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32章 调子太矬(上)

“这个主题,实在是有够……”陈太忠呲牙咧嘴地看着自己写在纸上的八个字。

昨天他接了岳黄河的电话,今天下午,方文就打过来了电话,很客气地表示,部长通知我了,要我去北崇,参加一下你们搞的这个动员会。

既然岳部长表了态,就算方处长是很谨慎的人,也敢明明白白说了——两人终究是有点交情的,目前也还算一个阵营。

不过组织部设计的主题,真的有点令人吐血,以至于陈太忠不得不问一句,方处,这主题是你设计的吗?

不是我设计的,部长给的,方文很果断地表示,不过同时他也表示,这个主题不错啊,平和中有积极的因素,而且通俗易懂。

简直太通俗易懂了!陈区长很无奈地看着那八个字,“迈开脚步,动手动脑”——我勒个去的,这就是省委组织部的水平?

他正在这里发呆,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是市党委书记李强,“小陈,晚上有空吗?”

“领导亲自打电话来,没空也有空了,”陈太忠笑着回答,现在市党委和政府都不太理会北崇,他乐得静下心来发展,不过李书记打电话过来,他还是要端正态度,“接下来我还要见两个人,大约半小时……需要推掉他们吗?”

“那随你,不过来得晚了,我可不管晚饭的,”李强听得就笑,对他来说,陈太忠能主动前来晋谒,就很不错了,省得他一次次地主动往北崇跑,早点晚点真的无妨。

陈太忠是接近七点的时候抵达阳州的,李书记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见他到来,就要巨中华安排加菜。

“不用了,路上我已经啃了个面包,”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温饱问题解决了,现在最缺的是精神食粮,就等着李书记指示,为我指引奋斗方向。”

他可不想在阳州多呆,这几天由于有天南诸多美女陪着,年轻的区长又扭转了思路,工作和生活两不耽误,日子过得真正滋润无比。

“你这阴阳怪气地说话,我还真不习惯,”李强哭笑不得地摇头,若是别人这么说,他可以认为是恭敬,但眼前这厮说,那就是调侃,“人是铁饭是钢,先吃饭再说。”

“都准备好了,就是让起一下菜,”巨中华笑着接话,“陈区长你还想吃点什么,也只管点。”

“我真的一点不想吃,”陈太忠笑眯眯地摇头,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一口,巨秘书见状,站起身出去催菜了。

“叫你来,也没什么大事,”李书记待屋里只剩下两个人,才慢吞吞地发话,“北崇最近,除了经济建设,党务工作搞得也不错。”

“这主要是隋书记在操作,我就是帮着敲敲边鼓,”陈太忠笑着回答,他估计李书记指的是大学生返乡创业和最近的干部下工地的事,这两件事情都是他发起的,但确实是获得了隋彪的支持,这是不能否认的。

“隋彪啊……”李强若有所思地嘀咕一句,然后又看一眼年轻的区长,“不说他,北崇搞的干部下工地,好像反响挺大,支持的和反对的声音都挺强烈。”

“嗯,”陈太忠点点头,并不多说话。

“又没外人,你这么规矩给谁看?陈正奎你都敢打,”李书记哭笑不得地哼一声,“我就问你一句,怎么回事?”

“干部监督处可能下来人,”陈太忠挤出一句来,这个东西早晚是瞒不过的。

“干部监督处的方文吧?你俩老熟人了,”李强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然后又轻喟一声,“组织部怎么定的调子?”

你知道方文来,不知道调子是什么?陈太忠还真是有点纳闷了,不过再转念一想,方文的行程不可能瞒过有心人,但是岳黄河的心思,又有谁能揣摩得透?

“大致还是支持的,”他先说一句废话——不支持的话,方处长怎么可能来?然后才叹口气,“但是我们开始定的调子,似乎不合适。”

“你们定的什么调子?”李强饶有兴致地问一句。

“长征路在脚下,老百姓在心中,”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这个主旨并没有高调宣布,尤其是后半句,更没几个人清楚,岳黄河知道是正常的,李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这个……真不太合适,”李强沉吟良久,方始缓缓点头,“口号有点大,关键是颜色不对,这个节骨眼上,组织部绝对不会支持你这么搞。”

“颜色不对?”陈太忠愕然,他还真没想到过颜色的问题——大家不都是红色的吗?难道怀疑我打着红旗反红旗?

慢着,“在这个节骨眼上”——这大约还是说,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陈区长想到马上要召开的大会,那可是关系到火种的传递和延续,其间就有理念和意识的激烈碰撞。

会涉及到国家的发展方向?他低头夹起一筷子韭菜,送进嘴里,陷入了沉思中。

“呵呵,”李强干笑一声,正好在此时,巨中华推门而入,他也乐得住嘴。

他不表态,陈太忠可不答应,于是追着问一句,“颜色问题还是方向问题?”

方向问题,那就是向左转还是向右看,或者也没有这么明显的区别,细细算起来,大致还要归到阵营的问题里。

“定调的问题吧,”李强含含糊糊地回答,“我必须说的是,你这个调子定得有点高了,你都说了要一心做事……就低头拉车好了。”

巨秘书听到这话,也不作声,给两人斟上酒之后,就默默地坐了下来,但是不用眼睛都判断得出,这家伙的耳朵绝对竖着的。

“那我低头拉车,”陈太忠见他这副装神弄鬼的模样,也就懒得多说了——不拿点干货出来,就想问我岳黄河的调子,看把你美的。

他是这么想的,可李强是何许人?只凭眼角眉梢的反应,他就知道小陈心里的不甘了,于是他微微一笑,也不顾忌巨中华在场,“太忠,你要有点政治敏感性,今年是个很关键的时候,谁容得了你大鸣大放?”

还真是腐败的问题!陈太忠听明白了,于是默默地点点头,这真的不仅仅是利益集团之间的冲突,根本还是发展方向和理念的冲突。

(写到这里,突然发现不会写了,想简要地说明白这个问题,起码得注水一两万字——还得是精简含混版的,细写的话,又是一本书了,甚至不止一本书,那么,就略过了。)

他不说话,可李强不会放过他,“我正考虑去参加这个动员会……你看我这么帮你,组织部那边的调子是什么?”

“迈开脚步,动手动脑,”陈太忠艰涩地吐出八个字来,只觉得面皮上一阵燥热——这个调子真的是太扯淡了。

“迈开脚步,动手动脑?”李强低声地重复一遍,沉默了五六秒钟之后,抬手一拍桌子,“好,这个调子定得不错。”

你是故意埋汰我吧?陈太忠抬起头,冷冷地瞥一眼市党委书记,却发现李书记眼中满是轻松,一时间他就有点疑惑了,“我真不知道好在哪里,李书记你指示一下?”

“好在调子平实,好在回味无穷,”李强笑一笑,“动手动脑四个字,应该是最简洁明了的概括了,动脑是理论,动手是实践……只用四个字,就说明了理论离不开实践,而实践也是为了验证理论,这真是大才……”

以李书记的理解,以前大家只强调理论结合实际,现在都强调动手了,这就是摆明车马的支持,只不过不便说得太明白罢了。

至于说迈开脚步,也很好解释,可以理解为摆脱思想桎梏,坚定地迈出发展的脚步——这是偏重政治的一面;也可以解读为,北崇的经济相对落后,要迈开脚步,一心一意地求发展。

在某人眼里不堪入目的八个字,居然能被李强如此地认识,不得不说,中华的语言太精深博大了,而如何才能正确和深入地解读,跟解读者的眼界和层次大有关系。

与此同时,县区搞什么活动,越直白通俗越好,更不要沾染什么颜色——就算哗众取宠,也不要跟敏感字眼有关,所以在李强眼里,这八个字真的见水平。

解读完毕之后,他看一眼陈太忠,“对于我的话,你有什么异议吗?”

“没有异议,只是觉得很没劲儿,”陈太忠叹口气,黯然地摇摇头,“我们真的是想做出点事情,这不疼不痒的鼓励……没几个人能理解。”

“省委组织部都关注了,你还不满意?”李强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跟你说,岳部长都对你寄予厚望了,别不知足。”

“他对我寄予厚望?”陈太忠惊讶地反问一句,哥们儿怎么就没感觉到呢?

“他帮你定调子,难道不是对你寄予厚望?”李强语重心长地反问一句。

啧,明白了,陈太忠这一刻,是真的明白了——岳黄河不是对我寄予厚望,而是对哥们儿的成绩寄予厚望。

所以,丫连主题都帮我想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