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28章 长征路何在(上)

“我勒个去的,有没有搞错啊?”当天下午,整个北崇官场,随处可以听到这样的抱怨——陈区长要让大家上工地的消息,一瞬间就传开了。

这个消息来源于白凤鸣,不过白区长是向大区长请示过的,是否先吹个风,陈区长表示说,这个风吹不吹无所谓,直接放出去消息也行。

干部们一听说这个消息,登时就炸锅了,我们去工地学手艺,那谁来管理北崇?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事实上,有经验的干部心里都清楚,去工地干活,那不是一般的苦和累,大家拼死拼活地往上爬,为的是享受权力和财富,可不是跟建筑工人抢饭碗。

所以,虽然陈区长目前在北崇说一不二,强势无比,但是在诸多干部中,还是传来了大量的、嘈杂的异声——这真的没必要……有点哗众取宠了。

此时,王媛媛正带着几个人,在看响水湾煤场的建设,这个地方将来铁定是要归计委管的,她隔三差五地就要过来看一看,一来是对工作负责,二来也不无彰显主权的意思,这里是计委的地盘,是我王某人的地盘,别人就不要瞎惦记了。

她这点小心思,不止一个人看出来了,不过陈区长在座谈会上,为大家画了大大的一张饼,非常地诱人,所以虽然有人心里看不起这年轻的女娃娃,但还是保持了表面上的尊敬——尤其是,今天省道上的车祸,再次为大家敲响了警钟。

不止一个人知道,死去的刘骅原本也是借调的人员之一,只不过手续不对,被区政府撵了出去——严格说是被陈区长否了,从而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当然,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肇事司机也不叫陈太忠,但是听到这样的噩耗,不少人心里还是发凉,不听话的后果,咱承受不起啊。

大家一边巡视煤场,看磅秤安装,一边就说起了省道的大堵车。

一个三十出头的眼镜男轻叹一声,“要我说,司机固然可恶,但是跟刘骅缺乏基层工作经验也不无关系,这个悲剧其实是提出了警示……我们不能只有工作热情,还应该多走一走,多看一看,加强对基层工作的了解。”

此人是宣教部的副主任科员萨延龙,他将问题往刘骅身上推,也不是跟死者有什么恩怨,只是担心不小心扯到陈区长身上,索性就拿刘骅的没经验说事了,还能体现出他的觉悟。

“刘骅的工作热情,还是应该肯定的,他只是没有想到,那些大车司机那么穷凶极恶,”一边有人反驳他的意见,“陈区长打算将他认定为烈士,我双手支持,大车确实超载了。”

“没错,很多司机说超载不赚钱,咱们承认这是事实,但是咱北崇的省道,被超载的大车压得坑坑洼洼,又该找谁哭去?”一边又有人附和,“我老丈人的弟弟,去年路过一个水坑,原来以为坑不大,不成想连人带自行车都掉进去了,都是大车造的孽啊……”

不管怎么说,在王主任面前赞扬陈区长,那是绝对不会错的,大家对这一招也都比较熟悉了,瞅个机会既要表一下态,相较而言,萨延龙的言辞,还是略显含蓄了。

就在这时,有人的手机响了,不多时,又有手机响了……没过了多久,大家就渐次知道了,陈区长已经宣布,打算让干部们下工地学习。

仅仅是下工地也还罢了,糊弄糊弄就过去了,就跟领导们参加植树活动、参与奠基仪式一般,重在参与,但很要命的是,以陈区长的意思,干部们学习完之后,区里要组织技能考核。

这可真是惊天的噩耗了,大家私下嘀咕半天,终于有人鼓起勇气问王主任,“王主任,听说区里要组织干部们下工地学习,这是否属实?”

“这个我可以确定,是真的,”王媛媛点点头,“学完之后还要考核,北崇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内,会是个大建筑工地,身为北崇的干部,没有下过工地,这是不行的。”

果然不愧是陈区长的铺盖!众人听得暗暗咋舌,我们才了解到一星半点儿的消息,你倒已经连细节都知道了,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殊不知,这也是他们想得左了,陈太忠压根儿没跟王媛媛说过此事,只是他的通讯员廖大宝,对小王同学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又听说白区长要奉命放风了,于是在午餐结束后,就主动通知她一下——他也是担心小王的消息不够灵通,被下面人看轻了。

“北崇本来就是个农业县区,”发问的这位愁眉苦脸地回答了,在场的人里,对农业都不太陌生,有些人小时候在地里干过活。

但是工业……那真是抓瞎了,有个把人能拿着瓦刀砌墙,再多的也就不会了,而大家现在都身娇肉贵地坐办公室了,偶尔下一趟乡村,也是走马观花,谁还受得了在工地上打熬?

“听说要从绑扎钢筋干起啊,”又有人低声嘀咕一句,“这跟搞双抢一样,纯粹体力活。”

“什么,绑钢筋?”萨延龙听得就叫了起来,他也接到了电话,不过没详细到这个地步,但是他是宣教部的,对这些活儿的轻重,多少明白一点,“咱要学也不至于学这个吧?”

“萨科你会绑钢筋?”王媛媛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淡淡地发问——敢当着我的面儿,置疑陈区长的决定?

“我不会绑,但这是个熟能生巧的活儿……嗯,也要点技术,”萨延龙坦然承认。

你刚才还说,刘骅没有深入基层导致如何如何,现在就又反对下工地了?王媛媛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也不说他的不是,只是淡淡地表示,“如果区里要主动报名,我肯定第一个报。”

“这个使不得,”不止是萨延龙,旁边也有人劝解,“王主任,这活儿你真吃不消。”

不过,还是萨科长说得比较条理,“现在这天气,你就别说绑钢筋了,你攥五分钟钢筋,第二天手都要脱皮,就算中午不干活,一早一晚都要累个半死。”

“我有个本家兄弟,干过这个活,刚学的时候,手上被细铁丝扎得到处都是小口,他绑钢筋绑了两年,最少脱了八次皮,冬天绑钢筋又冻得要死,手上到处裂的是口子……我们老爷们儿干这个活都叫苦叫累,王主任你可千万别主动报名。”

“我说话从来算话,”王媛媛淡淡地笑一笑,她一向很爱惜自己的身体,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是护手霜护肤霜之类的,她从牙缝儿里抠出来钱也要买,然而,老板既然发话了,她就会支持到底,“你们这帮大老爷们儿,不会还不如我吧?”

这尼玛叫个啥事?众人只有面面相觑的份儿了,原本还指望王主任帮着顶一下呢,不成想这女娃娃看着柔弱,还真狠得下心。

“王主任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紧跟领导了,”犹豫了好一阵,还是萨延龙抢先反应了过来,紧接着大家纷纷点头,表示我们坚决支持区里的决定——不过看他们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自愿的。

王媛媛含笑点头不语,心中却生出了淡淡的不耻,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然而下一刻,她心里又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哀伤——做此诗的花蕊夫人纵是才貌绝世,但终究没有落了好下场,我这一番心意,落在他眼里,大约也只是懂得追求上进吧?

王媛媛这里都遭遇了这样的疑问,陈太忠也少不了被人骚扰,不过陈区长在北崇已经树立了相当的权威,来了解的人,也只是旁敲侧击地打问一番。

像谭胜利,就专门上门找陈区长了解——我手底下就是科教文卫广电啥的,专业性很强的,但是跟工地施工不怎么搭边,也要下工地吗?

广电人不了解工地的辛苦,怎么能做出贴切的报道?科委人不知道施工的经过,又怎么能知道改进技术的重要性?陈区长如是回答。

至于说教委,要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三观,怎么可以不接地气?

陈区长叹口气,“‘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是李绅的诗,但这只是他看到农民种地有感而发,若是他真的去种地了,那不会在后来发达之后,每顿饭都要吃三百条鸡舌……当然,这只是传言,我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李绅做《悯农》,使得他名垂千古,但是鸡舌羹也是鼎鼎大名了,一只鸡只取一条舌头,剩下的部分不能说糟蹋了,但终有穷奢极欲的嫌疑——还有人说,喜欢鸡舌羹的是吕蒙正,吃鸡舌吃得后院堆起一座鸡毛山来,后来吕蒙正幡然醒悟。

但李绅的后半生多为人诟病,这也是真的,可说实话,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太忠认为搞教育的,不能站在讲台上单纯地说,农民有多么辛苦,工人又有多么不容易——你自己去体会一下,拿亲身经历去向学生们介绍,这才是实打实的干货吧?

谭胜利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离开——他可以辩解,但是既然判断出陈区长一定要推行此事了,那么辩解就毫无意义了……就算辩赢了,又能怎么样?区政府还是要这么搞。

那么,再说什么也就多余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