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08章 守那啥助(上)

霍国祥觉得是自己运气好,陈太忠可没有这么认为,他沉吟一下才发问,“你写的那个申请,是否建议以北崇和敬德为试点?”

“没错啊,要不然省局给我乱指试点,那就麻烦了……”霍局长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他愕然地看着面前年轻的区长,眼中满是惊骇,“陈区长你……您认识岳部长?”

要不说这能当了领导的,压根儿就没有笨人,陈区长貌似随口的一问,居然就让霍国祥猜到了这个可能。

事实上,霍局长的逻辑也很简单——报上去北崇和敬德,根本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可你还要特意问一句,这肯定就是要落实什么东西。

你要落实的是什么呢?顺着这个思路一猜,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个可能性,真的令他极其震撼。

“我见过,”陈区长含含糊糊地回答,心里却是在盘算,老岳这顺水推舟地拍板,是不是看我的面子?

“陈区长果然神通广大,”霍国祥见他不否认,笑嘻嘻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心头却是有若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陈太忠你的底牌,也未免太多了一点吧。

“呵呵,”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笑一笑,他心里也正纠结呢,老岳要是这个人情算到我头上,那可就太没意思了,明明是哥们儿都已经搞定的事。

于是下一刻,他轻喟一声,“一件事情,要有三个说法,嘿,老霍你这也真有意思……”

霍局长听得脸就是一热,小陈你这家伙,骂人都不带脏字。

三个说法所指很明确,真实的情况是其一,其二就是中午饭桌上达成的共识,面对市气象局和省局的询问,北崇会承认,此事是霍局长主动上门做工作,终于感化了北崇人。

至于第三个说法,那就是面对岳黄河的时候,陈某人不能说北崇人砸气象站在先,最好是提都别提,还得强调霍某人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主动提出搞这个预警方案——这可不是又一种说法?

所以这话说得,真是有点打脸,霍局长也只能苦笑一声,“陈区长,我老霍一向是以诚待人的,这件事我欠你个情,以后一定补报,请你看我的行动吧。”

“呵呵,这个以后再说吧,”陈太忠也仅仅是感触一下,连讽刺人的意思都没有,不过,想到对方收获不小,有些东西似乎也可以商榷一下了,“你得这么大的好处,东岔子站的重建费用,不需要我再张罗了吧?”

“这可是一码归一码,”霍国祥听到这话,登时吓了一大跳,相对于稳固了地位,他倒是不太在意这点钱了,但是他也有他的难处,“最多我帮你分担一半。”

“按理说我不该得寸进尺了,不过就算是岳部长认可了,局里也有人等着看我的笑话,现在做这么大的改动,绝对会有人跳出来,没准就能把我逼走,把事情搅黄……反正大家都知道,这个申请本来就没把事情写全,我肯定没胆子去向岳部长喊冤。”

“可能把你逼走,不可能把事情搅黄,”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尼玛,不带这么小看人智商的,我北崇跟谁合作不是合作?

“还真可能搅黄,岳部长是党委的,不是政府的,”霍国祥也急了,“陈区长,我可是掏心窝子跟你说这些话,你自己想一想,我今天是帮局里争光了,没人敢跳出来歪嘴,但是事情再有变动……嘿嘿,真有人敢搞得鸡飞蛋打,岳部长又能怎么样?”

这种可能性倒也是存在的,陈太忠细细一想,老霍的话真的不无道理,一旦发现事情另有隐情,只要不是直接分管的领导,省委常委也没办法叫真——还有那副处级干部,敢公然欺瞒总、理呢,这算多大的事儿?

真让人恶心,陈区长厌恶地哼一声,抬手摸出一根烟来点上,“要不说你们这些机关干部,整天就琢磨这些歪心思,从来不干正经事。”

其实他刚才的话,就是玩笑话,一个卫星站,区区几十万,他怎么可能看在眼里?“行了,钱我照样给你找,我就说一点,这个试点要是不能尽快搞成,或者搞成之后效果不理想,别怪我端了你们整个气象局的班子。”

这话不算吹牛,效果不好的话,陈某人肯定是要找霍国祥的晦气,连路子都是现成的——找岳黄河告状就行了,到时候顺手再把安副局长弄下来,这气象局的班子就塌了一半。

“哪能要你全出呢?”霍局长笑着发话,他有点恼火对方的出言不逊,但是人家真有这番实力,于是他很体贴地表示,“就是刚才的话,你找一半钱就行了。”

“这么点钱还要细算,太麻烦,没那精力,”陈太忠摆一摆手,然后他眼珠一转,“要不这样……你帮我个忙好了。”

“什么忙?”霍国祥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凭良心说,他虽然是阳州气象局一把手,找这么些钱也不容易,气象局是标准的清水衙门,没有什么来钱的路子,阳州气象局还算不错,在市里有老大一块地,能收点房租,但是这点钱,解决职工子女的就业都紧张。

所幸的是,气象寻呼台被市电信局收购了,解决了几个就业指标,压力才会没那么大。

至于这两年搞的卫星小站工程——大头都是省局那帮人拿走了,下面也就是喝点汤,饶是如此,也是难得的外快了。

霍局长找点钱不容易,但是他知道,能让陈太忠开口托付的事情,怕是也不会简单了。

“这个红海公司的底细,你应该清楚,”陈区长笑眯眯地开口,“他们供的货,是有问题的……你应该向上面领导反应一下。”

操,我就知道是这样,霍国祥苦笑一声,“陈区长,能不能换个简单一点的活儿?这红海公司,是国家气象局的关系,我要是跳脚,别说省局了,其他省气象局的唾沫,也能把我淹了……这不是说他们的眼都是瞎的吗?”

“别人都不好说话,就是我好说话,对吧?”陈区长轻叹一声,眉头紧皱轻言细语地发话,一筹莫展的样子。

“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吧,”霍国祥一听是这话,也只能先用上拖字诀,凭良心说,红海的设备真没太大的问题,功能尚可,稳定性也将就,毕竟是上面推荐的,卖了那么多家,要真是有质量问题,早就被人翻出来了。

不过,这不是说一点猫腻都没有,霍局长也不介意指出这一点,“我目前知道的是,他们在同级别产品中,属于价格超高,而在同价格产品中,功能最少最不完善。”

这种比较手法真的令人蛋疼,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那你就先别签收,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反正我跟红海公司没完。”

霍局长走后,陈区长想一想这姓霍的如此没有担当,心中也是恼怒万分,说不得又给朱奋起打个电话,要他安排几个人,晚上好好地招待高至诚高总。

对朱局长来说,这真的太小儿科了,对进了分局的主儿来说,就是那句话,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趴着,人民民主专政,专治各种不服。

更别说此人打的是王媛媛,男人打女人,打的还是北崇的女人,多少小伙子想摩拳擦掌地收拾他——目前追求王主任的人可真的不少。

要搁在一个月前,谁都不敢打王媛媛的主意,但是自打听说她还是黄花闺女,王主任的追求者在一夜之间激增——就是大家评价吴言的那句话:娶了她,能少奋斗多少年?

不过敢动脑筋的,多数还是体制外的,外地的商家也不少,真正北崇官场里的人,没什么人有动作,没错,陈区长跟王媛媛是没有什么太亲密的关系,但是禁脔就是禁脔,保险起见,还是不沾染为妙。

别看别人说得有鼻子有眼,可真相未必如此——区长只是没有那个生理机能,并不是说就没有男人的独占欲。

这些就扯得远了,但是不管怎么说,王媛媛被打,绝对是北崇今天一等一的大事,不用说王家亲戚王主任的爱慕者,区里的干部也是兔死狐悲地义愤填膺。

尤其是像狄健这种炮头都发话了,小黑屋里的弟兄们使劲儿造,只要弄不死人,一切我都担着了——操的,朝田人就牛逼,还是首都人就高人一等?

高至诚在分局里的日子,那根本不用想,分局倒是把他的伤口处理了一下,但是今天他两次喝水,滚烫的热水都“不小心”地撒到了身上,日子难熬着呢。

但是朱奋起担心的是别的,“武警总队都打电话来了,要放人,这家伙在上面的根基很深……没准下一刻就有武警支队的人来了。”

“支队的人来了,照样打出去,都算我的,”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倒是不信这个邪了——事实上前文说过,武警支队跟阳州的关系并不好。

因为阳州财政紧张,通常情况下,阳州人是调动不了武警支队的,但是支队想在政府部门撒野,也得看地方上买账不买账,不买账又占理的话,也就直接打出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