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800章 跳车逃跑(上)

“好了,别哭了,区里知道你们受委屈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劝刘海芳一句,又侧头看一眼那两位,再次问一句,“他俩动手了没有?”

“没有,”刘助调摇摇头,才待继续发话,那安局长已经接口了,“陈区长,你北崇的暴民正在试图冲击东岔子气象站……”

“领导你再说一遍,北崇的什么民?”陈太忠很干脆地打断对方的话,一背双手,笑眯眯地走过去,“我没有听清楚。”

“陈区长,这是我们气象局安副局长,”郝主任见势不妙,赶忙接话,“气象站的形势很危急,安局长也是心切国有资产,措辞不当之处,请你谅解。”

“副局长?”陈太忠背着双手上下打量两眼,口一张,一口浓浓的黄痰正吐到对方鼻梁上,笑着发话,“鼻屎大的干部,也敢跟我呲牙?”

“你……你敢吐我?”安局长先是愕然,旋即就勃然大怒,他抬手一摸,却发现满手黄粘的浓痰,登时觉得胃里一翻,尼玛……这也太恶心了,他高叫一声,“你敢吐我?”

“我的干部,你们都敢打,吐你一口,那是哥们儿心情好,再鸡毛子喊叫,我揍你,”陈区长笑眯眯地发话,“不信的话,你再喊一嗓子试一试?”

说完之后,他看也不看脸憋涨得通红的安局长,转头又问一句,“小王被扣在哪儿了?”

“问他,他是办公室主任,”刘海芳站起身走过来,一边抹眼泪,一边手一指郝主任,“事发的时候他在场,小王就是被他扣下的。”

“小子,胆子不小啊,”陈区长笑眯眯地看一眼对方,“自我介绍一下,陈太忠……给你十秒钟时间,把王媛媛送到我面前来,要不我拆了你的狗窝,打断你的狗腿!”

郝主任深吸一口气,强压心中的怒火,“那我们东岔子站怎么办,临云站你又打算怎么办?”

陈太忠根本不理会这些话,他抬起手来,看着腕上的手表,“计时开始,十秒……”

“这里是气象局,不是北崇,”郝主任的眼睛微微一眯,声音也变得冷厉了起来。

“九秒,”年轻的区长兀自看着手表,然后上身微微向前一探,出腿如电,头都不回就将两个偷袭的家伙踹到了墙上。

嗵嗵的两声闷响之后,那两位的身子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安局长和郝主任看得登时目瞪口呆——这人居然这么能打?

屋外围观的人,也看得倒吸一口凉气,一片寂静中,一个声音响起,“八秒……我看你俩谁敢走。”

“快把王媛媛带过来,错了,是把王主任请过来!”郝主任高声叫了起来。

就在陈太忠堪堪数到一秒的时候,王媛媛出现在了门口,她鼻青脸肿鬓发凌乱,浅粉的上衣和浅棕色的裙子皱皱巴巴,上面还有不少的尘土。

见到陈太忠站在屋子中央,王主任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大喊一声,“老板!”

接着她冲上前,一把抱住陈区长,就将头埋在他的胸膛里痛哭了起来,她的哭声虽然不大,但是她的双肩……乃至于全身都在剧烈地抖动着。

“你受委屈了,”年轻的区长一抬手,反手轻拍两下她的后肩胛,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美女抱着痛哭,这实在有点扎眼——哪怕北崇人都知道,陈区长和小王之间是清白的。

于是他转头看一眼郝主任,“人呢?”

“什么人?”办公室主任略略错愕一下,旋即看一眼安局长,“陈区长,我们东岔子气象站,形势已经到了……”

“我要的是打人的人,”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就告诉我,交还是不交?”

“小王我是给你了,”郝主任再也忍不住了,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气象站正处于极度的危险当中,那是国家气象局卫星站的组成部分之一,你要考虑后果!”

“小王你给我了?好样的,”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他点点头,“我问你,小王来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那又不是我们干的,”郝主任轻声嘀咕一句,打人的确实不是气象局的人,那只是气象局的客户,惹不起的客户。

“那你的意思是说,气象站的事情,就是我干的了?”陈区长笑眯眯地发问,嘴巴微微一动。

“我没这么说,”郝主任吓得身子往后一侧,没办法,这年轻人嘴里喷出的东西虽然杀伤力不大,但是实在太恶心人了,黄中带绿粘稠无比,抽了三十年烟的老烟枪,也很少能吐出这么恶心人的痰。

“那就是了,气象站的事儿也不是我干的,”陈区长笑眯眯地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到嘴上,点着之后轻吸一口,“小王已经不是她来时的样子,气象站也不会是老样子,天底下的事情,就是这么公平。”

“你们区政府可以通过协调阻止的,最少也可以派出警察保护,”郝主任据理力争。

啪地一声脆响,陈太忠一抬手,想也不想就给对方一记耳光,“小王挨打的时候,你协调了么?凭你个小破主任,也敢指示我的工作……我呸,什么玩意儿!”

“你……你打我?”郝主任捂着脸庞,一时就那么呆住了。

倒是安局长在一边一直不作声,他已经看出来了,进来的这年轻人,根本就是一混世魔王,他有心偷偷溜走,但是看到对方的身手,决定还是老实一点,所以他连话都不说。

“我耐心有限,人呢,你交还是不交?”陈区长又抽一口烟,轻描淡写地发问。

郝主任悄悄地看一眼安局长,索性心一横,“我不知道人到哪儿去了。”

“那你跟我走吧,”陈太忠一伸手,似慢实快,一把就掐住了对方的脖子,拖着人往门外走去,同时不忘冲刘海芳一努嘴,“你带着小王先走,外面有车接应。”

两女先行走出门去,陈太忠用大手掐着郝主任的脖子,才将人拖出门,只觉得眼前一动,两条儿臂粗的木棒带着风声砸了下来。

这点埋伏他早知道了,身子向后一退,顺势将手里的人往前一推,只听得砰砰两声大响,正在挣扎的郝主任身子一抖,登时就软做了一团。

“这是故意伤害啊,”陈区长笑着说一句,却是弃了手里的人,抬手两拳,就将偷袭的两人打得上吐下泻。

众目睽睽之下,陈区长两只手拖着三个人,嘴上还叼着香烟,施施然从气象局办公楼里走了出来,清楚的人,知道他是个区长,不清楚的,铁定会以为他是个混混——还是力气很大的混混。

陈太忠这次来,是借了北崇宾馆马媛媛的座驾,一辆八成新的松花江,路过东岔子的时候,又从派出所叫了一辆车——气象站那边就算报警,东岔子派出所也是警力不足了。

将手里的三个人交给警察,王媛媛和刘海芳也上了车,这下警车的位置就不够了,随车的警察在将那三人铐牢之后,走过来跟陈太忠打招呼,“区长,还要抓谁吗?”

“打人元凶还没抓住,怎么能算完呢?”陈区长哼一声,扫视一眼在场的人,“你守着门口,我去挨个房间查看。”

这时,气象局围观的人已经有二十几个了,门外都有人了,不少人交头接耳地议论,大意是说,总共就三个人,也敢来咱气象局撒野?

话是这么说,却也没人再冲上来耍横——那年轻人的战斗力在那里摆着,何必为公家的事儿,自己承受皮肉之苦?阳州人有血性不假,但血性不是这么糟蹋的。

他们在一边围观议论,却是偏偏不肯上前动手,陈太忠就有点挠头了,拎上车的三人都已经晕死了过去,他该找谁来问一问那姓高的去向呢?

在开车赶来的路上,他大致已经弄清楚了,打人的家伙叫高至诚,是从京城来的,但家里好像是朝田的,来阳州是为了安装气象卫星站。

这个东西是国家气象局前几年就开始搞的,不过不可能一次性铺开,各省市有先有后,恒北就是这两年才开始搞,一百多个小站,都是要上设备的。

高总的合同,是跟着拨款下来的,阳州气象局根本无力反抗,尤其是省局传来消息说,人家的合同遍布小半个中国——没错,这是国家气象局指定推荐的。

能接了这样单子的,哪里有善碴?正是因为如此,阳州气象局的人根本不敢招惹高总。

陈太忠倒不怕国家气象局什么的,他现在是考虑,怎么样才能把打人凶手揪出来,他四下扫一眼,瞅到一个尖嘴猴腮形容猥琐的家伙,说不得两步走上前,一拎对方的脖领子,笑着发话,“打人的人在哪里?我知道你分得清轻重的。”

他嘴里叼着烟,另一只拳头捏得嘎巴嘎巴直响,偏偏脸上还带着笑容,十足的炮头模样。

那猥琐家伙的眼睛滴溜溜转了好一阵,然后眼睛一闭,头一歪,苦笑着回答,“我就是一小兵,看热闹的,真不知道这些,麻烦大哥……别打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