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799章 又见裹胁(下)

王媛媛被打了,未来的我家小白被打了,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五指在桌上无意识地敲着,尼玛……这太欺负人了,在工作中被打了,绝对地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北崇目前还面临着下一轮的雷阵雨,还需要我的坐镇和指挥,这个时候,我该不该杀到市区呢?

大家和小家孰轻孰重,自己的子民和身边人,又该如何取舍?

搁给上一世的陈太忠,绝对二话不说,一个万里闲庭过去,一掌将整个气象局打塌,然后转身就走,哪怕误伤了王媛媛和刘海芳都无所谓——你俩给我丢人了,不死算命大!

但是现在,他居然要先考虑北崇的救灾,这种情况下自己合适不合适走开,不得不说,这一世的红尘历练,他变得真的太多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区长终究是不肯轻易咽下这口气的,他对自己说,预警机制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而北崇今天的应对措施,基本上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有没有他这个区长坐镇,意思也不是很大。

这么想着,他就拿起电话,拨个号码,“老朱,你告诉狄健,发动一下群众,把东岔子和临云的两个气象站砸了,鸡犬不留,我不想看到有一块完整的砖头!”

他可以通过林桓告知狄健,但是老林那人比较有主见,他也可以通过汤丽萍,或者自己给狄健打电话,但是这么一来,他有官匪一家的嫌疑,智者不为。

正经朱奋起是警察局长,虽然来北崇时间不长,但负责的就是这个口儿,警匪之间有点默契,这是正经天经地义的事,而且他并不担心朱奋起咬出他来,因为咬出来也没用——中间隔着一层,力道就不一样,真假也很难分辨清楚。

朱局长接到这个指示,没表现出半点的惊讶,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也在,所以只是问了一句,“光砸东西,还是连人都打?”

其实他问这句话,考虑的是东岔子镇的气象站,那个气象站旁边,就是高炮旅的一个团部,这个分寸要了解清楚,他没问出的话就是——王媛媛谈判不顺吗?

不等他问,陈区长主动回答了,“王媛媛去气象局协商事务,在那里被人打了,他们还要我去领人回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明白了,您放心,”朱奋起没有更多的话,果断地挂了电话,还有比这更明确的指示吗?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是先打俩电话,了解一下,今天上午气象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人活在这世界上,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他不是怀疑陈区长,不过这个事情,听起来多少有点诡异,好吧,事实上只是想知道,自己采取措施,应该到达什么样的地步。

出身市局的朱局长想打听一些事情,自然比气象局的人要强很多——必须承认,这也是一种信息不对称……

与此同时,郝主任坐在办公室里,悠然地看着报纸,偶尔接见个把两个访客,却是将坐在一角沙发上的刘海芳抛到了脑后——你就在那里慢慢等着吧,高总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北崇的,你还指望我放人?

至于说高总本人,已经被气象局安副局长请到了办公室,气象局的老大霍国祥马上要面临一个坎儿,安局长对各种上面来人,都是非常客气的。

其实气象局里,也不是没有人知道陈太忠难缠,但是这里面大部分人想的都是,你们局领导都这么做了,那关我鸟事——我提示一下没准还不落好。

而刘海芳则是坐在那里,拎着手机不停地打电话,遇到这种事情,大家都会竭尽所能地寻找助力,这个不足为奇。

倒是要看你能玩出多少花样,郝主任不屑地看她一眼,这时候,他已经知道,这个女人是副处级干部,比王媛媛都要高出两级,但是,那又如何?你不过是个助理调研员,而且还是政协的,一般人想混到这么惨的地步,也难着呢。

他正心猿意马地看着报纸,猛地电话铃响起,接起电话一听,他登时就傻眼了,“什么,临云的气象站被人砸了?”

北崇撤县改区的时候,县气象局就被裁撤了,但是北崇还有市气象局的监测站,而且还是两个,一个在临云的大山上,一个在东岔子镇。

山上是测量一些较为极端的数据的,东岔子那里不但是平原,还紧邻高速,除了气象数据,还要测量一些其他的数据。

所以临云的监测站,不怎么被重视,目前就是在维持状态,但是耳听得这气象站被砸了,郝主任也有点傻眼,“这怎么说的啊?”

这没啥可说的,狄健接了指示之后,知道临云乡离得远,就是一个电话打过去,吩咐小弟把那里砸了——总共也就两个人的气象站,早就破落不堪了。

而狄总本人,琢磨的是东岔子的气象站,那里才是需要一些手段的。

但饶是如此,听说临云站被砸了,郝主任也难抑心中的怒气,他一甩电话,抬眼看向刘海芳,“你们北崇很厉害啊,敢砸临云站?”

“你连我们王主任都敢打,我们砸个临云站,不是很正常吗?”刘海芳还在自顾自地打电话,只是随口反驳一句,“你们还是认真检讨一下自己的错误吧,你以为东岔子站我们不敢砸?”

“嘿,倒还由了你们呢,”郝主任气得笑了,他抬手就抓向电话,要通知东岔子站的人,不成想手还没抓到电话,刺耳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来电话的正是东岔子站的人,这里有五个工作人员,因为轮班现在有四人在岗,大家发现门口多出了十几个不三不四的主儿,围着气象站乱转,明显的不怀好意,有人出去问话,差点挨了打,就赶紧向局里请示——我们是否需要报警?

你要报警,去的也是北崇的警察,这不是让黄鼠狼看鸡吗?郝主任狠狠地瞪一眼刘海芳,然后才哼一声,“不要向北崇报警,去旁边请求部队支持……”

“这件事情你们一定要高度重视,临云站在刚才已经被人砸了,关键时候,最靠得住的还是子弟兵,你们先坚守岗位,局里的支援力量马上就到。”

东岔子站的人还真没想到,今天的事情居然是如此地严重,他们跟隔壁的部队团部还算熟悉,主要是气象站有几间待客的空房间,有人来部队探亲,很多时候可以借住。

不过饶是如此,气象站想借用军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非得下大力气出血不可——而且,多半军队也只是会维持秩序,所以郝主任的提示,还真的及时。

郝主任放下电话之后,站起身就往外走,嘴里狠狠地说一句,“东岔子站是价值一百余万的卫星小站,如果真被砸了,跟你们北崇没完……”

“切,”刘海芳不屑地哼一声,现在知道着急了,打人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刘助调知道,他是听了这样的事态,着急着汇报去了,不过她心里也不担心,从小贾村出事,军分区火速出动一事上,可以看得出来,陈区长在部队也是有影响力的。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郝主任跟着一个中年胖子气急败坏地走进来,那胖子沉着脸发话,“你就是北崇的?赶紧把你们那些刁民给我们撤了,否则后果自负!”

“这是我们安副局长,”郝主任在一边补充。

“你说的刁民什么的,我并不知情,”刘海芳稳稳地坐在那里,气象局的副局长,了不得也就是个副处,跟她一样的级别,她何必在意?“倒是我们的计委副主任在贵局被打,这件事没完。”

“有问题,可以好好沟通,”安局长一看镇不住对方,也就不再摆气势,东岔子那边,事态已经快不可控制了。

气象站费尽了力气,请来了七、八个士兵护卫,士兵们抬手就将一群混混撵开,不成想没过多久,周围有村民赶来,而且越聚越多。

村民们说,昨天的大风和雷雨,给我们造成了严重损失,区上说还有人死了,今天区里派人去气象局协商,结果一个娇滴滴的女娃,被气象局一帮不要脸的大男人打了!

这是北崇和气象局的恩怨,跟你们当兵的无关,别没事找事!

士兵们一听,头皮也有点发麻,混混们惹事,他们帮着挡一下没问题,这明显是地方和行局的恩怨,咱要插手,问题可就大了,眼瞅着人越聚越多,于是就劝说气象站的职工,你们还是来我们团部避一避吧。

安局长接到这样的电话,真的是再也坐不住了,就跑过来跟北崇人协商,事态紧急,他也顾不了许多,“要不这样,你先把小王带走,可以吗?”

“我的人,是你说扣就扣,说放就放的?”门口传来一声轻笑,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刘处,这俩人动手了没有?”

“陈区长,”刘海芳的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