是本家不但不来,还乱折腾。

他立下了不干涉北崇事务的誓言,目前执行得还是比较彻底,他认为自己是个说话算话的,但是他很担心,自己的本家说话不算话。

所以他对陈太忠的呼呼大睡,一点都不以为然——你可劲儿睡,随便你睡到什么时候。

陈太忠睡到会议结束的时候就醒了,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知道,这厮就是不受整个阳州待见的北崇区区长。

没错,北崇区现在,真的不受整个阳州官场的待见,为什么?因为北崇太独了,有好事儿都自家吞下了,外面谁想掺乎,会被直接撵出去——活脱脱就是花城当年的翻版。

但是北崇比花城还要强势——直接把花城车翻了,江湖传言,谁敢找北崇的麻烦,陈区长会直接带着炮头打上门去,花城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北崇人直接平趟。

“会开完了?”陈区长感觉到身边气场有异,终于施施然醒来,他扫视一眼周围异样的目光,打个哈欠,“小廖,咱回了。”

有些形式,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哪怕是睡觉也要参与,陈太忠心里有点不为人理解的哀伤。

不过廖大宝还没来得及着车,李强打来了电话,“太忠,来市里了?晚上一起坐一坐?”

“要回了,”陈太忠淡淡地回答,李强肯定清楚,他来阳州是不得已的——这个时候你约我坐一坐,是个什么意思?所以这类的邀请,那真的可以免了,“区里一堆事儿呢。”

“你上高速还是上省道?你指个路口,我去见你,”李强很果断地发话。

“这您可是开玩笑了,”陈太忠干笑一声,李书记可以这么说,他哪里能这么做?只得规规矩矩地回答,“得,我还是去市党委吧,好久没有聆听领导教诲了。”

到了市党委,李强也没指示什么,就是扯着他细细了解一下北崇最近的动态,最后居然都谈到了北崇打算返聘教师,李书记当即表示,这个事情我支持,这些老教师们离退在家,本身也是对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你能想到这一层,很好。

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啊?陈太忠却是扯得有点烦了,其实他很想问李书记一句,隋彪到底什么时候走,市里打算派个什么样的人继任——遗憾的是,现在不合适提这个问题。

眼瞅着就要五点了,他站起身来,“得赶紧回去了,李书记还有什么指示?”

“没什么了,”李强站起身,把他送到门口,貌似随口问一句,“有人找你了吧?”

“嗯,他的打开方式不对,”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李书记问得没头没脑的,但是他心里清楚,人家是说紫家来人的事,所以他也就含糊地回答一句,这种事情没办法仔细说。

打开方式不对……这是什么话?李强略略一错愕,年轻的区长就走了出去,他略略回味一下,微微颔首,心里基本上有数了。

年轻的区长向外走去,感觉到身后有几道目光盯着自己——那是在门外等待的人,能让李书记送到门口的主儿,自然会引起大家的关注。

老李叫我过来,原来是这么回事,陈太忠有点明白了,李强他扯了这么久,除了想了解一下北崇的情况,以及自己跟自家的接触,更重要的是展示一下两人的关系。

陈区长去市政府开会,容易引发大家的一些猜测,所以接下来,李书记就有必要跟他多聊一聊,还要让大家看到——这二人相谈甚欢。

一个小小的区长,能让市党委书记关注若斯,足以值得自豪了,但是陈太忠是一点都自豪不起来——哥们儿这整整一下午,啥事儿都没干!

六点的时候,眼瞅着要到北崇了,他接到了巨中华的电话,“陈区长,接到最新通知,从明天下午开始,你把手上的事情都放一放,配合市里和省里的工作……最好能在阳州待命。”

“我开车速度很快的,阳州待命就不必了,”陈区长不动声色地回答,他才耽误了一下午,哪里有这个闲情逸致?“我保证,绝对不会因为我影响事情。”

终于是要来了,放下电话之后,他轻吁一口气,因为这即将的考察,省里市里齐齐动了起来,气氛异常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年轻的区长总会想到四个字——如临大敌。

这可真有点讽刺,陈太忠将车开到区政府停下,自己则是走回了小院,他推开院门一看,登时就是微微的一怔,“怎么你俩来了?”

院子里正站着两个青春活泼的女孩儿,七八分相似的面孔,个头略高的女孩打扮得要时尚一些——正是叶晓慧姐妹俩。

“我父亲有意回北崇来发展,”叶晓慧是个自来熟,她笑吟吟地发话,“所以我们姐妹来了解一下,有没有什么优惠的政策?”

“你父亲?”陈太忠的眉头稍微皱一皱,他实在想不起来这姐妹俩的父亲是何人了,“他要能带回投资来,我当然欢迎了……优惠之类的好商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