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49章 拜码头(下)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海芳听到最后一句,嘴角禁不住抽动一下,当初我要能为共产主义的事业“献身”的话,也不至于沦落到来干这个助理调研员——连腔调都是相同的。

不过她也知道,不管陈区长是否身体真的“有恙”,但是能对王媛媛都不动心的主儿,应该不会对她有什么别的想法,于是她很干脆地笑一笑,“反正今天心里高兴,我就舍命陪区长了,大家不醉无归。”

“我也正闹心呢,一定要灌醉你,”陈区长邪邪地一笑,刘区长看到他这表情,心里微微一沉:不会吧,我这样的老太婆,你也要……那啥?

不过下一刻,陈区长就苦恼地揉一揉额头,“希望别有不开眼的人来打扰吧。”

事实证明,陈太忠一语成谶的能力,真的太强大了,下班之后,他和廖大宝先去了小院,紧接着刘区长和王主任也来了,点了菜之后,陈系四人小团伙正要开动,就有人按门铃。

王媛媛抢在廖大宝之前,接起了对讲器——虽然即将正科了,但是对廖主任,她还是保持了相当的尊重,她不是忘本的人。

然后,她快步地走回了餐桌,“区长,是个叫彭秋实的,说感谢您救了他的女儿。”

“利阳的常务副,”陈太忠点点头,然后站起身,“咱们都去迎一下吧,是个礼数。”

这话初听没有什么,细细琢磨一下,最后四个字真的霸道无比,刘海芳的感觉就很明显——合着你要是不看重这个礼数,利阳的常务副市长,都不值得你去迎一下?

大门打开,外面进来俩人,打头的是个中年白净男子,他一眼就认出了屋里四个人中的老大,笑着冲陈太忠伸出了手,“是太忠区长吧?感谢啊……非常感谢你无私的帮助。”

“客气了,你姑娘跟你长得挺像的,”陈区长伸出手同对方握一握,笑眯眯地发话,“小女孩很坚强,腿断了都不哭,彭市长家教有方。”

“她小时候就挺皮实的,跟邻居小男孩打架,打输了也不哭,”彭市长笑着摇摇头,“不过这次是多亏太忠你了,稍微晚一点……嗯,她可能只是恢复得不好,小魏就危险了。”

“我只是想着救人,彭市长你这话客气了,”陈太忠微笑着回答,“至于小魏老魏的,咱不提他……你能来,我非常荣幸。”

刘海芳、王媛媛和廖大宝三人交换一下惊讶的眼神——陈区长是在说魏平安吗?

事实上,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大家都知道,陈区长救了省委秘书长魏平安的儿子,甚至有不少人捶胸顿足,自己为什么不在车祸现场——虽然他们在现场,也未必有胆子伸手。

眼下听到陈区长对魏秘书长不以为意,这三位心里就有点疑惑,老大真的不在意魏平安吗?我靠,那可是省委常委来的。

彭秋实却不以为意,他哈哈一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没吃饭呢……太忠,不把你的人跟我介绍一下?”

“都不是外人,”陈太忠随口回答一句,“彭市长还是把你身后这位介绍一下吧。”

听到这句“都不是外人”,刘海芳真的想哭,多久了……她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不过下一刻,她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彭市长身后的那位身上——这是什么人?

彭秋实身后是个黑瘦的中年男子,相貌很普通,唯一给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两个肉泡眼很大,站在那里也不作声,不过陈区长却是能感觉到,这人神态自若气质沉稳,跟彭市长挨得很近,却没有束手束脚的样子。

“哦,这是过总,一个朋友,同车来办事,”彭市长微笑着介绍一句,“不知道你们在聚餐,有点冒昧啊。”

“这么说就见外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带着大家往屋檐下走去,顺便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刘区长,今天会上才定的,我们为她小小庆祝一下。”

“哦,刘区长你好,恭喜啊,”彭秋实冲刘海芳点点头,又伸手同对方握一握,一点不介意对方比自己低两级还多,“跟着陈区长,前途肯定一片光明,好好干。”

才升职的副区长,在区长家里小小庆贺,这个关系就不用再说了,彭市长瞬间就明白其他一男一女的身份了,绝对都是陈太忠的心腹。

“谢谢彭市长,我一定牢记您的教诲,”刘区长微笑着颔首,落落大方,却也不多说。

“海芳可是运气好,堂堂的常务副来为你贺喜,”陈太忠听得就笑,“饭菜都是现成的,彭市长一定要赏这个脸,一起喝点。”

“今天就是打定主意蹭饭来的,”彭秋实也不客套,他笑眯眯地表示,“回头去利阳,就是我全包了,晋建国的接待次序,可得排在我后面。”

晋建国也是天南交流过来的干部,目前是利阳市的宣教部长,比之彭市长略有不如,但他是前天南团省委的干部,发展空间非常大。

“好说好说,”陈太忠笑着点头,含糊其辞地表示,“先好好喝一顿。”

总之,彭市长是感谢来了,不是公事,又是外市的领导,陈区长这边则全是他的人,双方在一起谈笑风生,也不用刻意地强调身份,一顿饭吃得挺轻松热闹。

饭桌的主题,是彭市长爱女和魏秘书长之子的伤势,偶尔提一提那两位将来的感情发展,再有就是刘区长的高升之喜了。

由于有外人在场,刘海芳终于没有喝醉,陈区长想着任娇和蒙晓艳还在隔壁,也没挤兑她,大约在七点五十,这顿饭热热闹闹地散场。

廖大宝收拾残局,陈太忠则是将一干人送出门外,那个过总一晚上都没怎么说话,这时候却是同陈区长握一握手,笑眯眯地发话,“等哪天你有空了,咱们慢慢聊。”

“嗯?”陈太忠脸一沉,因为他感觉到了,手里被塞了一张硬邦邦的卡片,他瞥一眼彭秋实,却发现彭市长正在向远处张望,一点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有话你现在就可以说,”陈区长沉声回答,同时攥着对方的手,不让他抽回去,脸上泛起一丝说不清的笑意。

“油页岩的项目,还要请陈区长多多支持了,”过总轻声嘀咕一句。

陈太忠闻听此言,登时恍然大悟,他就一直觉得这厮有点古怪,却是说不出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直到此时才明白,合着是紫家人来拜码头了。

这个现象很正常,紫家在上面再牛逼,想在地方上搞风搞雨,也是要获得地方上的支持,尤其是陈区长不是没有根脚的,提前打招呼很有必要。

若是有人以为,搞定黄家就不用考虑下面人的反应,那才是真正的不懂事。

不过陈太忠不可能接受这个,他点点头,将手里的卡往对方手上一按,轻声嘀咕着回答,“支持是一定的,这个你拿回去。”

“一点小心意,没别的意思,”过总不着痕迹地用力反抗,脸上却是笑眯眯的,“就是在你这儿挂个号,来日方长嘛。”

“我知道来日方长,”陈区长也笑着回答,眼中却有一丝冷芒闪过,他嘴唇微动,“但是如果你不拿回去,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

过总听出了他话里的决绝之意,又抬头看他一眼,沉吟一下就攥住卡片,不着痕迹地将手缩了回去,笑着点头,“那好吧,朋友是天长地久的。”

“没错,”陈区长笑着点点头。

他目送两辆车离开,又打发王媛媛陪着刘海芳回去,然后才转身向院内走去,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形,不屑地轻哼一声,“官场里说朋友?谁信谁傻逼。”

廖大宝收拾好桌子,站起身走人,陈区长拿起刘海芳写的发电机的报告,就要穿墙出去,以便在那啥的空闲时,能看一看。

没办法,年轻的区长就忙成这样,跟女人们欢好之后,别人可以睡觉,他还得抽空看文件,生活充实得……真的令人发指。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着,彭秋实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太忠区长,那个过总,跟我其实不是很熟,也是朋友帮忙。”

“明白,”陈太忠笑着回答,他是真的明白,紫家要派人拜码头,自然是越低调越好,但是来的人身份还不能低了,要不就太小看他陈某人了。

所以这个人上门,最好是有个人带挈,而且最好不是当地人——也许,彭市长原本就没想这么快地来感谢他,不过被人求到头上了,也只能如此。

彭市长事先不打电话告知,事后又能马上打回来电话,撇清的意思很明显,至此,陈区长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

“破事儿,”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轻声嘟囔一句,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心里多少也算平衡了点儿——北崇就是落后了,那又怎么样?背景再大你也得上门。

下一刻,他才待掐个法诀,不成想手机又响了,“这日子,充实得让人吐血……谁啊?”

“陈区长,我是双寨乡的桑格,”电话那边,是个年轻的声音,“有些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