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23章 难得偷闲(下)

“能不能先看看床在哪里?”陈太忠干笑一声,“这都九点二十了……你们躲在这里,让我这通找啊,鞋都跑坏两双。”

“太忠哥,先看看车嘛,”丁小宁不依了,她吃吃地笑着,“一晚上呢,你着什么急?”

“好好,看车,”陈太忠表示屈服,他现在对女人的心态已经很了解了,你必须要对她的肉体表示迷恋,但是同时呢,也不能拒绝她们希望你欣赏的东西,女人跟孩子差不多,得哄着,她才会开心。

这辆车的内部是彻底重新设计的,带了浓烈的实用色彩,更有一些科技概念,而不是一味的奢华。

车中间的座位拆除了不少,前四排是一排四个的真皮大座椅,后面是两张贵妃床,再往后是卫生间、冰箱什么的,烤箱、电磁灶和微波炉也分格放着,再后面就是一个玄关,一半是固定的,一半通过可以升降的茶色玻璃控制。

玄关后面,有转向座椅和圆桌,可以开会也可以聚餐,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小冰箱,再往后又是个白色塑料隔断,隔断后面有一张跟车一样宽,长有两米五的大床。

从这边看是隔断,从床那边看,又是一个卫生间和整体浴室,简而言之,这辆车虽然大,但真不是给一般人坐的,想要舒适地旅行和生活,车上最好不要超过十五个人。

尤其是玄关之后,基本上就是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除了吃饭或者偶然间的会议,只能是三四个人的小天地。

这点改造花不了五百万,但是车上还装了卫星电视和电话,饮用水净化设备、空气净化设备,两层的偏光膜窗帘,是电子遥控的。

陈太忠看了一阵之后,也禁不住要感叹,“我还以为是贵在真皮沙发这些上,没想到是贵在高科技产品上了……小汤,你刚才是想电我来着?”

“我是开个玩笑,大家都被电了,”汤丽萍笑眯眯地回答,“小宁姐可坏了,我不想被电,都被她拽着电了一下,你是我们的男人……不该搞特殊化吧?”

这辆车虽然好,但是主要强调舒适性了,自卫能力不强,门把手等处上装了高压电设备,还是偷偷摸摸的——国家不允许,而且这高压电的电压和电流也分了档次,从警告到击晕,刚才大家都尝试了一下最低档。

“这凭啥呢?今天要惩罚你,”陈区长笑眯眯地表示。

“就是,惩罚她,让她看着,”田甜表示赞同,她很不忿小汤同学冒充自己的声音,“反正她整天跟太忠在一起,饿不着。”

大家正在调笑的时候,哗哗哗一阵水响,陈太忠走过去一看,发现钟韵秋正坐在隔断后的马桶上,裙子和内裤挂在腿弯处,两条丰腴的大腿,被黑色丝袜紧紧地包裹着。

丝袜尽处,是白生生的大腿根,比那丝袜紧箍的地方,略略大了一圈,却是禁不住让他想到,那销魂之处的绵软和细滑。

“她是在烘干,有什么可看的?”丁小宁走过来,随口发话,“这个马桶的烘干效果不错,风很柔和,才一万一。”

“那就是一亩移动大棚啊,”陈区长禁不住要盘算一下,他轻声嘀咕,“太奢侈了……”

接下来的一夜荒唐,自是不必多言,陈太忠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来之前,诸女已经抽签排出了顺序,所以他一晚上基本上没睡。

第二天他起个大早,看着床上横七竖八的玉体,就有点挠头——哥们儿这么离开,那肯定不合适啊,但是把她们叫起来,这又有点残忍了。

不成想,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睡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钟韵秋睁开了眼,她虽然精神十足,但眼里也满是血丝,微笑着低声发问,“要走了?”

不走不行啊,你们停的地方太远了,陈太忠微微笑一笑,柔声发问,“你怎么才睡一会儿就醒了。”

“我伺候领导的,习惯了,”钟韵秋微微一笑,然后又将声音压得极低,“你不在的这半年,吴市长可能生理机能有点失调,脾气大得很,我必须小心伺候。”

“要是跟着吴言太辛苦,那就外放吧,”陈太忠轻喟一声。

“她要让我跟她二十年呢,跟到副省长,”说到这里,钟韵秋捂着嘴笑了起来,下一刻,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放下了手,这一瞬间的笑靥,真的是千娇百媚,好像漫山的野花同时绽放——钟秘书的笑容,杀伤力真的太大了。

一边笑,她一边低声发话,“我也想弄个副市长当一当。”

“既然她们都睡着,咱们再晨练一下吧,”陈太忠看得怦然心动,将她的双腿向双肩上一抬,挺着小太忠就向她的两腿间撞去——大家都没有穿衣服,煞是方便……

当天上午九点,签字仪式准时在北崇宾馆小礼堂召开,参与的不但有陈太忠和霍国祥,还有敬德的县长连晓,连县长的出现,算是将北崇——敬德联盟明确展现在阳州官场中了,而且还是以北崇领头的架势。

其实这么高调亮相,里面有点缘故,敬德不打算出预警费用,蹭着北崇的费用,不过别人看到眼里会怎么想,那就不好说了。

由于只是县区的试点,省气象局并没有领导参与,不过霍国祥照例在签约仪式上表示,说省局领导高度重视市局开的试点,若是这个试点成功,下一步就是整个阳州推广,乃至于全省推广——“我们气象人不允许这个试点不成功,相信在座的诸位也是这么想的”。

签约仪式搞得很成功,只不过霍局长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陈太忠的态度,怎么有点若即若离啊?

仪式完后,陈区长将施淑华送到高速路口,等中午回来,惯例是要召开宴席,庆祝签约成功,酒席过后,霍国祥还想拉着陈太忠聊聊天,不成一转眼,就找不见人了。

陈太忠是接人去了,经过昨天的纠结,他想通了一件事,公事要做,个人生活也要享受,他甚至为此找到了理由——若是哥们儿一直表现得像个圣人,要下面的干部何去何从。

他接的是张馨和姜丽质,张总刚拿下了市警察局和市教委两个大单,请了一周的假,路过绕云接了姜丽质,两人相伴而来。

一段时间不见,张馨出落得越发地漂亮了,虽然娇柔依旧,但眉眼间隐约透露出了些许的干练,以前那居家妇女的气质淡了很多,由于要开车,她甚至穿着及膝的牛仔裙,又增添了几分青春活力。

倒是姜丽质没什么变化,一袭白衣白裙,脸上依旧是那万年不化的忧郁,就算是她在跟张总笑着说话,依旧会让人不自觉地生出怜惜之情。

陈太忠在阳州的路口等到了她俩,开车领着素波往宾馆驶去,手里还捏着电话跟她俩聊天,“她们出去玩了,我先给你们安排住宿吧,等你们安排好了,我去找你们聊天。”

昨天车上的混战虽然浪漫,但终究是不太方便,这次陈区长直接要了宾馆的独院,将人安排进去,等下午一上班,他打着谈事的幌子,直接进去了。

这大白天的,倒也不方便干什么,就是随便地聊一聊,不过还是有点消息,张馨今年的成绩不错,下半年有望升为市移动常务副总。

“我不在的时候,有人欺负你吗?”陈太忠左手搂着姜丽质,右手环着张馨的腰,真正的左拥右抱,而且他的右手还掀起牛仔裙,感受着那温润丰腴的大腿。

小姜同学懒洋洋地靠在他肩头,很陶醉地微眯着眼睛,张馨则是笑着回答,“聂启明今年走不了,只要他在,谁敢欺负我?”

“你不是还要联系一些大客户吗?”陈区长的手,在她的腿上轻轻地摩挲着,滑动着,“那些客户里,没有不长眼的吧?”

“总有些心思歪的,不过他们打听一下,就没那胆子……”张馨的呼吸渐渐地变得急促了,鼻息也粗了,“太忠,这大白天,别……”

你也太敏感了吧?陈区长正琢磨是否将她就地正法,小姜懒洋洋地发话了,“太忠哥,咱们就这样说会儿话,不是挺好的吗?”

确实是如此,三人虽然在房间里聊了一下午,但陈区长的电话时常响个不停,张总的手机也挺忙碌,只是享受点手眼温存而已。

忙得连偷吃的机会都没有啊,陈太忠越发地痛恨起了自己的工作,接下来,晚上他又跟连县长谈一谈北崇和敬德的进一步合作,空闲下来的时候,就八点半了,就这还有人时不时地打电话,等他悄悄溜到隔壁小院的时候,就接近九点了。

接下来的细节,自然不必细表,陈区长又忙了整整一个晚上,别人能轮换着来,他可不行。

直到凌晨四点多,大家都有点睡意了,他正琢磨着我是不是也休息一会儿,不成想手机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

来电话的是葛宝玲,“陈区长,稽查队在拦车检查时,有人被车撞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