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44章 老辣(上)

“我三叔?”陈太忠听得愣了一下,他跟黄和祥接触极少,而且他对此人的定义,很多时候都是黄书记,一时还真没反应过来,说不得狐疑地接过来电话来,“谁呀?”

“你黄三叔,能是谁?”黄和祥很和蔼地发话,“现在说话方便吗?”

“哦,是三叔啊,”陈太忠拿着电话,向院子的一角走去,心里却是在狐疑,为什么不是黄二伯打过来电话,反倒是黄老三?“有话您说。”

“你这电话真忙,我从下午打到现在了,”黄和祥却也不着急说正事,而是向对方指出,“这种贴身电话,最好不要太忙,万一有领导找你,一个联系不上,没准心里会有看法。”

这个姿态,就算放得极低了,堂堂的一个省党委书记,跟一个小区长用这种口气说话,不但暗示自己打了很久电话,还能提出善意的建议,亲叔叔对自家侄子,最多也就如此了。

“事情挺多的,都得亲力亲为,”陈太忠笑着回答,心里却是相当不以为然,在恒北,够得着我的领导管不了我,管得了我的领导够不着,再说了,本地真有急事找我的,就算打不通我的电话,还打不通廖大宝的?

正经是我手机通畅,是保障你们这些外地人联系我的,陈区长心里怪话不少,但也不合适说出来,只能干笑一声,“不过黄三叔批评得对。”

“都不是外人,我也摔过跟头,对此有点心得,”黄和祥轻笑一声,“你可不要以为,三叔就那么一帆风顺,当初差点就被人整得万劫不复了。”

你要是还不顺,国内官场还有几个可以称之为顺利的?陈太忠听得又不以为意地暗哼,就算拿我这个国内官场最年轻的正处来做比较,别人都说我是张好古什么的,尼玛,若是没有仙力傍身,哥们儿有九条命也被人玩死了。

黄书记终究是一省的书记,略略抒情之后,就直截了当地表示,“太忠,你也知道,今年对三叔来说……嗯,比较关键。”

啧,原来是这么回事,陈太忠听到这里,脑中的谜团终于彻底揭开,他一直就琢磨不透,黄二伯怎么会卖力地帮紫家,在他看来,黄家和紫家若是携手,那会让太多的人无法容忍——紫家内部怕是都要有异声,所以这应该是个短暂的合作。

他也猜想过,这个合作的前提是什么,跟黄书记进步有关的可能性,也占一部分,可他并不能确定,直到黄和祥亲口证实了这个消息。

但是一旦说开,问题就跟着来了,黄书记说得这么透彻,他还合适硬顶吗?

官场里大多数人的共识:坏人前程,比断人财路更为可恨——财路断掉还可以再找,前程上一时的蹉跎,就可能一步迟步步迟。

“嗯,我知道,”陈太忠迟疑一下,终于决定正视这个问题,“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困惑,首长有首长的难处。”

这个话说得……还真是别扭,黄和祥知道陈太忠的头难剃,却是没想到,自己已经把姿态摆得这么低了,对方还装疯卖傻,不但不直接表态,连主动请示的话都没有,反而给出这种半软不硬的话头子。

跟我家二哥一个德行,也是无法无天的主儿,黄书记心里暗哼,不过他也不打算退步,索性敞开了说,“那个油页岩项目的落实,对我有帮助,对北崇也有帮助,你配合一下。”

“这个项目很可能烂尾,”陈太忠心一横,索性硬邦邦地顶回去,“烂尾也就算了,北崇财政也可能因此背负巨额债务,这个事情我不能答应……有别的需要卖力的,我义不容辞。”

合着就你自己搞能搞成,别人就都不行?黄和祥很想说这么一句,不过再想一想,小陈的担心是他忽略了的,黄书记光想着紫家捞一票走人,留下点破烂,北崇也不算毫无所得。

至于说会影响到陈太忠的声名,他是半点都没有考虑,换个地方再做官,过去的糊糊事儿还会有谁在意?不怕说一句刻薄的——正处的名声重要,还是正部的进步重要?

而且这是从上到下决定的项目,责任也不会承担到北崇的头上,以后若是有人翻旧账,那得罪的可不光是紫家和黄家,谁有这个胆子?

可是陈太忠这么一说,黄和祥就反应过来了,这个可能性还真是客观存在的,这么大的项目无疾而终,固然可以是“交学费”——毕竟手续正确,但是拉两个人出来背雷也正常。

这个程序应该是这样的:项目一旦到了后期,会继续跟上面要钱,要超出预算的钱,上面给的话就继续赚,直到上面再也不给,项目就“不得不”暂停。

至于会停到什么时候,这个……你懂的。

在这个继续要钱的过程中,就可以跟地方上化缘,高速公路还讲个地方配套费呢——这么大的项目,怎么能光让上面出钱?

投资了这么多,就差一点点就可以了,地方上你没多有少给点,反正建设时你们已经得利了,等这厂子建起来,地方上需要支援,可以尽管开口嘛。

然而必须指出的,这个化缘是做给上面看的。

这就是所谓的做戏做足——资金实在紧张啊,我们都不得不跟地方张嘴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地方上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么大的项目,又是京城下来的关系,谁敢不配合?

事实上,搁给贪一点的地方官,这也是捞钱的好门路,靠着这么大的背景,吃点回扣很安全,谁敢去查?至于说地方上财政开了窗户——公家的钱关我鸟事?任期到了拍屁股走人。

但是这么扯来扯去,项目的“暂停”,没准地方上就要承担一些责任:项目方可以说,其实地方给我一点——或者地方上再给我点,项目就差不多了。

发生这种事,除了出现意外情况,地方上背雷也不会背得很重,其实就是个为投资失败而扯皮的过程,但终究对官声有损,而且这种事,对地方上的经济会有所打击。

黄和祥可以不把陈太忠的官声看在眼里,但是同时他也知道,小陈是很看重自家经济发展的——其实换一种角度看,这就是政绩,在意政绩的官员很多,这并不奇怪。

搁给黄书记本人,也不能容忍别人把自己的地盘当作刷钱宝地的同时,拉低自家的政绩。

至于说紫家会不会这么做?黄和祥认为,他们应该是没这个胆子,毕竟陈太忠是奉黄家之命做配合的,但是……这年头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事物是发展变化的,紫家人里良莠不齐,也有人做过很没品的事,而这项目如此之大,就算手续齐全地烂尾,到时候没准也要有点口舌。

黄书记明白这个不确定性,同时并不怀疑,小陈也明白这个不确定性,现在的年轻干部缺少的是阅历,绝对不是智商,现在年轻人的狐疑心,比老年人不遑多让——虽然很多时候,是不讲理的胡乱怀疑,但是信仰和道德缺失了,疑心自然就增多了。

然而,黄和祥身为堂堂的省党委书记,做不出来打包票这种事,那还不够丢人的,他只能暗暗遗憾——可惜你是二哥的人,不是我的人,要不然我也就说句话,不怕你不听。

这些因果说起来费笔墨,其实只是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黄书记就反应了过来,于是他淡淡地表示一句,“巨额债务,你想得多了……可是你要是拒绝,花落别家,不管他们成功与否,北崇这个项目就永远丧失了。”

这才是黄老三的筹码,要不说能爬上这个位子的人,就不可能简单了。

陈太忠嘿然不语,在接电话之前,他就在为这个可能性而苦恼,而黄和祥的电话证实,这个项目确实跟丫的进步有关——不管是否真的有关,反正人家说有关,那就是有关了。

那么就是说,不配合这个项目的话,他不但得罪了紫家,得罪了魏天,连黄家也得罪了,那项目落到了别家,北崇真的不要再想类似项目了。

没错,就是黄老三说的,不管项目成功还是失败,北崇再无机会,至于说重复建设——开什么玩笑,陈某人的一个不配合,得罪的人太多了。

是容忍别人在北崇刷金,还是北崇永远丧失这个项目?对陈太忠而言,这个选择真的过于艰难了,其实他并不是很担心项目落地之后,紫家会在北崇乱来,那只是他的借口,紫家人真敢在北崇乱来的话,他有一万种以上的手段收拾这些不长眼的。

年轻的区长只是想把北崇能收获的利润,都留在区里,钱留在当地,对提升经济的效果,非常明显,没搞过政府工作的人,都很难想像出来这个效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