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34章 收获季节(上)

对大多数的北崇干部而言,省党委、市党委加上区党委干部的讲话,加起来也比不上陈区长最后的一句话——下工地是要发补助的。

一个县区里,最多的还是基层工作人员,他们大多没有什么来外快的机会,而北崇又是个极其落后的城区——想一想廖大宝工作之余还要开私车,就可想而知他们的困顿。

对下工地抵触最强烈的,就是这些人,区政府搞你的面子工程,让那些领导干部去就行了,何必为难我们这些苦哈哈呢?

还有人说得更难听,既然我要下工地了,还不如去找个施工队卖苦力,顺便帮施工队协调一下各方关系,活不会太累,钱也不会太少。

事实上,目前北崇的公职人员中,不少人都暗暗搞了第二职业,让自己的父母兄弟搭建个草台班子,接工程、跑运输或者是贩卖物资什么的,也有人搞大棚、种树苗之类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经济一旦飞速发展,带动周边产业的能力,是相当可怕的。

陈区长对公职人员家属经商,目前是采取默认和纵容的态度,他在天南时的严查,和目前的纵容并不矛盾,人在的位子不同,处理事情的角度也就不会相同。

他如此做事,一来是胳膊肘向里拐,想把财富留在区里,便宜了自家人,二来也是希望北崇人能通过锻炼,尽快地提高各项技能。

他将城区的蓝图设计得非常宏大,若是等蛋糕做大,北崇这边如果吃不下去,只能干看着,陈某人是要跳脚骂娘的。

干部家属是不允许经商,但是等北崇发展起来之后,再来强调也不迟,目前不宜声张。

扯远了,对基层工作人员来说,区里搞这个形式主义,实在太蛋疼了,有这时间,还不如琢磨一些赚钱门路,就算没门路,在家歇着享一享清福也算,这大热天儿的。

至于说下工地的时候,中午可能管顿好的——谁会稀罕?咱就不吃这一顿了。

待隋书记宣布,下工地的干部只管中午一顿饭,而且伙食标准要向工人们看齐时,多少人都决定了,说破大天来,我也不会报名。

不成想,临到会议结束之际,猛地冒出这么个说法,对于那些没有外财的路子的公职人员来说,这就是天大的好消息——没错,加两倍的日工资补贴,足以让人心动。

至于说午饭差一点,对贫穷的公职人员来说,这真的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也不是没参加过活动,大多数人都认为,与其大鱼大肉地吃喝,铺张浪费,倒不如将酒菜的费用折算成钱,只不过这个想法有点没出息,一般时候大家不好意思说而已。

有一个例子,大家都比较熟悉——没错,还是廖大宝,谁让大家对他熟呢?

廖主任当年,就算落魄到跑黑车了,手边也没少过福利和礼物,以他当时的处境,若是能选择的话,相信他会很不介意地说出三个字——折现吧。

对没门路的公职人员来说,这真的是个好消息,而对于那些有门路的来说,下工地根本就是唯一的选择,如果他们不响应号召,那就是不给陈区长面子,如此一来,他们的门路就不好保得住了——陈区长绝对是个爱叫真的人。

普通公职人员没意见,大大小小的领导们自然更没意见了,在体制外的人看来,当领导的都要坐办公室,要讲个派头,下工地就是耻辱,陈太忠这么折腾,会得罪大多数人——必须指出,这是实实在在的外行话。

为了讨好上级,为了保住官位,为了上进,倾家荡产送钱财、罔顾廉耻送妻女的主儿,真的不要太多,相较而言,甩开膀子干几天活,算多大点事儿?

干部的威严,只是相对于老百姓而言,对上领导也说尊严,那是脑子进水了。

总之,陈区长挥一挥支票,北崇官场的风向在瞬间就转变了过来,会议结束之后,是十一点半,十二点有会餐,但就在这半个小时里,就有那干部跑到区政府的公示栏,抄起了干部下工地的分工明细和时间期限。

对于他们来说,区领导都是高高在上的,就算排队等在那里,也未必能见得上一面,中午吃饭的时候,领导能在桌边转一下就不错了,倒不如来点实惠的。

北崇区政府也是奇葩,这种纯粹对内的活动,居然也公示了出来,不过就是陈区长的话了——区里干部为老百姓做了点什么,也要让老百姓看到。

公示栏里,贴着的是一系列下工地的工种和期限,还有人员额度的安排,虽然额度足够北崇每个干部一人报两项,但是那些期限长的辛苦活儿,名额也不是特别多。

这么一番折腾过后,就是中午的饭局了,就像大家想的那样,既然是动员会,为了鼓足士气,市委组织部长迟万钧少不得要陪着方文、隋彪和霍兴旺向大家敬一圈酒——这个时候,李强就没必要出面了,李书记是以贵宾身份来的,打气这种小事,还真不用他操心。

酒足饭饱之后,该休息的休息,该走的就走了,李强和迟万钧返回阳州,不过组织部副部长张浩留下了,专程招呼方文——张部长和方处长以及陈区长有交情,所以这么安排。

事实上,迟部长也有心留下来,不过方文虽然是组织部的,口子实在差了点,若是三大处的,迟部长可以毫不犹豫地视作平级,但干部监督处真的不够看,而传说中,方处长是得了岳部长的赏识上位了,为了避嫌,迟万钧只能先走了。

方文也没呆多久,大约是一点半的时候,陈太忠送他上了高速,张浩也在一边陪着,临上高速前,方处长扯着陈区长到了一边,“今天怎么回事,不是隋彪只负责召集吗?”

“他见来的领导多吧,”陈太忠笑着回答,“昨天晚上跟我打的招呼。”

他对这个倒不是很在意,老隋虽然拿走了他的发言稿,但是发补贴的消息,是他宣布的,这个消息是最能提升士气的,陈区长就觉得,今天的风头,还是自己出得最大。

“倒是,没想到李强也来了,太忠你厉害,”方文笑着点点头,他没觉得自己来,有什么不合适,毕竟陈区长是入了岳部长眼的人,他一个小处长来凑个热闹,谁也说不出什么,但是能让李强也过来,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李书记来之前,会场最大的干部不过是正处,就算组织部见官大半级,但方处长也仅仅是正处,但是李书记一来,最大的干部直接变成了正厅,不但跳过了副厅的级别,还是正厅里面顶级的干部,半步副省。

而且由于他的到来,副厅也随之出现了——市委常委级别的副厅,方处长不得不佩服。

“李书记最近比较空闲,”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好多说这个,只能将话题引回去,“隋彪终归是党委一把手,他来做这个发言,是再合适不过的,有利于活动的推行,反正这个后勤保障,是归我区政府表态的,我也没吃亏不是?”

不但没吃亏,在陈某人的算计里,他这最后的发言,起到了中流砥柱扭转乾坤的作用——而且隋彪也没跟他争这个宣布权,区里在场的干部,应该能判断得出,谁的话更权威。

“你的话没错,”方文点点头,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表情看起来多少有点怪异,“不过,也可能有一些其他因素,你要多想一想。”

我就最烦多想一想了,陈太忠的骨子里,是快意恩仇之辈,最见不得别人说话吞吞吐吐,但是想到方文这个人不可能无的放矢,他犹豫一下,试探着发问,“但区里的钱袋子是在我手里……也是我宣布的,这个没错吧?”

“他的目光,跟你不一样,他不会很在意下面人的,”方文微微一笑,转身就要上车。

“方处留步,”陈太忠一把就抓住了他,与此同时,他的脑子在急速地转动着——隋彪不在意下面人,这很正常,隋彪之所以拿走稿子,用意跟省委和市委组织部一样,就是想搭车占点便宜,而他并不是很在意,毕竟区委书记管的就是干部口。

但是,方文这种肚里做文章的主儿,居然能郑重其事地开口提示,这意义就又不同了,他沉吟一下,低声发问,“隋彪要走了?”

“这个……哈哈,”方处长干笑一声,同样是低声回答,“陈区长,时间不早了,我是得走了,别人走不走的,我这小人物说了不算。”

这个回答,就坐实了陈太忠的猜测——以方文的谨慎,若是无稽之谈,丫肯定当下就否认了,更别说还有这么多提示了,陈区长低声问一句,“谁会来?”

“不知道,这个还在酝酿中,隋书记走不走,也是两说呢,”方文微微一笑,拿开了他的手,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大声说一句,“我是不走不行了!”

我说,让北崇安生发展一阵,会死吗?陈太忠看着方文的车驶离,心头泛出了一股浓浓的无奈,哥们儿才跟隋彪磨合得差不多了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