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45章 老辣(下)

打个简单的比方,一个工程能赚十万块,给了外地老板,人家赚了钱拍拍屁股走人了,北崇老板赚了这个钱,他会考虑继续发展。

那么,这十万块可能会变成一辆卡车,跑一跑运输,北崇的货发出去了,农民得利了,老板赚钱了,他可能再买车,司机也有工作了,他可能去盖房,闲着的泥瓦工有收入了。

大家的收入上去了,就有钱消费了,消费上去了,税收就提高了,北崇就能发展得更快了,但是——一旦那十万块被外地老板赚走,这些就都没了。

这个假设有点理想化,可大家所诟病的地方保护主义,就是基于这个逻辑诞生的。

所以面对这个选择,陈太忠真有点抓耳挠腮,想了半天之后,他索性不说话了,只是重重地叹一声,看黄老三怎么说。

你这都是我玩烂了的路数!黄和祥挺烦这一套的——论起做领导的经验,你能比我多?

他本来还想说一下,筹建结束之后,项目可以移交给北崇,但是这家伙的态度这么恶劣,他也就懒得讨论技术上的细节了,“你要是还觉得为难,那你到时候到场就行了,不需要你强烈支持,解读一下规划就行。”

“这话我听不太懂……三叔你能细说一下吗?”陈太忠真的有点听不懂。

“这你还要我解释什么,你不要当众显得不配合就行了,可以吧?”黄和祥真有点不耐烦了,你要是我手底下的人,直接把你打进冷宫了——就这点眼界,也敢捣蛋?

“好,三叔你怎么说,我这做小辈的就怎么做,”陈太忠痛快地答应了,当众配合可不就是演场戏?反正这官场跟剧场也差不多,在台上的都是演员。

表面文章做好,背地里要不要使坏,那就看有没有必要了,反正陈某人具备各种使坏的能力,他仅仅是不想使用作弊手段,而不是绝对不用。

“你就不用跟我卖嘴了,”黄和祥哼一声,老大不客气地挂了电话,心说真要是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事儿早谈完了。

二哥来往的,就是这帮乌烟瘴气的主儿,黄书记想到这里,无奈地撇一撇嘴,不过同时,他心里也有微微的不屑,他敢打这个电话,就有成功的信心:小家伙终究还年轻,他连哄带吓两句话,就把丫绕进去了——我这二哥,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不成想,下一刻他的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正是陈太忠,“三叔,刚才有件事忘了问您了……聂启明啥时候走呢?”

“聂启明……这是谁啊?”黄和祥是真的想不起此人是谁了。

“天南移动的老总啊,上次您说,他俩月之内就会调走,”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才猛地想起黄老三曾经忽悠过自己,少不得要打过电话来,恶心一下黄书记,“但他现在也没走,这个那啥……您这做长辈的,不会忽悠我们小辈吧?”

“哦,是他啊,井泓也要拉票的嘛,这你得跟你黄二伯说去,”黄和祥踢皮球的技术,那不是一般的高,信手就挡了回去,“再说天南移动推行素凤手机,也很有力。”

“我是想问一句,您不会忽悠我第二次吧?”面对堂堂的省委书记,陈太忠还真敢问出来这话,“我这……跟黄二伯学的,特别老实。”

其实在陈区长的私心中,聂启明不走比走了强,起码老聂在,张馨就有人保护,至于说聂启明又买什么不合格产品——那是移动操心的事,跟他有屁的相关?

“啧,”黄和祥无语地咂一咂嘴巴,顿了一顿,才无可奈何地表示,“这样,这件事你配合了,不管结果如何,我让人去你那儿投资五千万,项目你指定……反正你不会坑了投资商。”

这才是赤裸裸的交易,对黄书记来说,五千万的引资真的不算什么——油页岩项目可是六十个亿往上数,但是他能说出这话来,就是把陈太忠视为一个交易对象了。

这个交易不是很平等,但确实是交易,对时下大多数的地市来说,尤其是阳州这种超级贫困的地市,五千万的引资也值得大书特书了,其实以黄和祥的出手,五千万的拨款也不会太难,而引资终究不是拨款,资方有逐利需求。

但是对于一个有志于提高地区经济的领导来说,这也是一笔很重的礼了——不惦记挥霍的话,这个钱可以做事,可以让业绩更漂亮。

“您太客气了,”陈太忠干笑一声,“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嗯,就这样,”黄和祥二话不说就挂了手机,想了一想之后,索性将手机递给秘书,淡淡地吩咐一句,“关机。”

“这个……只让我配合,又是啥意思呢?”陈区长并不知道,自己给黄书记带去了关机的困惑,他站在院子的角落,一时间觉得有点风中凌乱。

想了一阵,他最终也没确定任何猜测,索性就懒得想了,出工不出力,原本就是他最后不得已的选择,黄和祥的要求并没有突破他的底线。

关键是又有五千万的投资了,陈区长对于自己最后一个骚扰电话非常满意,这是彻底的意外之喜,“嗯,要不说这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当然,他也不会主动地去联系李强,表明自己要去朝田,还是等对方打电话过来的好,所谓的“不得不配合”,应该就是如此体现吧?

刘海芳见陈太忠一脸肃地离开,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正好她也有电话进来,接了电话之后,见他恍恍惚惚地回来,走上前汇报,“刘骅的烈士申报,有点小问题。”

“嗯,你说,”陈区长的思路,又被从上层博弈扯回了现实,想一想上面那些云山雾罩,或者脚踏实地做点事情,对他来说更有意义一些,“小廖订饭吧。”

刘骅申报烈士的障碍,主要是两点,一点是他的身份问题,理论上讲,他是分配到教委的,属于事业编制,不是军警也不是公务员,这个难度就有点大,而且他干的工作是协防员,连稽查人员都不算——一个做老师的,大半夜地去查超载车,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

其次就是司机的事了,通常情况下,一旦被评为烈士,或者会有凶手或者会有受益者,啥都没有的比较少见,这个司机……他肯定不想自己成为杀害烈士的凶手,所以他的家人不但去找刘骅家人公关,也去民政局喊冤。

陈太忠静静地听完,随口问一句,“是市民政局的意见?”

“市民政局请示省民政厅了,是省厅的意思,”刘海芳轻喟一声,“他们希望在对司机定罪之前,暂缓申报。”

“啧,”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民政厅的回应还算合理,他也不好去强行破坏,说白了,他对安排刘骅借调到计委的某人有点不满——人家听了你的安排,结果死了,陈铁人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只等着我们区政府出面?

当然,年轻的区长也要考虑别人的情绪,于是又指示一句,“那就缓一缓吧,要民政上一直盯着这个事,多少协防员看着呢。”

饭菜才上来,徐瑞麟来了,他是来汇报烟炕贷款的统计情况的,这次是鼓励大家贷,又考虑到烟厂建成之后,需要大量烟叶,所以只是一个粗略的估计值。

“回头会上议一议吧,”陈区长随意看两眼之后点点头,又看一眼刘海芳,“那个发电机的采购……尽快弄出来,一块上会。”

“最迟明天晚上,王媛媛这两天很辛苦的,”刘海芳点点头,然后又汇报一个问题,“对了,据我了解,现在全国都缺电,发电机供应很紧俏,价格也有点虚高。”

“什么?”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这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缺电已经导致北崇损失惨重了,这采购上居然又出麻烦?“你怎么打算的?”

“咱们是大客户,再紧张也要强调大客户优先,”刘海芳迟疑一下,接着回答,“不过想让他们在北崇设服务中心,怕是有点困难了。”

这是陈区长的既定策略,一下采购这么多发电机,厂家必须要在北崇设立服务中心,发电机不是大设备,都是零散着用的,涉及到使用人员的素质、环境以及其他因素,这里面差别很大,有稳固的保障是必须的。

“那就多招几家吧,”陈太忠点点头,做出了指示,原本区里的计划,是招两个厂家,一个供应得多点,一个供应得少点,正是学自移动的采购模式,可以减少机型以保障售后维护,同时能维持一个良性竞争的局面。

刘海芳当然也知道这个,不过这种决定,最好还是由陈区长来做,她本身负责此次招标采购,擅自做决定,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闻言之后,她点点头,“那这样,选三家……只有入选的三家,才可能得到区里以后的采购合同,所以他们必须设立服务中心,你看可以吗?”

“那就三家,”陈太忠点点头,“跟他们强调一下,北崇除了政府采购,也有民间采购的嘛,北崇人马上就要有钱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