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14章 拿官来换(上)

不管有再多的口舌之争,北崇和斯嘉丽公司能初步敲定合作意向,依旧是好事,当天晚上,陈太忠区长在北崇宾馆设宴接待施淑华,作陪的有徐瑞麟和林桓。

徐区长对斯嘉丽的计划,也是相当地感兴趣,他不但了解农业,也了解斯嘉丽超市在朝田的影响力——说起对新生事物的了解,林桓要比他差一点。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有人不请自来,是北崇首富卢天祥。

卢总现在北崇开了三个项目,一个大棚交给父母亲打理了,板材厂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金属加工厂则是接了移动大棚的单子,实际上已经开始运行了,只不过正式厂房还没建起来,设备也没有全部到位。

所以卢天祥的大部分精力,已经投放到北崇了,反正省外的那个模具厂业务相对稳定,管理流程也很通畅,不需要他操太多的心。

正经是他听说了施淑华对金属制品加工厂的看法之后,就对斯嘉丽超市上心了,今天听说施总又来了北崇,那就无论如何要来混个脸熟。

倒是施淑华对他的兴趣不大,继续跟徐瑞麟谈论,在农业生产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要说徐区长肚子里确实有点货,从种子的优劣到高效微毒杀虫剂,从温差利用到紫外线杀虫——只扣着绿色环保四个字,他就能说出一大堆东西。

见到这场景,就连陈太忠都不得不感叹。

他来北崇的时候,也有一点点不甘心,这里不但偏僻落后,干部的素质也普遍不高,可眼下看来,他还是应该庆幸——区政府的几个副职,虽然各自有各自的毛病,可大都还是有相当能力的,连后备选手里,也有廖大宝和孟志新这种做事的能手。

像谭胜利或者李红星之类,业务方面不出众的人,终究是少数。

对于施总的冷淡,卢总也不在意,事实上,两人的差距就摆在了那里,没错,卢天祥是北崇首富,甚至可以不卖小岭乡党委书记皇甫一尘的账,但是面对斯嘉丽的老总,他还真没有任何显摆的资格。

可是林桓有点看不明白了,他待施总客气,除了是同情施金鹏的遭遇,再有就是施金鹏的老婆曾经在北崇呆过,他还真没觉得斯嘉丽有多么厉害,于是找个机会,他低声地问卢天祥,“小卢,小施的摊子,比你大很多吗?”

“那不是大一点半点,仓储超市是微利,走的就是量,”卢天祥也低声回答。

施淑华的财富虽然比卢总多,但是没有多到令他敬畏的程度,但是斯嘉丽造就富翁的能力和能调用的庞大资源,那是他望尘莫及的,“打个比方,我的五金制品要是在斯嘉丽上架,起码顶得上我在朝田开五家零售店……好地段的零售店,还不用负担多少人工。”

“这么厉害?”林桓听得微微抽一口气,不可置信地扫一眼施总。

他俩的议论,被陈太忠听到了耳中,陈区长一向不喜欢灭自家威风,索性就直接岔开了话题,“老卢,让你搞的那个大棚缺陷调查,有结果了吗?”

“差不多出来了,”卢天祥点点头,“经过现场调查和分析,除了我方责任外,现已安装的大棚中,有超过七十亩的大棚,存在安装工序不完善、操作不规范的问题,这个文件,我打算明天拿给计委王主任。”

“别人不对,你们也要多找自身原因,”陈区长做出指示,“在建的先全部停工,搞一个座谈,该强调的一定要多多强调,大家把大棚可能存在的隐患,再好好地议一议,充分发挥集体智慧的力量,老卢你也要听得进去别人的意见和建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这次的损失这么大,就当区里交学费了,我也不打算过度惩罚,新生事物嘛,摸着石头过河的时候,要允许摔跤,大家放下包袱轻装前进,但是同时,难听话我说在前面……这次座谈完了之后,还有谁掉链子,别怪我反脸无情,我已经给了你们反思的机会。”

“这个……”卢天祥欲言又止。

“有话你直说,”陈区长一扬下巴,“不要有顾忌。”

“安装费太低,”卢天祥心一横,点出了一个人要命的因素,“一亩大棚,五个人最少也要干两天,还要租车拉材料,才给五百安装费……少了。”

“一亩大棚,我一年才收一千块,抛开安装费,就算两年一换,也才是一千五百块,”陈太忠脸一沉,他何尝不知道安装费少了?但是难题就摆在这里,“移动大棚的成本你是知道的,区里能亏钱,但是不能亏太多吧?”

“区里的苦衷我当然知道,但是这个待遇,吸引不来真正的技术工,”卢天祥还是实话实说,他是见过一点世面的,不怕摆事实讲道理,“来不了技术工,小工干这种活,确实容易出纰漏。”

这真是实情,一亩地的移动大棚,施工量真的不小,五个人想要两天干完,每天工作不可能少于十二个小时——就这还是租户负责平整地面,保证到场就可以开始安装。

那这五百块钱怎么分配呢?前期施工队要派人勘测现场提出建议,并且在确定可以安装的时候,约定时间,才会带领施工人员过来,前后期加上运送材料的费用,最少要八十块钱。

剩下的四百二十块钱,才是施工队的收入,再抛去施工队老板的利润,能够保障的差不多是三百五十块左右,这是五个人两天的收入,平均下来每个人每天三十五块钱。

这个用工价格,在北崇是真心不少了,但是必须要指出的,这两天的工作强度,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除了在地面上固定,就是扛着钢筋龙骨搭架子——要知道,一亩地可是有六百多平米。

这个钱挣得真是辛苦,绝对的力气活,虽然强度不是特别高,一小时两小时的问题不大,但是真要干十二个小时,还要爬高下低,据有经验的力工讲,比扛八个小时麻包累多了——关键是力工可以休息,他们不能休息,活儿太多,手脚一慢,后面单子就让别人抢了。

真正靠身体吃饭的力工,目前在朝田的价格,每天要五十块钱,而施工队时下的工作强度,搁在朝田每天得六十块钱。

当然,北崇不能跟朝田比,大家又是在家门口干活,少挣一点也无所谓,可是三十五是真心不高,他们出的这点力气,每天光吃饭,也差不多要五块钱——起码要斤半的饭,再带个油水大的肉菜,晚上偶尔还花上块八毛的,喝点劣质小酒。

但是事实是,这五个人里,差不多有四个人只挣三十块,剩下一个人高一点,挣个五六十块,因为这个人——他有技术的大工,不干太多力气活,主要是卡线紧扣和指导之类的。

这是大致分析,收入的差距可能还更大,之所以说这么多,主要是强调,这个施工费给得不是很高,各施工队自然要考虑大工配小工的搭配方式,以降低成本。

但是从本质上讲,移动大棚还是高科技工程概念,两天干一亩大棚,一个大工干着都勉强,而那四个小工,工作也未必能做到位,要是俩大工搭配四个小工,这活儿就能轻松很多,但是——再多一个大工,施工队赚什么?

偏远地区就是这样,劳动力说廉价很廉价,但是身体素质好、能适应高强度劳作的,在特殊情况下,也有挣大钱的机会,还是拿力工打比方——农村十八到四十五岁的成年男子中,十个人里最多有两个人,能是合格的力工。

这一点在双抢的时候,就体现得很明显,季二娃摔伤了,家里要准备四五百块钱的饭菜和酬劳——这还得搭人情,但是他要没摔伤,也就花三五十块钱,是大家吃喝的酒水费,至于说人情,甩开膀子帮其他人干活,会欠谁的人情?

正是因为如此,季二娃的老婆对他的摔伤耿耿于怀,别的不说,以他的聪明劲儿,来施工队做小工没问题,一个月多不说,干二十来天,撇开吃饭挣五百块,干上两个月就是一千块,要是能干三个月,家里连买种子和化肥的钱也赚不少。

这些就扯远了,但是因为施工费的问题,工程质量出现点纰漏,真不难理解,卢天祥的意思就是说,区里能把费用提高一点的话,工程质量更能保证。

“不可能给得再高了,今年起码不可能,”陈太忠冷冷地摇头,“区里为大棚垫了不少,再垫就说不过去了,而且我的初衷,不是外聘人才,而是培养人才,北崇不但缺种大棚的人才,也缺施工人才……真有志气的,就琢磨怎么从小工成长为大工。”

他还有一句话,实在不好明说——一天三十块的小工,对北崇人来说,也不是天天都能有的,这也是机遇,真嫌活儿重你别来干,既然来干了,就要做好本职工作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