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793章 极端天气(上)

孟志新原本是想和爱人全国各地好好地玩一玩,重新追求自家老婆一次,好好地哄一哄妻子,顺便再躲一躲物议,然后再回来。

不过前两天,他老爸打来电话,说孙子的学习成绩一塌糊涂,连学校也不去了,做父母的不在家,小家伙就放羊了,而他的姥姥也管不住。

孟区长的爱人一听,就顾不得再为难老公,也不享受二人世界了,跑回来抓儿子的学习——对大部分已婚女人来说,家就是她的事业,是她的全部。

而孟志新之所以出现在区政府,是因为他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

反正既然回来了,接到电话直接去就好了,他走进大院之后,就是埋头疾走,也不看别人的反应,径自来到区长办公室门口。

陈区长的屋里有人,等人出来之后,廖大宝安排他先进去,不管怎么说,孟志新现在还是副区长,他不宜太过失礼——哪怕是他知道,刘海芳等人已经盯上了这个位子。

“坐,”陈太忠见他进来,直接招呼一句,待其坐下之后,才盯着对方看了起来,不过他的目光有点游离不定,似乎在犹豫什么。

孟志新却是被他看得有点背心发凉,贸贸然地接到一个电话,他的心里,已经隐隐地感到不对劲了,而这眼光,也是尤其地不善。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等了一阵之后,他索性心一横,硬着头皮发问,“区长您找我来是?”

“胖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先将话题岔开了,“看来果然是无事一身轻。”

就在这个时候,林桓推门走了进来——他来区长办公室可以直接进的,看到陈区长笑嘻嘻地跟孟志新说话,他就是微微一皱眉。

林主席在官场里混迹大半辈子,各种奇怪的事情见过不知凡几,管不住裤裆的干部也见得多了,但是出糗出到孟志新这个程度的,还真的是史无前例。

往前细数,前城关镇书记、现政协副主席、工商联主席卓孟明就算够丢人了,也不过是被人捉奸,光着屁股跑了几条街,孟区长倒好,相好的女人被人奸杀了,遗传基因都落在了现场,还被警察捉去问话,并且被《新华北报》等有影响力的报纸报道。

所以他是烦透了孟志新,偷吃不要紧,你好歹把嘴巴抹干净点成不?于是他就直接发话,“太忠忙着呢?”

“有点,”陈太忠点点头,哥们儿还没开始说事儿呢,“老书记有事?”

“协防上的一点事儿,也不是很重要,”林桓转身就往外走,“你们先说事。”

林主席走了,陈区长也不再说话,他要听老孟如何回答。

“是胖了一点,主要是把烟戒了,”孟志新等一等之后,笑着发话,事实上他的心是在不住地下沉,可是他还不能表露出什么来,“这是老婆提的要求……她早就想让我戒烟了。”

“这是好事,那就继续歇一段时间吧,”陈区长可是见识过孟区长的心计,知道对方应当是听明白自己的话了,于是就敞开了说,“但是你这个位置,不能一直没人。”

一边说,他一边就直勾勾地盯着老孟,务必要看清楚一丝一毫的反应——按说他是可以无视对方感受的,但是他这么做,自是有他的理由。

孟志新的脸在一瞬间就变得刷白,他虽然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亲耳听到这句话之后,这一刻还是无法完好地控制自己的表情。

不过这份错愕,也仅仅维持了两三秒钟,然后他就苦笑一声,“也确实是这样,不能没人……还是那句话,我辜负了您的信任,您怎么决定,我都会竭尽全力地支持。”

“目前我还没有打算让你辞去职务,”陈太忠盯着老孟的眼睛,一字一顿地缓缓发话,“只是想找个人,代你把这一块抓起来,这个事情,是要跟你说清楚的。”

这是陈区长把孟志新叫过来的直接原因,一直以来,孟志新的工作都是他兼着的——交通局、民政之类的,是葛宝玲帮着打点,这是葛区长以前对应的口儿,倒也不费什么事。

但是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陈太忠觉得,有必要找个人来管理这一片了,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刘海芳,总是要有这么个人的,如此一来,陈区长自己能省不少事,没准还真就有时机,隔三差五地回趟天南,慰藉他的女人们了——这和尚一般的清苦日子,他也不想过。

而且代管的人,很可能成为副区长的第一候补人选,陈某人能左右了这个人的话,将也能在人选上有一定的发言权,更别说这是准副区长的位子,绝对会吸引来真正的干才。

可是真要实施的话,他就要考虑孟志新的想法,要说起来,他原本无须顾忌这一点,毕竟他是当之无愧的一把手,又异常强势,不用看任何人的眼色行事,更别说只有孟志新对不起他,他完全对得起孟志新。

然而话说回来,天底下的事情,并不全部都是这么理所当然,对仇恨上头的人来说,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尤其是官场里的人行事,各种阴损招数真的是太多了。

陈区长不怕麻烦,但是也不喜欢麻烦,所以他今天把孟区长叫过来,就是打预防针的意思,但是同时,他要观察一下对方的反应,看看这个人到底值得不值得他拉一把——老孟你是很听话地去纪检委折腾了,可面对丢掉官职的局面,又会是怎样一种反应?

“代我抓起来?”果不其然,在陈区长的注视下,孟志新眼中的一抹惊讶无处遁形。

不过下一刻,孟区长就苦笑一声,“但是我也想不出,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上班……不管怎么说,您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他终是舍不得说出离职的话。

“你早晚是要离职的,但不是现在,”得,陈区长给完甜枣之后,反手又是一记大棒,恶趣味这种心态,有时候是与生俱来的——说这话的同时,他依旧紧盯着对方的双眼。

“嗯,”孟志新这次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点点头,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锤炼。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陈区长点点头,又一摆手,“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就好……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我只能再重复一遍,对不起了,陈区长,”孟志新苦笑着回答,然后又站起身鞠个躬,接着他身子一动,似乎就要往门外走。

然而下一刻,他的身子停滞一下,等了一等之后,他又看向年轻的区长,“如果我还是想继续为北崇出力,您有什么指示没有?”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心说这个表现,才应该是真正的孟志新,他本来没打算说出自己的计划,但是老孟今天的表现中规中矩,他迟疑一下,还是微露口风,“你还是要注重提升自己,多学习……北崇这么多工业和商业发展起来了,将来是要有个管理机构的。”

这是他真实的打算,下一步北崇的工业和商业只会越来越发达,区里必须要有一个对口管理的单位——工业局、计委的级别都太低了,起码要有一个副处级的管理机构来坐镇。

比如说苎麻厂,虽然目前是借钱发展,但最终会是区里全资的,但是三、四个亿的资产挂到农业局或者计委旗下,也有点太儿戏了,陈区长下一步准备组建一个专门的机构,国有资产管理中心。

这个中心只是把那些所有权划过来,机构的本质上讲,可以是个空壳,副主任之类的,完全可以由各行局委办的一把手来兼任,并不存在机构臃肿的问题。

唯一可虑的,就是这个一把手由谁来出任,由某个副区长或者副书记来兼任的话,这个一把手的影响力就有点过大了——按道理来说,常务副葛宝玲是不二的人选,但是陈太忠绝对不会满意这个结构。

陈某人在的时候,有信心压得住葛宝玲,可他要是走了呢?一个区长可能压得住掌控财税系统的常务副,但是这个常务副同时又捏着资产庞大、利润惊人的国资管理中心的话,对付起来就太难了……没有绝对完善制度,但是尽量减少点漏洞,还是很有必要的。

照这么算,国资管理中心主任的选择,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由区政府的法人代表、大区长来兼任,另一个就是,选择一个非副区长也非副书记的干部来承担。

而孟志新的办事能力,陈太忠还是认同的,没有了副区长的身份,只是一个中心主任,想必老孟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管理机构吗?孟志新微微品味一下,就明白了里面的味道,他对区里的现状也是门儿清,北崇继续发展下去,还真的需要这么一个管理机构——要不然就太混乱了。

这个管理机构,可能因为这样那样的扯皮,导致油水不是很肥,但是绝对瘦不了,能管理包括北崇电厂、卷烟厂、苎麻厂在内的企业,加起来的盘子绝对超过十个亿,随便手指头缝里漏一点,那些钱也够他孟某人埋头苦干三五百年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