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796章 预警机制(下)

赵根正这里的想法不提,王媛媛来到了陈区长的小院外,等了足足有一刻钟,陈太忠才带着林桓、朱奋起和武装部长洪宣走了过来。

下午的事情,发生得很常见,也很突然,就在大家都以为,又要顺理成章地过去的时候,陈区长跳了出来,要彻底整顿现在北崇的这个应急救援系统。

那么,大家也就只好跟着陈区长一通瞎忙乎了,服气不服气啥的不好说,但是陈区长有意整顿了,就连一直游离在北崇官场之外的武装部洪部长,也要跟着附和一下。

“来了?”陈太忠冲王媛媛点点头,再没说一个字,就引着大家进了小院,然后北崇宾馆的饭菜就上来了——直到这个时候,王媛媛才知道,合着这些人一直到现在都没吃饭呢。

而且今天吃饭,是非常地快捷,饭菜到了之后,二十分钟内,桌上的人就放下了筷子,而就在此刻,中视开始播天气预报了,廖大宝调大了声音,但是众人还是纷纷站起身,走进了大厅,看天气预报。

这预报也不知道是怎么播的,反正从明天到大后天,阳州这一片一直是雷阵雨,陈太忠看得嘟囔一句,“这跟没播,有什么差别吗?”

“这是波及整个北崇的恶劣天气,基干民兵不一定好用,大家的觉悟,都在退化,”洪部长叹口气,他操心的是别的,“这民兵训练也好几年没搞了。”

这应该是隋彪的事,陈太忠听得笑一声,“关于训练,你可以先跟隋书记打报告,他认可的话,费用好说……小王,吃好了吗?”

“来之前我就吃了,”王媛媛低眉顺眼地回答一句,她是得了陈区长的赏识,但是面对这几大巨头,她也得规规矩矩的。

“明天早上,你开我的车去气象局,”陈区长知道,小王最近的车技练得不错,至于说没本,那也算问题吗?“告诉他们,极端天气北崇需要预警,费用可以商量,但是不预警的话,后果自负。”

“怎么个后果自负法?”林桓听得来了兴趣,他是见识多了各种斗争,就想知道小陈这个威胁,底气来自于何处。

“不管怎么说,我可以查一下它气象站的建筑资质吧,”陈太忠微微一笑,地方上为难行局,也就那么几招,关键是看有没有胆子去生事。

“人家那都是国家批了的,”林桓哭笑不得地说一句,“维萨卫星小站,手续齐全着呢,旁边就是高炮旅,来,你去查一查它的资质。”

我不查资质,也能查它的临建,陈太忠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心里却是悻悻地嘀咕,高炮旅就牛?惹得火了,我照样查你的临建!

不过这样的话,可以心里想一想,说出来就没必要了,他倒是不是怕军方——跟省军区司令赵光达递得上话,他还用得着怕谁?关键是子弟兵的事情,涉及国防了,他不能叫真。

“那就去气象局吧,”林桓琢磨一下,也回过味儿来了,于是就看着王媛媛笑,“小王,你这一个人去,我觉得未必能办成事。”

“您说得很对,很可能不成,”王媛媛点点头,态度很端正地回答,“但是不管成不成,我都会努力去做,起码要让对方明白,没有及时的预警,北崇损失了很多。”

“果然……”林主席看她一眼,微笑着点点头,“真的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我只是能感觉得到陈区长的痛心,”王媛媛低眉顺眼地回答,她很想尊重林桓,也愿意尊重林桓,但是有些场合,是不能退让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老书记,任你有多少的风流,总要被雨打风吹去的。

“你跟太忠又不是外人,你痛心,他还心疼呢,”林桓被这话挤兑得有点受不了,于是为老不尊地嘿嘿一笑,这个玩笑听起来有点过分,其实所有的人都知道,小王跟陈区长是清清白白,所谓的铺盖不过是笑谈——或者,陈区长在某些方面无能才是真的。

不管怎么说,林主席这话,终究还是像在调戏女娃娃,所以他才又说一句,“其实太忠说的这个预警系统,省里还在研讨,怎么可能放到市级的气象局?”

“省里还在研讨?”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他原以为这是北崇的落后,或者是阳州的落后所致,根本没想到,堂堂一个恒北省,居然都没有灾害预警系统。

“他们会预报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洪部长大声抱怨了起来,军人总是喜欢直来直去,“看人家沿海的发达省市,什么台风啊的,提前几天就报道了,大家都能做到心中有数,咱恒北……唉,差了人家不止一点半点。”

“小洪你这不是胡说吗?台风当然好预警,而且台风对渔船和地上建设的破坏力,那也不是一般气象灾害能比的,”林桓瞪他一眼,又看陈太忠,“省气象局到市气象局的消息是通畅的,省局偶尔还能预警,市局没有这个权力,没有相关的文件,预警机制不完善。”

“它不完善,那咱们帮它完善,”陈太忠看一眼王媛媛,“明天一大早就去办。”

陈区长的指派,并不是赶着鸭子上架,他也琢磨过,这个事情交给谁来办更合适,可惜非常无奈的是,北崇没有气象局这个编制,自然也就不存在分管领导。

防汛办主任是副区长徐瑞麟兼任的,勉强能协商这个灾害预警,但是徐区长不但忙,眼下的雷电天气,也让农林水方面出现了一系列的险情。

正经是王媛媛带的队伍,有赵根正接手了,而这个计划委员会……对于关碍到社会发展的一些现象,好像也能有点协调职能。

那就让她去好了,玉不琢不成器嘛。

压力好大,王媛媛一边盘算着明天应该怎么去沟通,一边听他们聊天,了解得越多,她就越觉得压力大。

本质上讲,她是一个以理服人的人,而且也不擅长于跟别人吵架,遇上占理的时候,她训起人来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要通过威胁别人达到目的,这令她很是为难。

要是能请动林主席或者洪部长一起去,那就好了,年轻的副主任禁不住暗暗嘀咕:林桓是威信高不怕事,洪宣是军人性子,说话直来直去,也没什么忌讳。

谈到八点钟,一行人散去,陈区长打坐了三个小时,今天为了保证没有冰雹落下,他又耗费了不少的仙力。

也不知道还要有几场这样的雨,他心里暗暗叹气,躺在床上打个哈欠,哥们儿还打算突破个小境界之后,直接万里闲庭去凤凰和素波呢,看这事儿闹得。

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又下了二十来分钟的大雨,雷电倒是不太大,陈太忠一大早起来,吃过早饭就来到了办公室,了解凌晨这场雨对北崇的影响。

凌晨的雨影响不大,然后陈区长又吩咐各单位,这几天都要提高警惕,可能还有昨天一般的雷阵雨,大家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同时他又吸取了发生在屈刀乡的教训,要各卫生所把所缺的药品和医疗用具统统报上来,区里集中采购和发放——最迟下午三点,要发放到各个乡镇。

这就又是一通忙,然后陈太忠才收到了关于大棚的受损情况,已安装完毕的三百多亩大棚,有近一半的面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

这损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常见的就是基座打得不牢,由于大棚的受力面积过大,不少基座被强行扯了起来,将大棚撕扯得七零八落,更有那连根被拔起,吹得翻滚、坍塌和变形。

也有一些大棚,是施工中榫接得不好,出现部分坍塌现象,有些更因此而受风面积小了,反而躲过一劫——严格来说,这是属于施工质量的问题。

还有就是大棚好死不死地建在昨天风力最强劲的地方,这种位置的大棚,基本上是十不存一。

“幸亏现在这个节令,大棚里没啥珍贵的作物,”陈太忠看完汇报之后,长叹一声,已经进入盛夏,大棚里和大棚外的区别不大,农民遭受的损失也就不算太大。

至于说有多少大棚受损,那就是区里的事儿了,陈区长虽然心疼,也不能把账算到租户头上去,只能区里出血,其实,既然要搞扶持,怎么可能不付出点代价?

不过施工中的质量问题,也不能忽视,必须好好甄别一下,陈太忠伸手去抓电话——还有,大棚的选址和结构,也需要做有针对性的改进。

他还没抓到电话,手机却响了,接起来一听,那边是个女声,“陈区长,我是刘海芳啊,王媛媛被气象局的人扣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