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26章 不流动的人才(上)

这一场因为车祸的大检查,将省道严严实实地堵了起来,时不时地有车和人被揪出来。

陈太忠看了一阵,觉得有点无聊,打个哈欠,侧头吩咐廖大宝,“起得太早了,我进车里眯一阵,要是没有重要事情,小廖你帮我挡一下电话。”

从前天一大早到现在,他根本没时间合眼,虽说他有仙气在身,并不在意这一点困乏,但是偶尔享受一下凡人的乐趣,也是很惬意的事情。

反正他已经决定了,工作之余不忘享受——埋头干活的领导,不是好领导。

这一觉,他足足睡了三个多小时,事实上,他是被窗外的一阵响动惊醒的。

几乎十点了,陈太忠先看一下时间,才慢吞吞坐起身打个哈欠,随后放下车窗,不耐烦地发话,“这年头,睡个觉都成奢望了……什么事儿?”

“陈区长,你得给我们做主啊,”三四个人被廖大宝拦在不远处,用北崇话大声嚷嚷着,以展示自己是北崇的群众,现在连北崇之外的人都知道,跟陈区长谈事的时候,如果能有个北崇身份,那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有人无故地欺负你,我肯定给你们做主,”陈区长随口回答一声,然后推门下车,懒洋洋地又打个哈欠,“要是你们错在先,那就不能怪我不认乡亲了。”

“我们是犯了点小错,但真不是有意的,”一个男人讪笑着回答……

这三人犯的错误还真不小,而且是实实在在地撞枪口上了——向外省贩运烟叶,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他们还在烟叶上摆放了些秸秆和杂物。

但是稽查这帮人,眼睛一个比一个毒,一眼就看出了不妥,于是就将一辆卡车和一辆农用车扣下,说这东西我们没收了,三天之后去物流中心领车。

这三位一听不干了,说我们知道错了,这就把烟叶拉回去,您们随便罚点意思一下好了……大家乡里乡亲的,谁也不容易。

这个要求搁在往日,可能会被通过,但是今天显然不可能,现场就有三个区领导在盯着,而且还有那么多司机在看着,怎么可能呢?

可这三位也不能容忍自己的烟叶被没收,于是大家商量一下,找陈区长来求情,希望区里能网开一面,允许他们痛改前非。

陈太忠听明白之后,冷哼一声,“区里严禁烟叶流出,你们不知情吗?”

“我们真不知情,”一个年轻人嚷嚷了起来——这个时候,谁敢承认自己知情?

“你们是哪个村的?”葛宝玲走过来了,她一脸的阴沉,“你们乡镇上如果没有公示的话,我做主,放你原车拉回去,如果有的话……你的车别想要了,敢不敢赌一把?”

葛区长真的很生气,陈区长把查烟叶出境的事儿交给她了,她也下功夫去抓了。

北崇十六个乡镇里,有九个乡镇有或多或少的烟叶种植,她亲自打电话通知了十一个乡镇——多出来的两个乡镇,是可能有烟叶种植的,她亲口要求乡镇,一定要贴公示,做好这个烟叶收购的宣传工作,并且指出贩卖烟叶是违法的。

现在,居然有人当着她的面,说自己不知情,而且还是在回答陈区长,这让她实在忍无可忍,“说,你是哪个村的?”

“我这……”年轻人眼珠一转,还待说自己不知情,不成想旁边的中年人抬手推他一把,“一边儿呆着去,咱们已经知错犯错了,当着陈区长和葛区长,你还敢狡辩?”

说完之后,他冲着陈太忠和葛宝玲深深地鞠一个躬,讪笑着发话,“我们也是听说,今年地北的烟叶价钱高,想着占点小便宜,两位领导……我们知道错了。”

“早干什么去了?”葛宝玲的心肠却是极硬的,她淡淡地表示,“没收货物,并处以等值的罚款,筹钱去吧,要不你们的车就一直扣着。”

“那是小三千斤啊,”年轻人听得好悬没蹦起来,“一万多块钱……没收加罚款,这可不就是三万多块了?”

烟叶的收购涉及品级等,说起来是很麻烦的,北崇的烟叶品质大多不错,平均价格能达到一斤五块多小六块钱。

小三千斤,这三人估计不全是自己种的,就算他们没有出去收购,起码也是要代乡亲们卖,这一下损失可大发了。

葛宝玲根本连答话的兴趣都没有,她心里很清楚,这些就是烟贩子,要说普通北崇人眼里,这三万多块真的不算少了,但是烟贩子们承受这点损失,还是没有问题的——买得起车走私烟叶,还差这点钱?

不过这个事实,她心里知道即可,说出来就难免得罪人,时下的北崇还很贫穷,大家都穷横穷横的,三万块钱够买一条人命,葛区长也不想冒什么风险。

“地北收烟叶,能比咱这儿贵多少?”陈太忠听得也没什么意思,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所以随口问一句。

“一斤贵个四五毛钱,”中年人苦笑着回答,“我们这一趟,抛去运费和打点,也就赚个千八百块。”

“你说得不对,”廖大宝在一边憋不住了,他冷冷地发话,做为领导身边人,又是身强力壮的主儿,他不怕别人报复,“平日里地北的烟叶,价格也比北崇高四五毛,今年严管烟叶,应该不止这点差价了。”

其实他还是说得客气了,他想说的是——若仅仅是这点差价,不值得你们铤而走险。

“好了,没收的不可能还给你们了,”陈太忠意兴阑珊地摆一下手,他已经听出了小廖的意思,觉得北崇的子民真给自己丢人,“罚款的话,我做主……免了!”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珠就是一转,“你们想要回货物,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你们可以举报他人走私烟草,我们每收缴两斤,就退还一斤。”

其实他说的这手段,一点都不新鲜,葛宝玲等人都见惯了的,无非是相互举报,玩的是人民战争那一套——举报了别人,你的惩罚就轻了。

不过他说的下一句,就有点现实味道了,“强调一点,是举报非法行为……不许钓鱼!”

“什么是钓鱼?”中年人听得有点不太明白。

“就是你举报的人,不许是你人为诱骗来的,”陈太忠冷冷地扫他一眼,“必须是他们在主观意识上,就想通过违法行为来致富,而不是被你诱惑。”

中年人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禁不住一皱眉头,“陈区长,你把北崇爷们儿,都看成什么人了?”

“起码刚才有人说,压根儿不知道发了公告,不知道烟草是管制的,那算不算北崇爷们儿?”葛区长冷冷地接话,又看一眼陈区长。

殊不料,陈太忠的心思,已然不在这些琐碎的小事上了,他觉得有点无聊,果然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就在此刻,一辆宝马车左钻右突,从中间的车道上钻了过来——事发到现在五个多小时了,由于北崇借此大肆查车,省道到现在都还没疏通好,起码还有两百多米的汽车长龙。

这个场景,宝马开得就有点嚣张了,旁边的司机们却敢怒不敢言,周围的迷彩服这么多,这车还敢这么横冲直撞,很明显来头不小。

陈太忠想也不想,一抬腿就走到了路中央,冷冷地看着疾驰而来的宝马车,连话都不说,就是那么冷冷地站在那里。

宝马车一个急停,似乎是车里人也有点意外,大约过了五六秒钟,车后座的玻璃摇了下来,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伸出了脑袋,面无表情地发话,“麻烦你让一下,我有急事。”

“回去排队,”陈太忠也不跟他多说,就是这么淡淡的一句话。

“兄弟,我真有急事,麻烦你通融一下,”满脸横肉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回答,又拿出一个小本晃一下,冷淡而又不失威严地发话,“我省政协的,麻烦你行个方便。”

“我陈太忠,今天就不给你这个方便了,”陈区长说话的时候也很随意,“难听话我不多说了……插队不对,你该以身作则。”

“你是陈太忠?”横肉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冒充陈太忠,有什么好处吗?”陈区长哭笑不得地哼一声,“我都两天没睡了……你把冒充的好处摆出来,咱俩对半分,可以不?”

“陈区长,那我们真不该插队,”横肉苦笑一声,但是有些特权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他试探着问一句,“这是我的不对,不过……已经开到这儿了,退也不好退,你看?”

“慢慢地退,总有退得出去的时候,”陈区长笑眯眯地回答,“你看,我都自我介绍了,你要是不退的话,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倒车,”横肉听到这话,也不再讨价还价,二话不说就吩咐自己的司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