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37章 钱不够花(下)

“好了,生意就是生意,哪有那么多说的?”陈太忠摆一摆手,笑眯眯地发话,“我看你们几个胆子挺大,敢不敢在花城摆摊,帮北崇收烟叶?”

“只要您给个名头,那没问题,”发话的混混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我们挣多挣少,也不用您过问,北崇正常价收购就行了,只要别人找上门来的时候,您做个见证。”

“这个我能答应你,”陈太忠点点头,“但是我不会明确授权,而且……你最好不要违背良心,否则的话,后果你知道。”

这就绝对是灰色地带游走的行为了,不过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非黑即白的,事实上陈区长说得也算婉转了——我不会允许你打着我的旗号强买强卖的,只不过,你在帮北崇办事,有人找你麻烦的话,我可以罩着你。

事实上,在陈太忠看来,北崇之外的老百姓的权益,他没必要去帮着维护,但是北崇要发展,多少也要顾忌点名声——北崇人雇佣混混,强买强卖低价收购烟叶,这名声真不好。

但是他不表态也不行,原材料的匮乏,会影响到北崇卷烟厂的生产,烟草的壁垒,是必须要通过民间人士来突破的。

“我们不会乱来,正大光明地赚差价,我们就够赚了,”那混混苦笑着回答,“我们不是垄断买卖,还得扛着烟草的压力,哪有胆子胡乱压价?”

他也听到了北崇人的对话,于是犹豫一下,他又重点强调一下,“想来北崇炕烟的烟农,我们绝不拦着,只赚自己该赚的。”

“那这就是君子协定,”陈太忠点点头,他最近一直在强调制度,但是有些实际情况,真的不是完善制度就能解决的,“小廖,你登记一下他们的名字,不用往卷烟厂报备了……”

从卷烟厂回来,时间就不早了,而此时陈太忠又接到了告状电话——电业局拉闸限电的现象越来越频繁,打电话的是区医院。

夏天到了,北崇以往都是被拉闸限电的重灾区,不过区医院是有两条线,可以切换,但是糟糕的是,今天两条线都停了。

拉闸限电通常是要有预报的,不过区医院一条线被预报了,一条线是临时故障,当时区医院正有一台手术,随着叮的一声警报,各种仪器都不动作了,无影灯也灭了。

亏得是手术室旁有发电机,三分钟之后又供上电了,而这手术也不是很要紧,要不然当时就抓瞎了。

“这个……理解一下吧,”陈太忠长叹一声,也只能这么安慰了,“咱自己的电厂,很快就能发电了,到时候就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了。”

上一任市委书记王宁沪在走之前,信誓旦旦地保证北崇的用电,地电老总康晓安也是这么说的,但是现在北崇的电量,还是捉襟见肘。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北崇的用电量,也没被减少了多少,所以说王书记和康总的影响,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要知道,北崇现在自建电厂,已经是电业局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最近接到的类似报告很多,甚至像北崇宾馆的扩建中,马媛媛也打来了报告,要求采购一台不低于五十千瓦的发电机,最好是一百千瓦的。

这个要求不算高,北崇宾馆就按一百个房间算,五十千瓦也不过一个房间五百瓦,起码在陈太忠看来,他要来搞这个宾馆的话,怎么也得先搞个两百千瓦的发电机。

“这钱是越来越紧啊,”挂了电话之后,陈区长看着时间不早,转身悻悻地向小院走去,不成想正正地撞上了白凤鸣和丁小宁——他俩正站在院子的小亭里。

区政府原本就是个富商别院,解放后保护得很好,厅堂楼阁什么的都不少,这二位在亭子里聊天,应该也是图个凉爽,没别的意思,不过就是蚊子多了点。

“区长,我正跟丁总商量咱北崇的城区建设,”白凤鸣见到是他,马上站起身汇报。

“最近电力的问题,影响很大,”陈太忠很随意地指示一下,他还不至于闲到吃白凤鸣的飞醋,“你跟电业局反应一下……再这么下去,咱们不答应。”

“我都反应好多回了,”白区长叹口气,无奈地回答。

“他们态度如何?”陈太忠沉吟一下发问,这就是有找茬的打算了。

“态度嘛……肯定不能说好,根本就不待见咱们,”白凤鸣知道领导的脾气,可是现在的电业局,对北崇已经是很克制了,他不想再惹出什么意外,“不过也给我看了电力调度规划,咱还算是受到正常对待。”

“唉,”陈太忠叹口气,现在全国都缺电,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他琢磨一下发问,“你说咱们要不要买上几台大功率的发电机?”

“大功率的没必要太多,”白凤鸣摇摇头,“有三四台,能保证党政主要部门就行了,关键是要有一批小的发电机,就算将来电力供应充足了,边远山村等地方,也用得上。”

“又是一批,”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呲牙,买几个大点的无所谓,买一批……就算是小的,那得多少钱?一时间,他都有心再发动农民贷款买这个了。

不过这也就是随便想一想,农民们不知道比区政府穷了多少,陈区长又怎么可能再去掏农民的口袋?

哥们儿随便转悠半天,居然就花了这么多钱出来?陈太忠心里暗叹,微微颔首之后便拔脚走人,竟然再没说什么。

“陈区长这是有心事,”白凤鸣见领导走得如此无礼,说不得冲丁小宁苦笑着解释,他不太确定领导和这女孩儿的关系,有消息说,丁总是靠了陈区长才起家的,也有人说,丁总根本就是凤凰甯家的人,不管真相是什么,多解释一句总没错。

“只是一批发电机,不至于吧?”丁小宁也乐得装糊涂,“又没多少钱。”

“不是这么说的,”白凤鸣笑着摇摇头,“除了重点项目,区里分散的投资也特别多,资金压力很大,像大棚种植拨款、移动大棚的投入,苎麻压资金也很厉害,再加上发电机,一个小发电机可能就是万把块,但是两百台发电机的话,那又是多少钱?”

“要得了两百台吗?”丁小宁觉得这个数字太大了。

“怎么要不了?北崇十六个乡镇、十八万人,平均下来,一个乡镇也才十台,”白凤鸣摇摇头,“现在就到了缺电的节骨眼上,明年还得缺电,电厂就算建设再快,明年年底能有一台机组发电,保证了后年夏天的用电,那就不错了。”

以前的北崇是个落后慵懒的城区,就感觉用电缺口没有这么大,但现在到处都在上工程,电力已经成了制约北崇发展的极大瓶颈,再加上现在是农忙时节,两百台发电机,真的不算多——白区长已经习惯了陈区长的大手笔。

陈太忠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他盘算来盘算去,起码得有两百台发电机才行,回到小院之后,他给刘海芳打个电话,“你和王媛媛过来一趟。”

刘助调要出任副区长的消息已经众所周知了,只差市里开个会敲定,而区委那儿已经有消息,王媛媛升计委主任也是早晚的事情。

所以陈区长不介意把她俩叫到家里来谈事,发电机的采购和分配,肯定是要计委来张罗的,而刘海芳不但分管计委,更重要的是,一旦她顶了孟志新的缺,自然就要接过北崇区招标工作领导小组的副组长一职。

不多时,两女相偕而来,听明白区长的意思之后,两个人下意识地交换个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震撼。

对这两位来说,这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刘海芳一直从事比较务虚的工作,从来没有掌握过这么大的采购项目,王媛媛就更是如此了,几个月前,她还只是一个服务员的角色。

“怎么,觉得担子有点重?”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俩。

“总还是没有过类似的经验,”刘海芳多少是有点城府,最先反应了过来,她一边笑着回答,一边看一眼王媛媛,“我会和王主任认真准备,及时向您汇报,也请您多多指示。”

“这可不仅仅是采购的问题,发电机市场以及下面需求的调研,要尽快地收集,时间紧任务重,”陈区长点点头,当即做出了指示。

“还有采购回来之后,该如何分配,你们要拿出一个合理的计划,谁多谁少这是个问题……也不能买回来就直接发下去,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大家未必会珍惜。”

“我认为,得让受益的乡镇和行局也出点钱,”刘海芳的反应倒是很快。

不过,下一刻陈区长的手机响了,打断了她的话,陈太忠看一看电话号码,接起来干笑一声,“李书记你好,请指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