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30章 要改(上)

面对陈太忠如此强烈的反应,隋彪只能报之以苦笑,事实上这已经属于党务范畴了,但他也不能出声反对,“那你的意思是?”

“其实这跟送温暖、下基层的性质是一样,”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他原本只是想解决北崇劳动力技能提升的问题,不成想这个建议提出来,居然这么多人反对。

越是这样,他还就越是不服气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建议没有错,干部就只能坐办公室,或者下去走马观花地视察一番,又找个特定人群表示一下关怀,这就是全部的工作了?

既然说要讲党风建设,要忆苦思甜,为什么干部就不能下工地,是你真的那么娇贵,还是说下了工地的干部,身份就被玷污了?

所以他索性就将事情往大里说,“我考虑这个活动,是可以形成一种制度,咱们的干部,每年抽出一段时间来,学习一门基层的技能,不需要精通,但起码要过了考核……党员干部要强调完善自身的修养,理论要和实践挂钩,这就是很好的方式。”

“一年学一样?”得,这次连林桓都惊讶地张开的嘴巴,“太频繁了吧?”

“那就两年学一样,起码干部提拔时,应该有一门非专业的技能,”听得出来,陈太忠是执意要把此事跟干部提拔挂钩了,“下次提拔时,再加一门……”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就能坐在办公室里当干部,除了吃喝玩乐,就是作秀走形式,反而视劳动为耻辱,我就纳闷了,咱们的体制,什么时候堕落成这个样子了?再往前推六十年,这个作风打得过国民党吗?”

“你说得有道理,”隋彪点点头,这就是事实,由不得人否认,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看法。

“但是你说到这个自我修养了,我就跟你说一说,不管劳动多么光荣,我们首先要强调的,是党的领导,是吃透党中、央和上级组织各种精神,不瞒你说,就算我是党委书记,光是认真学习这些理论和政策,我所有业余时间加起来都不够。”

“这种闭门造车,琢磨出来的也是党八股,”林桓的嘴巴真的不好,说出来的话很伤人,“太忠这个思路,最大的好处就是有考核,这就意味着不会流于形式……反正都是送温暖,下乡看望贫困户是送温暖,教农民工手艺就不算送温暖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时候,刘望男插一句嘴,“我也是小县城出来的,陈区长这个提议,更符合老百姓的利益,不过……就是不好上电视。”

你这牙尖嘴利的,跟谁学的?隋彪端起面前的酒来一饮而尽,又夹起一片苦瓜来咬得脆响,好半天才微微一笑,“既然你坚持,那我也愿意支持,但是这个制度,不好形成。”

“那就开个动员大会吧,”陈太忠退而求其次,他这个主意想形成制度,真的不容易,而他本来也没想搞制度,只不过,他真没想到,大家对干部下工地,是如此地抵触,反倒让他心生不满——谁规定了干部就不能下工地?哥们儿还真要叫个真。

至于说可能引发众怒?他才不会在乎,虽然陈某人被众仙合力,打得穿越了回来,骨子里对众怒很敏感,但是他相信,这次不会有任何事。

首先,他的这个建议是务实的,不是务虚的——虽然看起来像是务虚,其次,他是政府一把手,是领导,只要能跟隋彪达成一致,强行推行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句话在官场,是再灵验不过,当然,更关键的还是那句话,“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没有人敢空口白牙地说,干部就不该参加体力劳动——就连党和国家领、导人,还在深圳等地种树呢。

“动员大会?让我考虑一下吧,”隋彪沉吟一下,最终还是没给出明确的答复,而且他有很强烈的划清界限的意图,“而且我最多召集,你的建议,你来主持。”

不管怎么说,隋书记今天的表现,还算是中规中矩,有一定的抵触,但最终还是同意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陈区长总觉得丫有点心不在焉。

但是他也没太在意,年轻的区长在慷慨激昂地表现了自己的觉悟之后,开始了很私人的期待——今夜,我该如何享受性福呢?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起来吃了早饭,正好姜丽质也起得早,两人在区政府门口“相遇”,小姜同学表示,自己想去看一看大妮儿。

“小家伙恢复得不错,现在已经能满地乱跑了,”陈区长信心满满地表示,“除非知道内情的人,否则就算细看,也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同来。”

“陈叔叔,”杨紫萱见到他到来,才甜甜地一笑,然后脸就一沉,她看到了他身后的女人,于是很恼火地发问,“你怎么带着外人来我家?”

“这怎么是外人呢?”陈太忠的眉头微皱,略带一点威严地批评她,“姜阿姨上次还给你带来洋娃娃,那么漂亮的洋娃娃,她是很喜欢你的。”

“她……她就是外人,”杨紫萱见他翻脸,吓得身子往后躲了一躲,嘴里却是小声地嘀咕,“你是我叔叔,咱们是一家人,她就是外人。”

“咱们都是一家人,”姜丽质笑眯眯地回答,一点都不生她的气,然后手一伸,亮出了一个装衣服的纸袋,纸袋上是一个小女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公主裙,“阿姨给你带了条裙子来,让你开学时候穿的,喜欢吗?”

清晨的阳光斜射过来,照在白衣白裙的女孩儿身上,隐约间似乎带了一圈圣洁的光环,但是她纵然在开心地笑,依旧会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丝怜惜来。

“我……”看着那纸袋上漂亮的裙子,杨紫萱不由自主地咽口唾沫,但是下一刻,她将双手向身后一背,很坚决地表示,“我不要,我爸爸会给买,爷爷奶奶和陈叔叔,都会给我买,你拿回去吧。”

“阿姨专门给你买的,你不要,阿姨会很难过的,”姜丽质眉头一皱,做出一副垂泪欲滴的哀伤——她原本就是忧郁气质的女孩儿,再这么一装,那真的是楚楚可怜。

“好吧,我要了,”杨紫萱虽然人小鬼大,却也是有怜悯之心的,她有点暴躁地回答,“谢谢阿姨了,我和陈叔叔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你不要当不光彩的第三者。”

“你你……你说什么?”姜丽质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紧接着,她的身子就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她在强压自己的笑意,对很敏感的小女孩儿来说,这可能意味着嘲讽。

“陈叔叔就是我的,你争不过我,”杨紫萱很认真地警告她,虽然这小女孩的认真,怎么看都感觉有点可笑,“他摸过我,今生今世我就是他的人了,他是老天送给我的最好礼物。”

“我说,你少看点《还珠格格》之类的,行不行啊?”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发话,搁给一个成年女人敢这么说话,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但是大妮儿还是个孩子。

尤其是她被解救回来之后,不但对他依恋极深,更是对他的态度分外敏感,他若是稍有不耐烦,一转头,大妮儿就能在家里折腾十几个小时——到最后,杨伯明就会打电话求助。

被这么折腾几回,陈区长也疲了,反正尽量依着她吧,所以他现在也不说重话,“多看一看学前班的教材,马上就开学了。”

“好吧,我容忍你在外面的女人,”杨紫萱叹口气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发话,“但是我开学,你得陪我去,这是我的底线……”

陈太忠和姜丽质出来之后,整整地笑了半条马路,到最后,陈区长笑得都开始咳嗽了,“咳咳……现在的孩子们,真不知道她们整天看什么。”

“其实,也挺可爱的,”姜丽质抬手抹一抹笑出来的眼泪,“我小时候也喜欢院子对面的一个男孩儿,一个很霸道的男孩儿,尤其爸爸妈妈都不在家的时候,特别希望他们能在街边打乒乓球,那是一种安全感吧,但是……我从来不敢跟任何人说。”

“这个男孩儿叫什么?”陈太忠冷哼一声,双掌交互着搓一搓,狞笑着发话,“敢勾引我老婆的芳心,回头我去绕云……我一定乒乒乓乓,把他打成乒乓球。”

“我不记得他叫什么了,二胖、二蛋?似乎是带个二字……小学一年级我就搬家了,”姜丽质笑一笑,“总之,那个时候,我很缺乏安全感,所以我能理解大妮儿的心情,不过,她敢说出来,这就是现在孩子的厉害。”

“好了,不说这些了,”陈太忠抬手看一看时间,“马上八点了,咱们还要去武水玩。”

陈区长现在已经想开了,生活和工作要兼顾,虽然这一群美女煞是扎眼,但终究都是打着汤总朋友的旗号来的,倒也不怕人嚼谷。

其实,有点或多或少的物议,也并不是坏事,没有哪个干部,希望自己的领导是个圣人——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这话是没错的,领导和下属保持距离是有必要的,但是有个圣人领导,大家都会活得很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