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798章 又见裹胁(上)

陈太忠接到刘海芳的电话,登时就是一愣神,然后不动声色地发问,“你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我跟王媛媛一起来的气象局,”刘助调倒也不怕解释一番,“昨天我去跟小王了解一些政策上的东西,然后听她说,今天要来气象局,正好我也来市里办事。”

原来打的是这么个主意,陈区长一听就明白了,那些借口在有心人眼里,真的太扯淡了,他首先反应过来,这不是刘海芳的故意陷害,其次就是,她似乎在有意讨好王媛媛。

当然,刘海芳能跟王媛媛和睦相处,还是他愿意看到的,同时,对于这些人为达目的绞尽脑汁的钻营劲儿,他也表示佩服。

所以接下来,他才关注具体过程,“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大致说一下。”

于是刘助调将经过说一遍,前面的就不赘述了,关键是双方翻脸的转折点,就在那年轻的高总将手搭在王主任肩头的那一瞬。

王媛媛吃人这么一调戏,登时就恼了,她膀子一扭将对方的手甩开,冷着脸说道,“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什么素质?”

说完这话,她站起身来,冲着郝主任点点头,“既然你确定了是这个态度,那么我也就不多说了,我是很有诚意地来的,费用都好说,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刘姐,我们走。”

刘海芳也看出来了,后面进来的这位,应该是属于那种混世魔王一般的主儿,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在政府机构里轻薄女人,绝对不是善碴,于是她跟着就站起身。

“嘿,慢着,”高总却不是个吃素的,对方既然是谈业务的,又说“费用好说”,那他欺负起来,简直不需要考虑任何后果,他又走上前,一把薅住了王媛媛的肩头,阴森森地笑一声,“骂了人就想走,天底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王媛媛又使劲扭动几下,这次却无法挣脱,最终她不得不冷冷地发话,“拿开你的狗爪子!”

“贱货!”那高总听她这么说,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扇了过去,“爷跟你说话,是看得起你,真尼玛的欠揍!”

王媛媛简直要气疯了,办事不顺也就算了,莫名其妙地招上这么一条疯狗,而且居然还狠狠地吃了一记耳光,这种侮辱真的是她无法接受的,一时热血上头,想都不想,反手一记耳光就还了回去,然后一抬腿,膝盖狠狠地向对方腿间撞去,正是大名鼎鼎的女子防狼术。

她这一记耳光没有得逞,扇人耳光的主儿,必然会提防对方回扇,高总一抬手,就挡住了这一下,不过膝盖那一撞,多少起到了点效果。

高总是成功人士,不是强奸犯,通常对女人很少用强,也就没防住这一下,不过遗憾的是,王媛媛玩这一招也不老练,只是撞到了对方的大腿内侧。

虽然没撞住要害,大腿内侧也是娇嫩的地方,高总疼得猛抽一口凉气,抬手冲着王媛媛就是两拳,嘴里还大喊,“小齐你他妈的站着干什么?”

小齐便是跟他一起来的男人,闻言才要上前动手,刘海芳冲上前去一推他,尖厉地喊一声,“你们知道自己在打谁吗?”

“滚开,”小齐抬手一指她,“老太婆,冤有头债有主……要不然连你一起打。”

“你们打的女孩子,是国家干部!”刘海芳继续尖叫着,状若疯狂。

小齐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倒是那高总一边对王媛媛拳打脚踢,一边扭头看他一眼,“国家干部就怎么了?照打!看你那点胆子!”

“姓郝的,你就坐着看吧,你死定了!”刘海芳骨子里有花城人的血性,但是她终究是女人,不敢上前跟两个男人扭打,于是指着郝主任破口大骂,“王媛媛是负责主持计委全部事务的副主任,你等着倒霉吧。”

“高总高总,”郝主任一听这话,也吓了一跳,副主任和主持全部事务的副主任,这根本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听到这年轻女孩儿居然是这样的来历,他也吓了一大跳——这么年轻的准正科?

他原本就不想看到这场打斗,只不过这高公子来头有点大,是他惹不起的,听到这话,他忙不迭走上前抱住高总,“高总高总……别打了。”

高公子冷哼一声,不再动手,凭良心说,他这个手动得也有点误会,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王媛媛是政府里的人,郝主任曾经开门见山地表示,对方是下面县区来跑业务的,而且很不屑地说,是做不了主的人。

来气象局跑业务的……能跑啥业务?肯定是推销产品或者是求工程,要说是来买东西的,那才是天方夜谭,气象局能生产什么?莫不成你们还能买天气预报?

说句题外话,七八年前传呼台遍地开花的时候,还真有传呼台来协商,买天气预报的信息和播报权,但现在不同了。

所以打心眼里,高公子就认为,这俩是搞推销的,而美女搞推销又不能做主,这意味着什么,那也就不用说了,所以他吃豆腐吃得大大方方。

待明白对方是国家干部,这已经是动开手了,恼怒之下他也不会再留手,国家干部就怎么了?说打也就打了——谁怕谁啊?

但是郝主任一抱住他,他也就住手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刘海芳见郝主任动手,她也冲上前去,死死地抱住了小齐,事实上,小齐看见自家老板停手,也就没有再打的兴趣了。

王媛媛口角流血,披头散发地从地上往起爬,直腰直到一半,正好看到面前的茶几上有个陶瓷茶杯,想也不想就抓起茶杯,一扭身,异常迅捷地抬手砸了过去,啪地一声脆响,那茶杯正正地在高总额头炸开,下一刻,他脸上就四处冒血。

小齐和高总齐齐地大怒,挣动着要上前打人,王媛媛也要扑上去打高公子,总算还好,这一阵响动已经惊动了不少气象局的职工,大家挤在门口看热闹,眼见又要打起来,纷纷冲进来将人拦住。

然而悲催的是,高公子犯了认知错误,气象局对局面认识得也不够深刻,条管单位跟地方上不一样,他们的注意力,大多是放在本系统里,对驻地的情况了解得不多。

要说阳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气象局不少人都还知道,但是下面县区的区长书记什么的,真没什么人去关心,陈太忠虽然声名鹊起,但是他终究来得时间短,倒是有人知道,北崇最近发展得不错,但这是区长的功劳还是区党委书记的功劳,那就没人说得清了。

总之,这是北崇人跟本局的客人发生冲突了,而高公子的来头挺大,旁人也就懒得再琢磨北崇人的背景。

于是在控制住局面之后,郝主任叫人将王媛媛看住,转头吩咐刘海芳,“你这个计委副主任……就算是主持工作的计委副主任,她把我们的客人打得满脸是血,这是毁容了,你知道吧?这是毁容!知道毁容是什么性质吗?”

“我们的干部先是被打的,”刘助调冷笑一声,“我就两个字,放人!”

“做梦!”郝主任心里冷笑,这次他犯的错误可严重了,高总想要打人,那就让他打去好了,惹出天大的事情来,也自然有人过问,他可好,傻不啦叽地上前拦人,拦人不算什么错,但是害得高总吃了一茶杯,脸上起码多了七八个口子——这是毁容啊。

他抱住人,原本是阻止男人对女人的毒打,现在别人看来,却是拉偏架的意思了。

这真的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他根本没心思考虑刘海芳的话,小小的北崇,也翻不上天去,所以他直接表示:我不管你们干部不干部,这个王媛媛是肇事凶手,想让我们放她,北崇起码来个区党委常委领人回去。

郝主任的这个提议,依旧是有私心的,领人回去那只是客套话,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一定得要让高公子出了这口气才行。

而他又看出,高总对这女娃娃确实有点兴趣,那么,他就需要向来领人的北崇人说明,你们的干部是打了一个什么样的人——都不仅仅是打人,基本上是毁容。

如此一来,就算领人的干部硬气,但心里也要忐忑一番,到时候高总这边一发力,再追究一下这女人的责任,还怕她不主动地投怀送抱?

高公子总是要把这女人按倒在身下蹂躏一番,才出得了心中这口恶气,郝主任非常确定这一点,所以他的态度挺不耐烦,“你快去通知人吧。”

陈太忠默默地听完刘海芳的陈述,沉吟良久之后,才问一句,“你确定没有任何的夸大和加工吗?我要听实话……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确定是这样,如果有任何的不实或者删减,您随便处罚我,我无怨无悔,”刘海芳甚至强调了删减,以证明她不是别有用心,“而且我通过自己的一些关系,落实了这个高总的身份……”

面对陈太忠,她没必要掩饰自己的出身,这根本毫无意义,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陈区长那边直接挂了电话,她只听到半句含混的嘟囔,“我管他是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