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19章 刹那动摇(下)

“谢谢大家关心,”王媛媛笑着点点头,听到这话,她心里就踏实了很多,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吃眼前亏,虽然她也不怕吃眼前亏,但是不吃亏总比吃亏好。

只要熬过眼前这一关,她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谁想恣意地欺负她,得考虑惹得起惹不起他,说句不好听的,这些人能不能安稳走出北崇,得看他的意思。

于是她冷冷地发话,“你们人太多,选个能做主的,来跟我说话。”

“那就是我了,”一个中年妇女排开众人,走到了她的面前,接着就是深深地一躬,带着哭腔发话了,“王主任,我代我儿子向你道歉了。”

“嗯?”王媛媛的眉头微微一皱,她本是冰雪聪明之辈,只是命运多舛才不得不辍学,但饶是如此,她也能讲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只期待命运青睐有准备的人。

所以一听这话,她就猜出了对方的来路——最近冲撞她的只有一个人,于是淡淡地回答,“我不管你儿子是谁,但是你这么大年纪,我受不起你这个礼,如果你还是这样的话,那么请回吧,没有什么可谈的。”

“我儿子就是高至诚,孩子还小,不懂事,”席丽珍苦笑着发话,“冒犯了王主任……咱们能进屋谈吗?”

“他比我年纪大,”王媛媛一听说这个名字,登时就无名火起,她冷笑着发话,“关于这个事情,你不要跟我谈,去跟陈区长谈,他打不过陈区长……他打我没问题。”

“我知道孩子做得不对,”席丽珍苦笑着,就要作势下跪,“请你看在一个母亲的……”

“够了,”王媛媛冷哼一声,虽然高至诚被抓回来了,她的亲戚还每天去收拾他,但这件事终究是她的耻辱,“我也是父母生养的,无故被人打了。”

“王主任你听我说,”关键时刻,还是宋主任站了出来——嫂子你说话根本说不到点儿上,“小高受到惩罚,那是应该的,但这个事儿,终究要有个处理结果,我们也很想了解你这个受害人的想法……咱们屋里谈吧?我是高法的,陈区长那里挂了号的,你不用担心。”

“那么……好吧,”王媛媛犹豫一下点点头,她固然痛恨高至诚,但是也不想让自己显得没什么担当,“进来说,但这不代表我就会原谅高至诚。”

在周遭人的围观之下,一行人走进了王主任的单身宿舍,才一进门,席丽珍就双膝一屈,跪倒在地,“王主任,求求你高抬贵手,饶过至诚这一次,我这老太太给你跪下了。”

“高至诚打我的时候,都没给我下跪的机会,”王媛媛的心却是极硬的。

事实上,像她这种从底层走上来,并且一直有追求的主儿,很少会被类似的场景所打动,她见过的悲惨场面,要多得多,所以她淡淡地发话,“老人家,你想说事就直接说,你要是不想说事,外面我有很多同事,区里我还有领导,你这么做……真的不好。”

“你受的委屈,我们都可以补偿,”宋主任总是能掐准时机,他淡淡地表示,“我们是抱着很大的诚意,来解决问题的……你需要我们做到什么,请尽管说。”

这可是送上门的竹杠,王媛媛想到自己刚才还在为钱纠结,现在就有人上门送钱,心里禁不住微微动一下——是补偿我个人损失的,应该算取不伤廉。

不过下一刻,她还是按捺住了这份小小的波动,我怎么能给他掉链子?于是她淡淡地表示,“你们该去找陈区长,我个人的怨气事小,高至诚扫的是我们北崇区干部的脸面。”

“陈区长那里,我们肯定会去说的,”宋金柱取代了席丽珍,他非常和蔼地表示,“我也是干部,你的心情我感同身受……小高受到些惩罚是应该的,但是他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们也不能无视,只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表示我们的歉意。”

这话说得就更婉转了,只差说你不拿白不拿,但是王主任经历了刚才的思想斗争,越发地拿定了决心,她漠然地摇摇头,“至于我个人受到的伤害,老人家已经给我下跪了……我也不能再计较什么了。”

她说得好听,其实还是拒绝和解的态度,席丽珍一听就有点着急,不成想宋金柱冲她使个眼色,才又叹口气,“唉,挺好的孩子,小高也真是的……王主任,我很佩服你的大度,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否认对你造成的伤害。”

宋主任是法院的,做调解工作是再拿手不过,他也不着急说服这个女孩,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慢慢地消除她的抵触情绪才行……

接下来的几天,陈区长陪着施总走遍了北崇,以至于下面乡镇都高度关注,一旦发现区长的桑塔纳,或者百年不遇地看到一辆很长的小车——立刻就会带领群众夹道欢迎。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大名鼎鼎的朝田斯嘉丽公司——虽然很多人没听说过,但听说过的都知道这公司特厉害,他们要向北崇贷款,并且搞对口大棚种植。

传言的有些细节跟事实有出入,但这绝对是除了娃娃鱼项目之外,对农户们最好的消息,不但帮贷款,关键是包销,而大棚种植的风险,又远低于养殖娃娃鱼。

施淑华就是在这样的欢迎声中,四下寻找项目的落地之处,北崇这边提供了一些选址,但她也习惯了自己拿主意,说不得就要亲力亲为地视察一遍。

“你们这群众也太热情了一点吧?”这天,施淑华从陈村镇回来之后,就又快到饭点儿了,临近下车时,她感慨一声,“幸亏明天要走了。”

“乡亲们是穷怕了,”刘海芳笑着回答,最近刘助调已经开始慢慢地接手孟志新的业务,没有名义,什么都没有,就是协助管理,但是风声已经传遍了,说因为气象局的那件事,陈区长很看好她,有意让她接孟志新的缺。

搁在别的县区,这个说法简直令人不敢想像,一个区长就要把政协的助理调研员弄到政府,来做候补副区长,但是在北崇,没有什么人感到奇怪——陈区长就是有这么强势。

就连葛宝玲曾经负责的交通局,孟志新在的时候都没插手,刘海芳给交通局打个电话,想了解今年的公路建设,交通局长也不问你这是政协的名义还是政府名义,放下电话就屁颠屁颠地赶过来,不敢露出半点的不敬——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至于说她陪同施淑华考察,那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了,跟斯嘉丽的合作归哪个口儿管,按说应该是分管农业徐瑞麟来陪同,但是因为有产品包销,又涉及了商业,最后还有一个统一安排的问题,这又跟计委有关。

对于这个项目,刘海芳也有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斯嘉丽直接对零散农户并不可取,最好中间有个协调机构,保证双方的合法权益。

总之,徐区长的事情很多,陪了施总一天之后,听说计委有意规划一下此事,马上就让了出来,说小刘本来就是女性干部,是接待施总的最佳人选。

此事看在别人眼里,多少又觉得刘海芳比较强势,还没什么名义呢,就借着陈太忠的支持,从徐区长手里抢项目。

刘助调也听到了这个传言,但是她没办法解释什么,也不可能不接手这个工作——目前她有接替孟志新工作的趋势,然而,由于名不正言不顺,很多行局的事情,她还不便明目张胆地插手,唯一能插手的,就是计委的事务,还得小心不能刺激到王媛媛。

所以跟斯嘉丽合作一事,是她目前能唯一亲自操办的实事,她不可能放弃。

“是啊,穷怕了才会如此热情,”陈区长下车关门,笑着回答,“不过施总,你选址的时候,不要在意穷还是富裕,捡方便的选,你放弃的地方,区里下一步也会有别的项目。”

“有些地方,穷得我都看不下去,”施淑华撇一撇嘴,她出身官宦世家,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什么苦,就算她做了生意之后,心肠比较硬了,但是见到那些穷困的村民,多少也要生出点不忍来,“可是太忠,按你说的,是越穷越要使劲捞钱。”

“我可没这么说,真正穷的地方,应该是老实人还多,”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正经是那些贫穷,但又有人见过点世面的地方,可能会更难打交道……心思活泛了嘛。”

“你说得我更不会选了,”施淑华笑着摇摇头。

“主要还是看土质、公路和基础设施等方面,”陈太忠一边随口说着,一边陪着两人走向北崇宾馆,不成想一转弯,看到了几个人,于是笑着走上去,“霍局长不是明天来吗?”

这位正是市气象局长霍国祥,北崇和气象局已经协商好了,明天要搞个仪式,签订双方建立预警合作机制的权益。

“反正也没什么事儿,今天就过来了,”霍局长笑嘻嘻地回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