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52章 渐近(上)

“那我现在就去拟定合同,顺便把清单拉出来,”徐瑞麟虽然有些书生意气,却也是个敢说敢做的,“要公示吗?”

“公示,区政府公示,下面乡镇也公示,”陈太忠点点头,犹豫一下,他又吩咐一句,“找两个靠得住的人来搞,具体公示时间,到时候再协商。”

“核对数目也要几天的,”徐瑞麟点点头,大部分养殖户的现场,已经勘测过了,但终究还是有在建的,还有些数目没有敲定的,这种事情,再认真都不为过,“不过也不能太晚了。”

“先等两天看看风声,”陈区长叹口气,“过两天有首长视察,咱不要乱。”

“首长视察?”徐瑞麟听得一皱眉,“是谁,什么时候来?”

“你心里有数就行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却是让人生不出任何质疑的心思,真是越来越有大区长的范儿了。

看着徐区长离开,陈区长又抬手给谭胜利打个电话,“谭区长,你来一下我办公室……”

蒙晓艳和任娇的到来,让陈太忠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区里的师资力量有点落后,北崇想发展,教育问题不解决也不行。

所以他就问蒙校长,是否能从凤凰划拉点教师过来,实在不行我亲自去跟王伟新说——就当是支边了,北崇这边给双倍工资,还有冬夏的补助和福利。

这个不可能,蒙晓艳很明确地告诉他,凤凰好歹也是天南第二大城市,有点水平的教师多在市区,而其他县区发展得也不错——金乌和阴平有矿,曲阳有酒,童山有旅游区。

这些老师就算去最落后的红山支教,也不可能抛下一家老小,大老远地跑到北崇来,事实上,这两年红山发展得也不错——你出五倍工资还差不多,要我说,你还是把心思放在本地挖潜上吧。

陈区长把谭胜利叫过来,问的也是此事,“你跟市教委关系怎么样?”

“还行,”谭区长点点头,“不过那帮人也不是很好说话,官僚得很。”

待他听陈区长说完,就很坚决地摇摇头,“难,站在市教委的角度上看,给了北崇,给不给其他地方?而且在编的教职工,真不稀罕这双倍工资,弄点不在编的,水平就不敢保证了……他们真敢拿不在编的糊弄人。”

“那离退的老教师也行,”陈区长已经盘算好了,“他们自己挣一份退休金,来北崇再赚两倍工资,何乐而不为?”

“这个倒是可以,”谭胜利点点头,不过紧接着,他又犹豫一下,“但是这样也招不来好教师,真的好教师,就算离退了也有人高价挖,不少人现在就在朝田的私立学校教书,也有人在阳州办班,不少赚钱。”

“那就退而求其次,差不多点的就行,”陈太忠也没指望能挖来多么优秀的老师,这种事情要一步一步来,实在急不得,“关键是能吃苦,能下到乡村去,对孩子们要有爱心。”

“乡村……这不是要顶民办教师的岗?”谭胜利听得吓一跳,“这不行啊,他们带几年课就走了,民办教师也没了,孩子们咋办?”

“他们教孩子,也教民办教师,咱们的民办教师,水平实在太参差不齐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表示,“正好跟城里的老师学一学。”

民办教师的水平上不去,主要是因为待遇太低,没几个人有精力专心教书,谭胜利非常清楚这一点,不过民办教师的素质差一点,倒也是实话,他笑一笑,“我有个建议,返聘来的老教师,教育效果突出的,可以给予适当的奖励。”

“嗯,主意不错,”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暗哼一声,这本来就是我马上要说的,被你抢先了,“关于这个奖励制度,你去拟个计划来,要抓紧,争取新学年开始的时候,返聘的老师们都全部到位。”

慢着,新学年……我怎么觉得有什么事儿呢?陈区长皱着眉头略略一想,然后才苦笑着摇摇头,嗐,这不就是杨大妮儿的“底线”吗?现在的孩子,啧啧。

这时间有点紧吧?谭胜利听得暗暗呲牙,眼下已经七月底了,距九月份开学也就一个月出头,这短短一个月,就要物色好教师,做通工作,并且还要安排好位置,实在紧巴了点。

不过他也不敢说什么,区政府有眼的人都看到了,陈区长就像手握一条鞭子一般,抽打得其他副区长卯足劲儿地工作,他这科教文卫口不太重要,现在终于被区长盯上了。

于是他点点头,“我现在就回去做……对了,要返聘多少老教师?”

“越多越好,下限五百吧,但是也要审核,”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

“保证完成任务……呃,你说什么?”谭胜利才待点头,眼睛珠子骤然就瞪得老大,骇然地看着自家的老大,“你是在说工资吧?”

“我在说人数,”陈太忠看他一眼,随手摸出一根烟来叼在嘴上,也不点燃,就那么淡淡地看着谭区长,“返聘的教师,区里要贴出名单公示,包括岗位。”

他这是借着敲定人数之机,给老谭打个预防针——你别给我闹出吃空饷的事儿来,区里是大力投资教育事业,不是投资你的腰包,要小心群众的监督哦。

但是谭胜利根本顾不得想那些了,他很愕然地表示,“就算双倍基础工资是九百,五百个老师,一个月工资就是……四十五万啊。”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就算加上福利和补助,一年六百万也差不多了……这点钱都不舍得花,谁肯来?”

“我……我怕没这么大的影响力,”谭胜利苦笑着回答,动员五百个离退休老师来北崇,这得有多大的社会影响力才行?

“你不是跟教委关系还可以吗?”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看他一眼,“从市教委做工作,就方便多了,咱们还可以打广告,阳州日报上打广告。”

“市教委的话……我有个想法,”谭胜利沉吟一下发话,“市教委杜主任的弟弟,是搞文具用品批发的,要是咱北崇的学校,都能指定用他家的,想必事情会容易很多。”

“可以放进来竞争,独家买卖那是做梦,”陈太忠断然否定这个建议,“让他们去搞工程吧,给市教委两个工程队的指标,这是前所未有的特例,你跟他们说清楚了,希望他们珍惜。”

北崇的工程很多,但是外面人想进来分一杯羹,那真的太难了,北崇宁肯用自己人,不太熟练、不紧不慢地干着,也不给外面太多机会。

但是这个饼,陈太忠还不得不画,文具用品是教委一干人的天生强项,这里面搞什么鬼,别人很可能敢怒不敢言,倒不如划出点工程来,到时候验收的是业主或者建委,那真没必要吃教委那一套——隔行如隔山。

他不怕分点利润出去,但过程要透明,受益者不能成为不受监督的存在。

让教委的人去干工程……您这脑瓜,不是一般的天才!谭胜利的嘴角抽动一下,有心说点什么吧,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竟工程里的油水,大家都是知道的,陈区长开出的价码,也不算不诚心了,“好的,那我现在就去市教委。”

“又是一年六百万,”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就在此时,廖大宝推门走了进来,“老板,陈正奎的秘书打过来电话,下午市政府开会,省农委的领导下来了……强调农业贷款的问题,希望您去参加。”

“下午开会,上午才通知?”陈太忠一听就火了,要是紧急会议也就算了,但是省农委……能有什么紧急事?这可是有点欺人太甚啊,“不去。”

不怪他如此生气,就连老百姓请客,都讲究个“两天叫请,一天叫约,当天叫提溜”,搞政府工作,大小官员的事务都是安排得满满的,重要事情都要提前打招呼的。

“好像跟首长视察有关,”廖大宝壮着胆子解释,这就是做为领导贴心人的好处了,徐区长都不知道首长要来,他却是知道了,“省农委的人,是昨天晚上到的。”

“哦,”陈太忠点点头,又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确定吗?”

“应该没有问题,”廖大宝皱着眉头回答,“我有同学是省农行的,前天晚上行里紧急开会了,据说首长这次来,可能问到农业贷款的问题,要他们把弦儿绷紧。”

“是啊,现在就知道把弦儿绷紧了,平常那弦儿……在哪儿呢?”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哼一声,首长要来了,估计是原先没有说要问农业,现在有人吹风了。

所以农委和农行等相关环节都忙了起来,农行紧急开会统一口径而农委为了防止地方上胡乱歪嘴,紧急下来人做地方的工作。

省农委的职能,不止是协调农业贷款,不过在陈区长看来,北崇农业的发展……压根儿跟农委就没什么关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