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3780章 要扩编了(下)

隋彪夹几筷子菜送进嘴里,嚼了一阵,才缓缓摇头哼一声,“培养出来之后,他们就有能力跳槽了,”他不愧是管人事的,随口一说就在点子上。

他冲着整个包间随手划一下,“别的不说,这个干部培训中心建起来才两年多,就走了三个领班和两个部门经理……人家学会了东西,你留不住啊。”

然后隋书记又叹口气,“我爱人有个学医的同学,在整个恒北的心外科手术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单位里培养他,花了不少钱,又给他不少病人练手,但是首都来一家医院……一招手就把人叫走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无奈,“那是心外科啊,我要是恒大二院领导,绝对不让他走,整个恒北,能做心外科手术的能有几个人?”

“但是,首都开得价码高,关键是,那里患者多,不但赚钱多,也有利于自己的提升,很多恒北的患者,都是去首都做手术……只要有点条件,谁愿意在恒北做手术?”

“所以我要是那个医生,我也是琢磨着走人,”说到这里,隋彪苦笑着一摊手,“咱北崇是一样的道理……可以培养本地人才,但是等培养成熟了,他拍拍屁股走了,你说怎么办?”

“怕人走,就不培养了吗?”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然后直接将话题岔开,“今天能让几个人贩子伏法,主要原因是,那里面有个女人……她来例假了。”

“嗯嗯……你说什么?”隋彪才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就猛地一怔,他被这内容刺激到了,尼玛……这抓人贩子和女人来例假,有必然联系吗?

好吧,就算有联系,但是这女人来例假,错了——这抓住人贩子了,跟咱们说的这个培养本地的人才,关系很大吗?

隋书记怔了一怔,才微笑着发话,“你说的这个话我不太理解……能说得明白点吗?”

“人贩子能伏法,多亏女人来了例假,”陈区长重复一遍,“她晕车,车就开不快。”

“嗯嗯,这个我知道了,”隋彪又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就是她如果没来例假,咱就抓不住他们啊,”陈区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隋书记。

“这个……是这样的,”隋彪点点头,哭笑不得地发问,“但是你想说什么呢?”

“我就是想说……”陈太忠苦恼地揉一揉额头,“正常情况下……他们就跑掉了。”

“这个倒是,”隋彪点点头,他隐约听出了点意思,但还是有待细细地去分析,“这是意外情况导致的……你的意思是,咱们必须做点什么,是这样吧?”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咱北崇的整个运转体系,破烂得跟个筛子一样,四处走风漏气,要是没有那个女人的意外,车就跑了,人也没了……”

“这样的侥幸心理可一而不可再,我估计自己是全国第一个拔枪杀人的区长……基层的管理和动员能力,需要摆上讨论日程了,对基层的组织,咱们必须做到如臂使指的地步。”

“陈区长你说得没错,”隋彪再次点点头,“但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本地挖潜是必须的,”陈太忠叹口气,他也觉得自己说得语无伦次,事实上他的思维有点跳跃,“或者会有人跳槽,但是也会有人留下来,防不住的东西就不要去想了,只要咱北崇建设好了,人才还会回流呢。”

“你的意思是说……区委党校可以用上了?”隋彪犹豫好一阵,才试探着发问。

你也不要这么赤裸裸地抓权吧?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隋书记一张嘴,就将业务划到了党校范围里,他听得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目前想的,就是培养一批协防员,每个乡镇十来个。”

“区里可以发基本工资,不用上班点卯……或者一周点两三次卯,关键是保证随叫随到,有人愿意多学东西深造,并且表现好的话,将来区里可以考虑聘用。”

不怪陈太忠的思维混乱,他有这个建议,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首先,区里今天差点让人贩子跑掉——所以他对那女人的例假念念不忘,这表明区里面对突发事情,执行的能力上还是有漏洞,这让他格外地想念在凤凰市的时候,居委会的那些大妈和小脚老太。

其次就是区里的煤场马上就起来了,按王媛媛的话说,那里需要为数不少的安保人员,而从区党委借调到政府的十三个人,全是有编制的——起码也是混岗多年的,这些人可以做为正式的管理人员,做保安就有点不合适,那就是需要临时雇佣部分保安。

再次,就是他想起了支光明所说的陆海特警,陆海是原本是没有特警的,因为常务副省长万刚的儿子被人绑架,调动不了武警,万省长一怒之下,组建了陆海特警队。

常务副都能搞出这样一个编制,我堂堂的政府一把手不能搞吗?想一想那素波南上庄,小小的村长白泽都能组建个棒子堆,应付突发事件。

最后,就是北崇目前可用的人手,真的是捉襟见肘了,人才什么的不说,安保人员都缺,那么先招这个相对好招的,而且培养一下……没准也能从里面挖掘出来点人才。

“哦,”隋书记点点头,也不再说话,而是埋头喝酒吃菜,大约过了两分钟,他考虑好了才发话,“确实是有扩编的需求,北崇这么发展下去,现有的编制扩大一倍也未必够用。”

“一倍也未必够,”陈区长笑着摇摇头,两人的看法基本相同,下一步随着各个项目的进一步展开,北崇需要的各种人才会越来越多,陈区长对此有着极其明确的认识。

以凤凰科委为例,本身就有相当的人才储备,可在它大发展时,又招进了不少人,像杨帆、张爱国之流,进了科委不到一年,就刷刷地蹿了起来,市里又塞来了孙小金、戏曼丽等人,再加上疾风自行车厂还进来不少职工,才堪堪地满足了科委的发展需求。

这仅仅是个科委而已,能做的项目有限,而北崇现在的摊子,铺得比科委要大得多,而且是各个方向的,缺的人手也多。

这个趋势目前已经很明显了,而这个缺口在不久的将来,会呈几何级数形式地放大,此刻要是再不考虑,将来难免要手忙脚乱,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但是增加的这么多人全部纳入编制,陈太忠自己都觉得吃力,“这种规模的扩编,我是不赞成的,起码不能一次到位,要边走边看……效果好的话可以考虑。”

“这个我赞成,”隋书记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但是同时我要强调一点,一定要积极考虑扩编,有这个消息,大家才能踏实下来工作。”

“呵呵,这个我支持,”陈太忠微微一笑,风声是必须放的,要不然大家就干得没动力,起码得先把人抻住,“可以有效地防止短期行为发生。”

有了转正的机会,大家才可能克制心中的贪欲,也会更加地努力对待工作。

至于说在这个逐渐扩编的过程中,隋彪可能利用区党委书记的权力,重新变得强势,并且发出很大的声音,陈太忠还真的不是很在乎,党委管人事嘛——等冒出他欣赏的人,陈某人也不介意帮忙争取几个指标。

“那就先安排报名吧,”隋彪点点头做出了决定,“十六个乡镇,一个乡镇十来个,一共就是两百协防员,我认为有必要安排他们在党校做个短期培训。”

“嗯,分批次来吧,”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这两百人一人就算两百的工资,一个月区政府也要多出四万块的费用,老隋这主意打得不错,钱不出,还想抓住这一块。

不过换个角度看来,这并不完全是坏事,协防员原本是连联防队都算不上的,去党校培训一下,多少也就有点端公家饭碗的意思了——这两百人肯定是良莠不齐,有这么个笼头套着,不怕他们惹出太大的事情来。

于是陈区长微微一笑,扫视一眼吃饭的包间,“干部培训中心……这终于是派上大用场了,其他的往届毕业生,也不能说咱只照顾应届生了。”

“应届生的优势,还是在那里摆着的,”隋彪笑着摇摇头,应届生返乡创业的门槛看起来高,事实上一旦应聘成功,就是半只脚迈进了体制的大门。

中午这顿饭吃得时间不长,聊的内容却是不少,区长和书记各有所得,至于说谁得到的更多,那就是见仁见智了,下午的时候,陈区长安排计委副主任王媛媛,出一个区政府招聘协防员的稿子,晚上拿到北崇台去播报。

当然,仅仅电视播报是不够的,第二天一大早,关于区里要招聘协防员的公告,就贴到了公示亭,区里如此大规模地招人,登时吸引了大部分北崇人的关注。


阅读www.yuedu.info