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783章 繁文缛节(上)

如果有来生的话,一定要投个好胎,严酉生茫然地看着车窗外,心里是说不出的无奈,只是差了一个担保,自己一个多月的心血,就付之东流了。

年仅二十一岁的他,上的是电大的企业管理专业,在朝田并不好找工作,基本上是毕业即失业的那种,而且因为他无法找到好工作,女友的家里也下了最后的通牒——最多只给你一年时间,到时候没有稳定工作的话,你俩就散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北崇推出了“大学生返乡创业”,严酉生听说之后,眼睛就是一亮,他早就觉得阳州的山核桃能大做文章。

这个一直在省里打转,根本就没走出省,价格也高得很,主要是熟悉这个东西的人少,而且山核桃貌似能久放,实则不然,放一年也会有哈喇子味,有碍推广。

至于说销售,也不用发愁,他舍友的老爸就是斯嘉丽超市的采购,曾经亲口表态,你要是能做出山核桃的深加工,我保证让你的货上架——甚至外省我可以帮你包销。

那么就做罐头吧,严酉生在一个外省的罐头厂实习了两个月,对罐头的制作一点都不陌生,所以他开始四处打听,了解各种机械的价格。

事实上他的计划分作三步:先做真空袋装的山核桃,然后再做玻璃罐头的,最后做易拉罐式罐头的——做到第三步,就可以考虑出口的问题了。

严酉生认真地做了这个方案,也获得了区里的认可,不成想最终……他还是倒在了最后一步上,找不到人担保贷款!

严家在北崇,也认识几个端公家饭碗的主儿,不过一直活动到今天,都没有找到愿意担保的人——严酉生的父亲甚至表示,谁能帮着担保,就给其一成的好处。

可是那些人纷纷表示,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事实上,别说北崇的干部,就连北崇的老百姓也知道,谁敢胡乱收钱,一旦被捅到陈区长那里,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拖到今天下午,名单已经报上去,不可能更改了,严酉生终于收拾行囊,踏上了返回朝田的路——不是我不想为家乡做贡献,实在是……家里没干部,没有报效家乡的门路。

都说新来的陈区长不错,我看也扯淡,严同学无奈地想着,同时不忘记紧一紧怀里的大旅行包——这是他未来在朝田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包里除了几身换洗衣服,还有家里凑出的八百多元钱,其实这点钱,只够在朝田吃住两个来月,朝田城中村的单间廉租房,一个月也要有两百到两百五。

好在我可以跟同学们合租,严酉生开始庆幸,应届生还是有应届生的便利,过得一两年,同学们也就都分出了阶层……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还是看好自己的背包,晚上别睡得太沉,丢了的话,那就连回来的路费都没有了。

小严现在坐的,是北崇到阳州的车,抵达阳州的时候,大约应该在晚上七点,等夜里九点,有一趟阳州发往朝田的卧铺班车,抵达朝田应该是在早上六点左右。

若是班车人满,他还可以去坐凌晨两点的火车,不过火车虽然便宜,但一般不好找到座位,又有点慢,抵达朝田大约要花十个小时。

或者……直接买火车票?那样会省点钱,严酉生正胡思乱想着,公交车猛地一顿,就是一个突然的刹车。

“随便拉客,也没必要刹得这么狠吧,”他轻声嘟囔一句,北崇到阳州的车不走高速,正经的招手即停,有时候没人都要停下来等一会儿,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下一刻,车门打开,走上来一个年轻而高大的男人,他四下扫视一眼,“前屯的严酉生……严酉生在不在车上?”

“我……我就是,”严酉生站起身来,仔细打量对方两眼,觉得似乎有点面熟,他迟疑地发问,“你好像是……区政府的?”

“我区政府办公室的,打扰大家了,”年轻人笑着冲车上的人点点头,又冲小严同学招一招手,“来,你跟我下车,我有点事情跟你说……别耽误大家时间。”

“耽误个啥,廖主任你直接说,”有人认出了来人,笑着插话,北崇人最不怕的就是耽误时间了,正经是还能听一听,廖主任这样冲上来有啥事。

原来是陈区长的秘书,严酉生想起来这人是谁了,他愣了有一秒钟,就拎起旅行包向车门走去——这么多人看着,对方又有身份,他无须担心什么。

走下车来,他才看到大巴前方右侧停着一辆桑塔纳,想必是这辆车逼停了大巴,廖大宝也不着急带他上车,而是先问一句,“车票买了吗?”

“还没买,去了阳州买也不迟,”严酉生摇摇头。

“在朝田找到工作了吗?”廖大宝一边走向桑塔纳,一边信口发问。

“有两个意向,”严酉生同其他年轻人一样,不愿被别人小看,于是就略略夸大几分——事实上他这个年龄,只要肯下辛苦,找工作还是不难的,关键还是说收入。

所以他这也不算完全的吹牛,事实上,他更希望陈区长的秘书能带来点好消息,于是紧接着,他就解释道,“不过也不是很着急,关键在区里也没什么事儿。”

“不是很着急,那就回区里说吧,”廖大宝一边拉车门,一边笑着发话,“你要是着急,我就打算在送你去阳州的路上说。”

严酉生也不客气,伸手去拉副驾驶的车门,车门一拉开,他就发现后座上坐着一个人,细细看一眼,登时就吓了一跳,“陈区长?”

“嗯,”陈太忠坐在后座上,微微颔首,“你那个方案我看了,值得尝试一下……为什么会找不到人担保?”

“找不到人担保……这不需要理由吧?”严酉生苦笑一声,接着又说句怪话,“找得到人担保的,才会有各种理由。”

俏皮话说得很溜嘛,陈太忠看一眼此人的后脑壳,想到自己年轻时,也曾经是这么不知深浅,就懒得跟他计较,“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先回北崇等两天吧。”

等两天肯定是可以的,对严酉生来说,时间不是问题,但是他不太能理解的是,陈区长你都注意到我了,这可不就是贷款的理由?“是要帮我介绍担保人?”

“嗯,是撮合一下吧,”陈太忠点点头,“区里审核的时候,只强调了严格把关,大家执行政策比较死,这个……你理解一下。”

事实上,陈区长真的没觉得,审核的人错得有多离谱,负责把关的人,就必须严格按条例筛选——不严格执行,凭自己的喜恶行事,才是不负责任的。

可这就又是一个悖论,严格执行的话,小严的方案不能通融,应该被打回去,但是这个方案不差,只是找不到人担保,就是徐瑞麟的话——真的有点可惜。

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强调一个干部的主观能动性,审核的干部完全可以向小严提出中肯的建议,建议无效的情况下,还可以向领导汇报。

所以陈区长虽然出来追人,却也无意追究谁的责任——没有谁真的做错了什么,区政府能做的,就是充分吸取经验教训,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

“嗯,能理解,”严酉生点点头,事实上,他还是有点不理解,心说你陈太忠都打算支持我了,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吗,还搞什么撮合?

要不说没走上社会的学生,还真是单纯,接下来,陈区长说这么晚了,你还没吃饭,去我的住处一起吃点吧,小严同学登时就委屈地表示:其实我为了落实好这个方案,前后足足地花了九百块钱,还专程跑去设备厂家去看,连着吃了一个月的腐乳拌米饭。

你这情商,就算进了体制,也得好好地提高一下,廖主任一边开车,一边有意无意地看一眼小严:你就没有想到,陈区长为了追你回来……到现在也没有吃饭?

桑塔纳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晚上七点出头的时候,陈区长就带着小严回到自己家了,北崇宾馆那边的饭菜早定好了,才进小院五分钟,饭菜就送过来了。

现在的学生,吃吃喝喝的都没有问题,严酉生先是谦让一下,见区长是真心实意地请自己喝酒,他也就不再客气,卯着劲儿跟区长喝了起来,似乎不如此,不能表示他的感激。

二十分钟不到,三个人就喝下了两瓶白酒,廖大宝微笑着发话,“小严的酒量不错,干基层工作……就得有个好酒量。”

“我也很想在北崇干出点事业来,但是没人担保,”小严同学明显地有些醉意了,他侧头看向陈太忠,“陈区长,我对我做的方案,很有信心。”

“我也觉得可行性较强,”陈太忠点点头。

“那麻烦您给做个保吧,”严酉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索性直接说了,“你要不想作保,那这个项目的其他细节我都给你,赚了的话,你随便给我一点就行,要是赔了……我把脑袋赔给你,真的。”

“哈,”陈太忠听得笑一声,又摇一摇头,“年轻真好啊。”

“这个项目我真的有信心,”严酉生见他这副模样,觉得很受伤,就重申一遍。

“那你等着我给你撮合就行了嘛,”陈区长能理解年轻人的心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容忍冒犯,说不得一瞪眼睛,“你是不是觉得,我帮你打个招呼,然后贷款下来……我就是好的区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