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33章 调子太矬(下)

陈太忠这么想,非是无因,一个县区的小小的活动,能惊动省委组织部就殊为不易了,想得到具体的指导,那真的太难太难——人家不是不想指导你,而是指导你太跌份儿。

所以对下面县区的那些事儿,上面压根儿就是一扫而过,要是没人在意的话,北崇区搞个“长征路在脚下”,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根本捅不到省级领导这个层面来,能有多大事儿?

在岳黄河这个层面看来,县区这一级干部做事,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而且中间隔得比较远,就是常言说的够不着,再加上,他还要防着别人打他的旗号做文章——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世间事真的是如此。

但是陈某人办事的能力,天下皆知,基本上是金字招牌。

所以岳部长关心此事,所以岳部长帮他设计主题,所以岳部长派方文参加……

总之,此事若是没有明显效果,那跟省委组织部没什么关系,一旦效果极佳,大家顺着线看一下——哦,原来这基调就是岳黄河定的。

意识到这一点,陈太忠有点淡淡的哀伤,真的个个是抢成绩的好手,但是他转念又一想,别人想让岳黄河伸手,也得有这个面子呢,这……也算对哥们儿的一种肯定吧?

“厚望和失望,往往也就在一念间,”陈区长的话有些意兴索然。

“后天是动员会,我暂时没有具体的行程安排,”李强拿起一根牙签,塞进了嘴里,然后又伸出一只手捂住嘴,很优雅地挑牙缝,“但是,贸然去也不合适,你那儿连个副厅都没有。”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表态,省党委和区党委,中间还隔着个市党委,而陈太忠在市里的关系,基本上是一片空白,没人敢惹他,但是也没人亲近他。

李强愿意去动员会,那就是对北崇这个活动的高度肯定,再加上方文,这省里市里的承认都有了,大家心里也就更安生了——陈太忠可以强行推动这个活动,但是……谁会嫌自己的帮手少呢?

可李书记的话说得也对,就算方文出面,也不过是省委组织部来了个处长,他想掺乎此事,似乎有点……反正会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李书记有话请讲,”陈太忠却是看出来了,李书记似乎有什么诉求,“我这整天听领导指示了,合适的指示,那我肯定执行。”

这有点趁人之危的感觉,李强心里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笑着表示,“也没啥,听说最近北崇的女干部……表现很踊跃。”

“这个我是真不明白,”陈太忠先是一怔,然后就笑着摇摇头,“谁比较踊跃?”

“大家反映,刘海芳不错,王媛媛也不错,”李强似笑非笑地回答,“刘海芳是再说了,但是王媛媛……不少老干部认为,她有破格晋升为正科的资格,太忠,这个机会很难得。”

“有人要保那个混蛋了?”陈太忠终于反应了过来,高至诚这两天还关着呢,至于说以什么理由关这么久,他也不知道分局那边怎么搞的,也没兴趣知道。

当时他向施淑华开出的条件,就是谁想保那厮出来,得将王媛媛扶正,而且两年的红线一过,必须副处。

“不保怎么办?”李强无奈地白他一眼,“啥名义没有,现在一直关着……最高法那边都有人提意见了,这么搞下去,谁也扛不住。”

李书记知道的消息远不止这点,他知道高家都找上了律师,死活要保高至诚出来,甚至威胁要登报曝光,但是北崇分局那边私下有话:只要事态再大一点,姓高的肯定要“试图逃跑”,不信你们就试一试。

在下面地方,遇上这种铁了心不讲理的主儿,又有根基深厚的陈太忠在支持,再大的能量也空降不下来,所以别看高至诚是最高法的子弟,硬是被北崇非法羁押到现在。

老李你得了什么好处呢?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一眼李强,沉吟一下点点头,“那两年以后,小王的副处,也得麻烦李书记了。”

“两年以后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李强微笑着摇头,他帮人可以,绝对不想把自己套进去,“就算我现在答应你,你也得相信不是?”

“我是信得过李书记的,”陈太忠听得就笑。

“再说吧,如果到时我有能力,当然没问题,”李强却绝对不会把话说死,别的不说,只说他万一调走了,小陈追着过去要官怎么办?他相信这家伙绝对做得出来这种事,“后天的动员会,我可是要过去给你捧场的。”

“呵呵,”陈太忠继续笑,这次他索性不回答了,不过此时无声胜有声,原因大家都明白——老李你都告诉我,岳黄河打算搭我的政绩车了,你去捧场,何尝不是要分一杯羹?

李强无奈地看他一眼,有气无力地抛出一块肥肉来,“关于刘海芳,你有什么打算?”

“我觉得还行,最近我正考虑,搞一个区资产管理公司,孟志新是首选,”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回答,“刘海芳的问题,还是要看市领导的意思,我不好置喙。”

“她都已经开始接手计委了,你不好置喙?”李强不满意地哼一声。

“我肯定愿意用熟悉北崇的人,”陈太忠回答得坦坦荡荡,他对刘海芳还算满意,但是他也没兴趣极力为她争取副区长,这个人情可是不好领的,还是看她自己的活动能力吧。

所以他就是单纯的就事论事,“市里再派干部过来,熟悉北崇还是要一个经过,现在我们根本等不起,而且……北崇需要的是埋头做事的干部。”

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就差明说——我们北崇担心,市里再派下一个不靠谱的干部。

巨中华看到李强和陈太忠的讨价还价,心里也是异常地震惊,他已经知道某人强势了,却没想到,这厮能强势到如此的地步——敢揪着王媛媛副处的问题不放,也敢公然表示,对市里派下的干部不放心。

而以往很强势的老板,面对这咄咄逼人的家伙,居然如此地有耐心,想到这个,他心里禁不住地暗叹:不知不觉,陈太忠就成长到了这个程度,他相信,就算自己外放个县党委书记,加上李老大的支持,怕是也比不上这家伙的强势。

不过,任是谁有这么一个强力的下属,也会头皮发麻吧?

“那就说定了,这个面子给你了,”李强一摆手,硬是把刘海芳的人情算到了陈太忠头上——事实上,也有其他人跟李书记打招呼,一份人情卖好几个人,这才是为官之道。

这个人情,领得还真有点莫名其妙,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

但是凭良心说,他对刘海芳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还算满意,她跟王媛媛相处得也算融洽,如果真要陈某人决定的话,她差不多是首选,能得到这么多,他已经可以知足了。

于是年轻的区长问一句,“陈正奎那儿,不会有干扰吧?”

“就算他有想法,派下去的人,站得住脚吗?”李强淡淡地反问一句。

第三天上午九点,北崇区“迈开脚步,动手动脑”干部动员大会在干部培训中心隆重召开,将三百余人的礼堂挤得满满的。

北崇区一干常委全部到场,区政府的班子也到了大半,来参加会议的,除了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的方文方处长之外,阳州市老大李强和市委组织部长迟万钧也双双到场,还有市委其他一些干部,比如说,上次也参与调查陈太忠的组织部副部长张浩。

要不说李强认为,有自己的支持很重要,他一来,再加上他带来的人,整个大会起码提高了一个档次——北崇的干部见到市党委书记到场,大多数人真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李书记显得很和蔼,隋书记请领导做指示,他就笑着表示,“我主要是旁听来了,对于新生事物,市党委是愿意大力支持的,至于你们能做到何种程度,就看大家的努力,和区领导班子的魄力了。”

接着是迟万钧讲话,迟部长也没多说,就说你们北崇是个试点,如果搞得好的话,我们会考虑推广的。

简而言之,这二位口头的支持有,但也就是那么回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蹭成绩的意图很明显,倒是方文的态度很明显。

“北崇在组织建设上不断创新,从大学生返乡创业,到现在的迈开脚步动手动脑,省委组织部对此高度关注,并且欢迎这种正面的、积极的尝试,来之前,岳部长曾经叮嘱我,要多走走多看看,要带着耳朵和眼睛来,嘴巴带不带的,无所谓……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了。”

打领导的旗号,一向是上面来人的不二法门,不过方处长把话说到这个地步,省委组织部的态度,那是一览无遗了。

这还不是最让诸多干部吃惊的,更令人吃惊的是,原本大家听说,隋书记只负责召集一下,主要发言的是陈区长,不成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隋书记对着话筒,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活动内容和具体流程,并且以区党委的名义,号召大家要高度重视,积极主动地报名。

陈太忠坐了两个小时,才轮到他发话,年轻的区长拿过话筒来,就笑眯眯地强调一点。

“区政府会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下工地的时间,多发两倍日工资,考核获得优秀称号的,还有奖金,不过这个奖金是多少,目前不能说,以免大家耽误了本职工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