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790章 主流和边缘(下)

陈某人说别人山头主义严重的时候,只要这山头是自家的,就算是最强烈的褒奖。

刘海芳并不知道这个,她今天只是带着所有筹码,来打一场决定命运的战争,闻言她笑着表态,“我是北崇政协的,肯定要为咱区里着想的。”

“你只是为区里着想吗?”陈区长笑着发问,语气很淡,但是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也有些……其他因素吧,”刘海芳沉吟一下,用不太确定的语气回答。

“小廖,撤了这些吧,”陈区长冲着桌上的残羹冷炙努一努嘴。

廖大宝知道,这是区长不想让自己再旁听了,于是站起身张罗,事实上他也想像得出,刘海芳跟陈区长,一定有别的话要说。

当廖主任消失不见的时候,陈太忠很直接地发话了,“今天你跟我谈的这些,对我有一些启迪作用,你想得到什么?”

这个问题非常明确,刘海芳原本就不是北崇人,来北崇也是被人排挤来的,区区的一个政协助理调研员,怎么可能对北崇的各种现状,了解得如此深刻呢?

陈太忠并不是怀疑她身后一定有人,但是没有需求的话,她大可不必如此拼命,老老实实地在北崇混日子就行了——而且她还不惜表示,跟陈正奎不是一回事。

“我只是在证明自己的能力,希望得到您的认可,”刘海芳抬起头,直视着年轻的区长,“我已经很久没有岗位了。”

“但是,北崇有了女性副区长,还是常务副,”陈太忠淡淡地回答,心里却是没有那么平静,尼玛,你还真的是盯着孟志新的位子来的?

“没有谁说,一个区里不能出两个女性副区长吧?”刘海芳淡淡地一笑,话说到这个地步,她也就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了,“一个女性副区长,那是必须有的,能不能有第二个……我想尝试一下,陈区长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其实这是市里的事……好吧,你给我一个支持你的理由,”陈太忠本来是想推脱的,任命副区长,原本也就是市里的事儿——葛宝玲和孟志新,那真的是两个特例。

但是刘海芳既然这么说,他也不介意送一份机缘过去,当然,这有个前提,“如果你真的对北崇很了解的话。”

“孟志新留下来的位子,目前没人敢顶,”刘海芳微微一笑,“这个不假吧?”

“你的说法不正确,孟志新目前还是北崇的副区长,他没有留下什么位子,”陈太忠绷着脸回答,“就算请了病假,他还是副区长。”

“好吧,我的说法不正确,”刘海芳点点头,直视着年轻的区长,“但他人不在,确实是影响到了工作,现在的北崇飞速发展,到处都缺人,您是统管全局的,像修剪枝蔓的小事,用对人就行了。”

“用对人……你是指自己吗?”陈区长不动声色地问一句。

“我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也希望能证明给您看,”刘海芳正襟危坐,直视着他。

“有胆子这么跟我要官的,你是第一个,”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不过从本质上讲,他还是比较能接受这种行为,像那种通过关系打招呼的主儿,他正经不是很欣赏——离了关系,就办不成事儿了?

不过,有些问题他还是必须问清楚的,“找过隋彪了吗?”

“我来政协做助理调研员,是市委的决定,”刘海芳面无表情地回答。

敢情是王宁沪的梁子,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刘助调被调整到北崇,那还是上一届党委班子的事儿,那么她不可能去找隋彪。

也不知道她被调整到北崇,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陈区长脑中冒出这么个念头,看着面前的刘海芳,肤色微黑,又有些中年女人的丰满,戴一副眼镜,面庞眉眼虽然还算端庄,但也引不起人太大的兴趣吧?

反正,这八字没一撇的时候,他是不会问这个问题的,于是他又说一句,“孟志新副区长一职,还要担任相当一段时间。”

“这个我想到了,”刘海芳点点头,什么副区长不副区长的,都是假的,关键是能主持了工作,那才是真的,有了陈区长的支持,先占住这个位子,其他的可以慢慢来,“政府这边现在很忙,我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其实你是市管干部,”陈区长听出对方要抓权的意思了,又提醒她一句,“想为北崇的建设添砖加瓦,我支持,但是我不可能承诺你什么。”

“市里那边,我会想办法的,”刘海芳低声回答,“只希望您给我一个机会。”

原来市里也有人!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可是转念一想,这才是正常的吧,要不只凭毛遂自荐,她一个政协的助理调研员,也敢惦记副区长的位置?

总之,这会是很难的吧?陈区长决定不再为此事费脑细胞,于是一摆手,“你先去吧,资料我回头看。”

刘海芳犹豫一下,还是站起身来,她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心里多少有点不甘心,“这是我总结了三年北崇的见闻,用一个月时间写出来的。”

“唔,”年轻的区长哼一声点点头,没再说话,好像已经走神了。

走出小院之后,刘海芳放慢了脚步,皱着眉头想了一想,才无奈地摇摇头:今天的沟通还算顺利,只是效果不是特别好,唉……陈区长对我的投靠,好像不怎么放在心上。

陈太忠确实没太把她当回事,这不是说一个副处级干部不重要,而是他在考虑的,是一个副省级干部的去向,两者相差不可以道里计。

田立平终于拿定主意了,去省总工会,最近一直在活动这个事情,还想要他帮忙联系黄家,不过现在的陈区长万事缠身,跟黄家联系得不是那么紧密,若是就此求人的话,怕是还要跑一趟京城——打电话是不合适的。

于是他要立平书记先自己张罗,遇到有人找麻烦,我再出面也不迟。

这几天,此事就到了关键时刻,听到刘海芳来跑副区长,陈太忠就忍不住要想起田立平的副省级,等她走后,他犹豫一下,拨通了田甜的电话。

田主播才刚刚走出演播厅,接到他的电话之后,先是一通抱怨,“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给我打电话了呢……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这不是忙吗?”陈区长有气无力地回答,自打过年之后,他都没有再回过天南,对着自家女人的抱怨,他心里也有点愧疚,“等你得空了,请假来看我吧。”

“还是常回来看看吧,那地方那么偏僻,你再努力,还能把它建成什么样?”田主播也叹一口气,“真把它建设好了,到时候你也该走了,还不知道会便宜了谁,何必这么拼命?”

“是啊,何苦呢?”陈太忠重重地叹口气,身为国家干部,有义务做好自己的工作,大力发展辖区的建设,但是同时……干部也是人,也需要有自己的生活。

而他窝在北崇,已经很久很久了,他一时间就觉得,自己玩命建设北崇,不被人理解,也真是情有可原,然而,陈某人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主,他也不允许自己的辖区发展比别人差——既然做了官,那也只能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了。

只是可惜了哥们儿的女人们,都得陪着我抻着。

“好了,不说这扫兴的事儿了,”田主播还是善解人意的,隔着电话,她也听出了他的兴致不高,“这会儿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倒也没什么事,”陈太忠干笑一声,“就是想你了,跟你聊两句。”

“就会哄人开心,”田甜听得笑了起来,“你不是专门劝我请假去北崇的吧?听她们说,你在那里规矩得很……”

这一聊,就是十来分钟过去了,听着她滔滔不绝地说起身边的各种趣事,陈太忠心里生出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自己已经跟天南的主流社会脱节了。

别人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自己却是躲在一个贫穷而落后的山旮旯,每天就是下乡镇,还要防备人心算计,这根本就是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怪不得很多人都耐不住这般寂寞。

“好了,我要去跟同事逛夜市了,”田甜终于停了下来,“你快说吧,打电话到底什么事?”

“你这心眼倒是多,”陈太忠听得笑一声,“老头子的副省,跑下来了没有?”

他肯定不能一开始就这么说,要不然让田主播借着这机会,拧着他帮忙办理,那就没意思了——关键是他确实抽不出来身,聊上一会儿再提,这就好说了。

“应该没问题了吧?工会主席嘛,本来是要他去政协的,后来还是因为点别的原因……”田甜回答到一半,奇怪地问一句,“他没跟你说?”

“没有,”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不过,你还惦记着这事儿,我代我老爸谢谢你了,”田主播在电话那边轻笑。

挂了电话之后,陈区长坐在那里愣了好一阵,才轻叹一口气,“真是影响心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