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10章 运气(上)

小子好运气!蒋双梁站在陈太忠身边,自然也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季二娃闻言,艰难地扭转脑袋,待看清来人之后,就要挣扎着起身,“陈区长,蒋书记……您二位怎么来了?”

“别动,老老实实地躺着,”陈区长眉头一皱,不怒而威地发话。

“陈区长知道你的事迹以后,特地来看你了,”蒋双梁笑眯眯地发话,他虽然是党委书记,但是该敲边鼓的时候,也得敲,“区长最平易近人了,你安心躺着就行。”

“摔了一跤,这能算什么事迹?”季二娃哭笑不得地回答,然后他又指使老婆,“冬梅,你快给陈区长和蒋书记倒水,咋恁没眼色?”

“不用张罗,招呼好季二娃就行了,”陈太忠一摆手很干脆地发话,然后走到病床前,“我是才知道你的消息,来得晚了……你放心,你是执行公务时负伤,我不知道就算了,只要知道,我肯定会来看你。”

“执行啥公务呢?就是传个信儿,”季二娃继续憨笑着,时下虽然世风不古,但总有些人还是相当淳朴,看到陈区长都不吭不哈地大驾光临了,这大晚上的,他真是感动异常。

尤其是,陈区长嘴里还有酒气,这个时候能赶来,真的很难,季二娃也知道,领导们的消遣时间,比工作时间还要宝贵,“就是我该做的,没想到惊动区长您老人家了。”

“你过来,”陈太忠看到门口有护士张头张脑,他就招一招手,“给我介绍一下他的伤情,说得细一点……”

细一点也没啥可说的,就是个摔伤,陈区长问过之后,又将手里拎着的奶粉和红枣放下,“枣是特供的,奶粉是国外的,都是好东西,别舍不得吃,早早养好身体才最关键。”

“太谢谢您了,”季二娃心里这个激动,也就不用说了,来看他的人不少,但是多半都是拎着鸡蛋、山核桃或者地方土特产品的,档次这么高的东西,他还真是第一次收到,“我是自己没看路,让您破费了,真不知道怎么报答您才好。”

“这点东西不算什么,养好身体是最重要的,”陈区长很霸气地一摆手,“这是我该做的,其实我的反应都有点慢了,不能让一心工作的同志流血又流泪。”

季二娃听到最后一句话,愣了三四秒钟,偌大的一条汉子,居然抽泣了起来,紧接着眼泪滚滚而下,止都止不住。

他爱人先是拿着毛巾给他擦眼,到后来索性将毛巾放到了他脸上,然后扭头看一眼陈区长,怯生生地发问了,“那我家男人这伤,耽误了工时……能不能给点补偿?”

“补偿好说,你想要什么补偿?”陈太忠微微点头,不懂声色人地发问,他其实已经听说了她的要求,眼下不过是再落实一遍而已,升米恩,斗米仇,陈某人不介意卖人情,但也要卖给识得好歹的人。

“想要两千块的营养费和误工补贴,”季二娃的老婆也实在,没有乱涨价,她甚至还降了点,“实在不行,一千五也成,老季要添营养,这马上就双抢,家里起码损失五百,欠下的人情也是要还的,家里刚申请下大棚指标……”

“老爷们儿说话,女人少插嘴,”季二娃出声呵斥自己的老婆,他的脸盖在毛巾下,也看不出表情,“陈区长,蒋书记,妇道人家不懂事……您二位多担当。”

“要求挺合理的,”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单独报账的话,双梁书记有点为难,别人都盯着呢……这两千块钱我出了,预警到每个村,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意思?”

“那我哪儿能要您的钱?”季二娃威严地喊一嗓子,“冬梅!”

“陈区长,你这是干啥呢?”冬梅赶紧上前,死死地按住陈太忠伸进口袋的手,她虽然很想要钱,但是也搞得清楚,公家的钱和私人的钱,那真的不一样。

“放手,”陈太忠眉头微皱,沉声发话,浑身上下登时冒出一股浓浓的王霸之气。

季二娃的老婆吓了一跳,不过她还是死死地按住他,不接受他的命令。

“这个钱,乡里出了,”蒋双梁及时地发话,事实上,两人走到门口,听到季二娃冒出“守那啥助”一句话,就知道某人要走运了——运气来了,那真是挡都挡不住。

所以他也就不介意借机做一下好人,“区长、二娃媳妇,你俩也别争了,这两千块,乡里出了……区长都指示了,不能让同志们流血又流泪。”

他既然这么表示,那二位就停止了拉扯,陈太忠看一眼蒋双梁,心说算你识相,丫要是坐视他出钱,再加上不久前提及的隋彪因素,他不介意在不久后狠狠地收拾此人一顿——陈区长看不上这点钱,他重视的是态度。

由此可见,某人的心眼真的不算大,别人扯出隋书记的幌子,他就要不舒服很久,像现在也是,“双梁书记,季二娃这个同志,思想觉悟高,工作也认真……协防员名单里有他吗?”

“他这个……好像是初中毕业,”蒋双梁听到那句话之后,就防着这一问呢,不过他对季二娃也没太深的印象,大致有这么个认识。

“我初中就上了俩月,”季二娃躺在那里,闷声闷气地回答,“后来上不起了,这个协防员要高中毕业才行……我学历不够。”

“学历那玩意儿就是卡人的,我说你够资格,你就够资格,”陈太忠直接表态,面对自己管辖下的人,他赤裸裸地展示权力,“谁不服气,有本事他也为公家的事情摔断胳膊摔断腿,我照样给他开后门。”

蒋双梁听到这话,心里暗暗叫苦,他今天还真没做好刷下一个人的准备,耳听得陈区长要把季二娃提起来了,就开始盘算,这十个人里,该刷下谁比较合适。

关键时刻,倒是季二娃的老婆帮着解围了,“陈区长,这协防员……一个月能拿多少钱?比治保主任强吗?”

强是肯定强,陈太忠很清楚这一点,本质上讲,治保主任是民选性质,这也就是在村子里,排解纠纷可能需要武力震慑,不少治保主任是壮汉,换到城市里,居委会治保主任很多都是小脚老太太,搁在老年间,治保主任一分钱补贴都没有,就是个荣誉。

协防员就不同了,怎么说也是区里选拔并解决工资,且不说表现好的话可以解决编制,只说他们面对的事情,就要比村子里复杂得多——直接一点说,有捞外快的机会。

但是这个差距,真的是不好简短地形容出来,陈区长也无心多解释,于是只能笑一笑,“应该是强一点吧。”

“我家……”季二娃的老婆看一看老公,发现他没啥反应,于是壮着胆子说,“我家排上大棚了……老季打工也能挣不少钱,这个治保主任我都不想让他干了。”

这就是了,陈太忠心里暗叹,现在都倡导向钱看,陆海那边甚至曾经流行这么个说法——“啥都干不了,那你去机关坐着吧”,那边私营经济发展得早,发展得好,以至于没人有兴趣进体制挣死工资。

而眼下季二娃老婆的反应,正是这种心态的写照,两三百块钱的基本工资够干什么的?家里两亩多地的大棚种好了,最少也不愁挣个三四千块钱,干上几年自己有了钱也有了经验,就盖自家的大棚了——这就是能遗传给儿子的产业。

“那就随你们吧,”陈区长摇摇头,路都是自己选的,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他开出条件了,别人不知道珍惜,那也没必要勉强。

“陈区长,”关键时刻,季二娃发话了,“婆娘家的话,不要理她,您觉得我这小学毕业的,能胜任协防员这个工作吗?”

要不是你刚才念不来那个成语,我敢直接把你收进体制,陈区长微笑着回答,“学历很重要,但并不是唯一的,我看重的,是你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

“您既然这么说,那这个协防员我干定了,”季二娃当即表态,“这是您抬举我,我不能不识抬举,再说了,公门之中好修行,我也想多给乡亲们尽点力。”

“陈区长这还真是抬举你,”蒋双梁憋了半天,终于发话了,“二娃你摔了一下,摔出运气来了,我就没见过陈区长对谁网开一面过。”

好像陈区长那个铺盖,学历也不高,那不也是网开一面?季二娃的老婆悻悻地撇一撇嘴,不过她虽然是农妇,也知道这话是万万不能说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