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20章 外松内紧(上)

明天的签约仪式,是陈太忠和霍国祥共同主持的,提前碰一碰面,倒也没什么不好。

一群人在宾馆里找个包间坐下,霍局长先感慨一句,“两天没来,连宾馆也开始施工了,陈区长你这北崇的建设,真的是日新月异,出去打工一年,怕是回来连路都不认识了。”

他说的是宾馆新楼,在马媛媛的张罗下,新楼已经开始挖地基,陈区长闻言笑一笑,“下一步的建设,就是争取不让北崇人出去打工,家门口就给他们找到合适的岗位。”

“有魄力,”霍国祥笑眯眯地点点头,很夸张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这么些年,我见过的大大小小干部里,数魄力你绝对是第一。”

施淑华其实挺见不得官场这一套,看到他马屁拍得如此赤裸,说不得笑一声打岔,“霍局长,我也要在北崇投资农业了,以后的预警,还得麻烦你多费心。”

“那是一定的,”霍国祥笑着点头,“不过报忧的时候很多,希望施总不要背后骂我。”

陈太忠听了一阵之后,发现老霍今天的精神,有点过于亢奋,于是他冷不丁地出声问一句,“霍局长你这是遇到什么喜事儿了?”

“哈,也没别的事儿,”霍国祥听到这话,就禁不住地笑一声,然后才喜眉笑眼地发话,“我昨天去朝田,见到了岳部长,他详细地聆听了我的汇报。”

“看把你乐得,眼睛都快笑没了,还说没事?”陈区长笑眯眯地一指对方,他能理解老霍的喜悦,丫只是个小小的二级局的局长,平日里想向陈正奎和李强汇报工作,估计还得选日子排队,现在可是被省委常委接见,能不高兴吗?

当然,若是单独接见就更妙了,“霍局长终于时来运转了,步步高升指日可待。”

“什么时来运转,还不是……沾了你的光?”霍国祥略略打个磕绊,才又继续发话,“部长还向我了解北崇的发展。”

“编,你使劲儿编,咱不带这么炫耀的,”陈区长哈哈一笑,然后才很随意地一摆手,“岳部长指示了什么没有?”

他此时撇清,就已经晚了,刘海芳和施淑华都是杰出的女性,哪个听不出来画外音?施总也就罢了,刘助调听得却是心里狠狠一震:陈区长还跟新来的岳部长有关系?

对霍国祥而言,省委组织部长很遥远,可对一个县区政协的助理调研员来说,就不仅仅是遥远了,那是绝对的可望而不可及。

“做了些指示,”霍国祥点点头,心里生出一点不耻来,陈区长你这口风封锁的,也实在有点严了,“其实我都没指望能见到岳部长,只是去了趟省党委……”

这也是官场中办事的惯例,在领导的指示和关注下,下面的工作得以顺利展开,下面人不对领导表示一下感谢和关怀……是不是有点目无领导?

简而言之就是,去拜访的话,一定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若是不去,那就难说了。

霍局长自是不会疏漏了这一点,在即将签约之前,去省委组织部汇报,按道理来说,他这个级别不能直接上门,起码要拉上省局的领导去——最好还是大局长。

但是他在省局真没有什么得力的靠山,而这机会是如此地难得,他也不会上杆子去求人占便宜,索性是心一横,孤身前往——能不能见到领导无所谓,关键是我来过。

殊不料,岳黄河不但在办公室,还让他进来了,听取了汇报之后,岳部长居然很奇怪地问了一句,“陈太忠给你施加了不少压力吧?”

只这一句话,霍国祥吓得差点把裤子尿了,只当是部长要拿自己欺瞒领导做文章了,不成想胡乱应对几句之后,才听到岳部长又表示,我很少过问政府的事,你的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是想做好事情,光有主观愿望是不够的,还要强调方式方法和执行力。

你这次选的试点,是个最好的试点,也是个最坏的试点——小陈那家伙花钱手脚大,但是对效果也很重视,不要让他有歪嘴的机会。

这话说得飘飘渺渺的,霍国祥细细琢磨,都不太好判断得出其中深意,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岳黄河对陈太忠不是一般的重视。

“岳部长做出了重要的指示,”大致说两句之后,霍局长淡淡地表示,“他说预警机制也是社会制度先进性的体现,这是一个阵地,咱们不占领它,就要有居心叵测的人去占领……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什么?”陈太忠筷子一抖,好悬没把一截黄瓜掉到桌上,他讶然地侧头,“你确定,他评价的是预警机制?”

“我很确定,”霍局长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岳部长说,不能对自然灾害做出及时准确的预报,对咱们国家的发展和稳定,是相当不利的,与其任由别人散布谣言,不如让我们的权威机构来预警,哪怕有一两次错误,只要初衷是好的,能引起多大的风浪?”

“这是要给广北的地震局翻案?”刘海芳听得禁不住愕然,这桩旧闻在恒北官场原本就不是秘密,最近跟气象局的合作中,也有人提起,所以她也知情。

“也不是要翻案,凭良心说,自从开始着手搞这个预警机制,我才深切地体会到,风吹草动就搞预警也不好,”霍国祥摇摇头,一副深有体会的样子,“长此以往,也是会造成社会的动荡,所以关键还是在一个度上。”

“度是最难把握的,这个东西有点唯心,”陈太忠听到他如此说,禁不住出声发话,他最近苦抓制度建设,下意识地做出反驳,“把预警机制的分级体系做好,保证大多的虚惊内部消化,不要影响到广大群众就好。”

“比如说你气象局给北崇预警了,区里可以根据时间长短,可信程度划分为几个级别,在有必要的时候,再传达到各乡镇和行局,在进一步确定消息之后,再传达到村委居委这个层面,随时准备向广大群众宣布……做到外松内紧。”

“这样的话,压力就背在干部身上了,”霍局长闻言笑一笑,“他们的责任还真就重大起来了陈区长,在你手底下当兵,可是辛苦啊。”

“这是干部们应当承担的压力,接到预警,不但要时刻准备宣布,还要随时能赶赴现场救援,”陈太忠哈地笑一声,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这么一来,他们也就没时间去花天酒地唱歌跳舞,也是保障他们成长的一种手段,有正面的、积极的意义。”

凭良心说,陈区长认为,现在的干部缺的就是责任心,而这种精神,在老派人身上随处可见,比如说林桓这个老不修,毛病多多,但是从本质上讲,林主席在工作的空余时间,会积极主动地过问一些周边的事情,既做了他要做的工作,也能发现一些其他问题,并加以解决。

这种工作的主动性,现在的干部身上很少见,很多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在岗位上也是务求不得罪人,混一天算一天,有利益就打破头去抢,吃苦的事情远远地躲开,都是这样的工作态度,咱国家建设得好吗?

那么,既然你们不肯主动承担责任,区里就只好给你们身上强加责任了,责任多了也就没办法休息了——一旦失职,最少也是直接撸人下来。

事实上,老年间过来的人,谁也有过身兼多种工作的经历,可不也干得好好的?哪儿像现在,多个职能就要多出个对应的部门,结果衙门越来越多,办事的越来越少。

“其实我想的也是这样,频繁预警不是不可以,”霍国祥听到他的玩笑话,不但没有笑起来,反倒是认真地点点头,“关键就是你说的‘外松内紧’四个字,只要北崇的执行力能保证,我气象局每天给你打电话也无所谓。”

不过想保证执行力,工作人员的收入也要考虑提高,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现在有些基层工作人员的工资还是有点低,这么低的工资,这么多的责任,跟那些做生意的人横向一比较,难保有人要生出怨怼之心来……其实这跟荣誉感差也有关系。

条件许可了,早晚是要给公职人员加薪的,陈区长心里做出了决定,但是这个话,现在是说不得的。

“但是这涉及到一个民众知情权的问题,”这个时候,施淑华居然难得地插嘴了——后来陈太忠才知道,原来她还是省政协委员,“别跟我说善意隐瞒还是恶意隐瞒,隐瞒就是隐瞒,你们可以说是为了社会稳定,但是……万一出现悲剧,算谁的责任?”

“比如说一个突发的极端天气,下面有基层工作人员办事不利,导致了人员伤亡,陈区长你可以撸掉他,但是损失已经造成了,死了的人活不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