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27章 不流动的人才(下)

这横肉也是朝田大名鼎鼎的人物,恒北省荣恒文化公司的董事长张卫宁,他老爸是前任省文化厅副厅长,而他的舅舅目前在省广电局,他的姑父是朝田市城商行的副总。

张总出身很好,但是从小他就混迹于市井,养出了一副打打杀杀的脾气,所幸的是,收手比较及时,又有他姑父的资金支持,现在的荣恒,在恒北发展得很是不错。

而张卫宁本人,也是黑白两道通吃,不开眼的宵小找到他身上,那真是自找不自在。

听到张总说出这种泄气话,司机就先愣了一下,“倒车?”

“不想死的话,你就老实倒车,”张卫宁冷冷地发话,然后又叹口气,“嘿,陈太忠……你记住了,这个人咱们永远惹不起。”

众目睽睽之下,宝马车缓缓倒了回去,旁观的人一时间议论纷纷——哎呀,这陈区长的威慑力,真的太大了一点,这可是朝田牌照的宝马。

陈太忠却是没想这些,一抬手招过来那个林依轮——错了,是林一轮,“我要走了,现在授权你,不许任何人加塞插队,也不许徇私枉法,要不然我唯你是问。”

“那肯定,请您放心”林警官先是点点头,犹豫一下又发话,“但是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可能会请求区政府的支持。”

“那你也最好先打对方一顿,”陈太忠一抬手,笑着拍拍林依轮的肩头,“反正我是会支持你的,眼前的便宜,不占白不占……但是你要缩了,我不会放过你。”

这个……你不能这么要求我罢?林警官才待出声抗议,一抬头,才发现陈区长已经上了车,疾驰而去了。

陈太忠在三轮镇已经呆了太多时间,而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办,一边开车,他就一边拨通了朱奋起的电话,“撞车的人那里,有什么消息?”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什么消息的,警察局可不是三两个小时就能得出结论,故意撞人和疲劳驾驶失误所致,哪里是那么好分清的?

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肇事司机确实是有点疲劳,肇事卡车上有两名司机,但另一名司机是新手,白天可以开一开,入夜之后就是这位的事了,而这位白天也没怎么休息。

至于说刘骅的死,警方也有推测——仅仅是推测:司机当时加速,未必是脑子混乱了,很可能是想吓唬刘骅一下,让他主动让开,结果刘骅小看了卡车的惯性,以为对方站得住……所以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支持这一观点的原因是:司机在撞人之后,很快就刹车了,没想着要跑路,当然,事实上这是绝对明智的选择,否则司机的后果要比现在惨很多倍。

“真是说不清楚,”陈太忠悻悻地压了电话,看一眼正在开车的廖大宝,他就又想到一个问题,“你对地北的烟叶收购比较了解?”

“也说不上什么了解,大致知道点,”廖大宝一边专心开车,一边信口回答,“北崇的烟叶,出省的方向比较多,主要是省里卖不起价钱,不过很早以前,也有邻省的烟叶销到阳州的……那时候就是地北和海角人拦截烟叶,搞得也是跟打仗一样。”

“咱们今年的烟叶提价了,他们难道还能比咱们高很多吗?”陈区长知道这个,区里号召种烟的时候就强调了,会严格按市场价来收购,不会伤了烟农的积极性。

“他们习惯从北崇这里低价收烟叶了,”廖大宝琢磨一下,然后回答,“差价其实是烟贩子赚走了,压一下等级,赚的钱海了去啦,咱一旦市场价收,对地北来说,烟叶供应就少了,烟贩子提高收购价……也还能有利润空间。”

“烟叶等级还能压?”陈区长听得有点咋舌,这就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了,按说这可是明文禁止的。

“北崇这地方这么偏僻,别说压一级,就算压两级都正常,”廖大宝面无表情地回答,“烟农想往上反应,难过登天,能做的就是不种了。”

“嘿,”陈太忠听得哼一声,却也无意再多说什么,农民苦他是知道的,下面黑他也是知道的,不过黑成这个样子,多少有点令他意外。

中午时分,陈太忠出面,在北崇宾馆接待汤丽萍的一干朋友,这倒不是他一点都不在意物议了,而是说汤总的朋友里,有不少人是对北崇有帮助的。

比如说丁小宁是著名的房地产商,由于有丁总的出现,连负责建委的白凤鸣都来作陪。

京华房地产并不是要在北崇拿地,就连阳州也称不上什么房地产,白区长之所以会出面,只不过是想跟她谈一谈合作。

没错,就是合作,现在北崇的建筑工程不少,本地人都不敷使用了,而外面来的施工队,并不比当地人高明多少,外来施工队比北崇强,其实只强在两点——技术人员和有经验的大工多,机械设备比较多,其他真没什么优势了。

北崇目前最缺的就是人才,按说这外界的补充,是非常有必要的,然而事实并不是如此,外面的施工队能带来的技工和大工,也是非常有限的。

这个现象的发生,不是偶然的,首先必须要指出,北崇在大家的印象中,依旧是个偏僻而落后的地方,就算目前有点工程,也引不起一些实力派的高度关注。

你觉得自己发展得不错了,其实很扯淡……老少边穷的地区,自我感觉真的不要太良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而且必须承认,北崇目前发展虽快,但在城建上的大项目,并不是很多,所以那些实力派虽然也参与了竞争,但力度不是很大。

其次,就是客观原因了,现在的整个中国,根本是一个大工地,真正有经验的施工队,走到哪儿都不愁接工程,无非是利润多少的问题。

而有经验的技工和大工,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培养出来的,所以,就算破开了北崇的壁垒,接了大点的工程,他们对北崇的重视程度也有限。

施工队里真正的大拿,根本不可能长期呆在北崇,正经是还有一些经验不是很够的、处于大工和小工之间的主儿,在工地上学习,这是将北崇的工程,视作练手升级的地方了。

施工队里更多的还是小工,但是……若是在农闲季节,北崇缺小工吗?

白凤鸣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他也很无奈,人家施工队能做好自己的活儿,那就足够了,他总不能抱怨,说你不帮我培养工人,这根本说不出口。

事实上不管哪一行,都存在“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说法,大多数施工队里,大工都不会教自家的小工,人家凭什么教你外人?

更别说,从施工队这个层面上讲,他们也不希望北崇人学会太多东西,北崇不但是东道主,经济也很落后,人力成本要远远低于外地的,本地人都学会了,那工程队还接什么工程?

所以白凤鸣很愿意跟京华谈一谈合作,于是这一个包间里,除了七个美女,还有三个男人——端茶倒水的事情,就交给廖大宝了。

不得不承认,面对满桌莺莺燕燕的美女,真的令人赏心悦目,但是白区长可不敢走半点神,吃喝一阵之后,他直接发问,“丁总你能派多少人过来?”

“我手上的活儿,其实也很紧的,”丁小宁拉长了声音,她是要帮陈太忠一把,而且素纺土地的开发,已经进入了控制期,开发得太快的话,就享受不到土地增值的红利了。

不过对于天南诸多的施工队来说,谁也不想开罪京华这个大客户,丁总只要有意,除了本部人马之外,召集一帮大工和技术人员来施工和教授,只需要碰一碰嘴皮子。

而且她无须担心对方抵触——天南和恒北的施工队,根本不存在竞争关系。

事儿很好办,但是这个人情不能送得太轻松了,丁小宁沉吟着表示,“你先拉出明细吧,我还不知道你们有哪些需求。”

“我们什么人都要,”白凤鸣苦笑着回答,他也不怕暴露自家的短处,“就是缺人,熟练的钢筋绑扎工都要,只有一个要求……他们得舍得无私传授。”

“有我的面子,无私传授没有问题,当然,你们得向师傅意思一下,”丁总点点头,然后又眉头一皱,“但是人数上,我不敢保证,全国都缺建筑方面的技术人才。”

“有多少算多少,价钱好说,”白凤鸣笑着点点头,又看一眼陈太忠,“你说是吧……区长?”

“没错,该花的钱不能省,”陈区长微微颔首,“学习的过程,是个提高生产力的过程,要舍得投入,不能算小账。”

“陈区长、白区长,我建议你俩先安排一下要学习的人手,”丁小宁也不在乎这点小钱,她是真心想帮助太忠哥,“技术一旦学到手,人才的流动性是很大的……这一点你们要考虑。”

“我有考虑这一点,”陈区长点点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个现象太正常了,所以他能依靠的,就是体制内的干部的力量,“我打算动员干部们下工地学习,就先从绑扎钢筋开始学起。”

有没有搞错?白凤鸣听得好悬没把筷子掉桌上——这么炎热的夏天,你要干部们去学习绑钢筋……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